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要闻

当谈论春晚时,年轻人关注什么?

时间:2016-02-06  来源:新华社  
 

  2016央视春晚吉祥物“康康”

 

  六小龄童录制2016年央视戏曲春晚

  关于央视春晚的舞台,谁上谁不上,谁先上,上多久,零点谁上,都是每年都要拿出来炒一炒的话题。而2016年,所有要上的人,也抵不过一个不上的人带来的关注度,甚至也不及一只形象独特的吉祥物。

  自从有了论坛、朋友圈、弹幕这些互联网时代的空间,对春晚的评论成为年轻人另一场展现个性和机智的盛宴。而且,这场盛宴的开桌时间更早,菜色更庞杂,口味更犀利。当年轻人在谈论春晚的时候,关注的并非节目、主持人这些本该是晚会核心的构成;那他们,在谈论些什么?

  六小龄童上不上,开演前的春晚最瞩目

  2016年春晚尽管早早抛出了“史上最年轻总导演”“吉祥物康康”等吸引眼球的话题,但始料未及的是,一个没请的人,却成为最瞩目的焦点。

  一切始于1月14日网上两条来历不明的传言:先是称“郭富城要搭档六小龄童上春晚”,随后20日又称该节目“被毙”。闻讯的网民愤怒了,春晚总导演吕逸涛的微博随之遭遇围攻。

  记者发现,吕逸涛发于2015年12月31日的最后一条微博评论逾两百万,且已经关闭了评论;网民随之转向更早的微博下评论,中心仍是同一个,“我们要六小龄童”!与此同时,六小龄童本人的反应也十分符合网民期待,称自己“从未收到过央视春晚邀请”,但“只要春晚需要随叫随到”。

  事件发酵至此,已经不仅是猴哥上不上春晚的问题,还事关“尊重民意VS绑架民意”“尊重原著VS篡改原著”等谁都能说上几句的泛话题。各个微信公众号和网络红人,也趁势夹公带私地发表了各种文章。

  有人重翻《西游记》,直指原著中有“很黄很暴力”的情节,央视版《西游记》只是美化后的版本,六小龄童的美猴王也只是一家之谈;有人再提1961年的动画片《大闹天宫》,去世近10年的万籁鸣也被人再次忆及;还有人回到了一个80后的经典话题,你们不是怀念六小龄童,你们只是怀念当年那个放了暑假、啃着西瓜看央视版《西游记》的自己。

  除了齐天大圣,另一只猴子也备受关注。因为丑,它的名字已经被一个辨识度更高的绰号“猴赛雷”盖过。由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的创作者韩美林设计的猴年春晚吉祥物“康康”,原本的水墨造型经3D建模后,被指“丑到没朋友”。

  幸好,“康康”差评很快被海峡那头台北灯节的主灯“福禄猴”超过。这只葫芦形状的“光雕猴”会根据光影投射幻化不同造型。台湾网友一脸认真地问:“是要和对岸的‘红绿灯猴子’比拼吗?”

  春晚一日不演,吐槽一日不息。大概因为其未知,吐槽便有了“或能改变”的附加意义。一旦节目单定了,节目开演了,这些瞩目渐渐散去,春晚也就离年夜饭“背景音乐”的命运不远了。

  四个分会场能否挽救春晚“背景音乐”的角色

  “南北之争”一直是网民争论的热门话题。比如,粽子吃肉的还是豆沙的、豆浆喝甜的咸的、冬天谁更抗冻,这些大事小事一旦扯上地域之分,立马轰轰烈烈。近年来,网民对春晚也有了一个论断——北方人比南方人爱看。在天涯论坛上有“南方人不爱看春晚的原因”的讨论,在知乎上也有了“如何看待‘春晚是北方人的春晚’的说法”的问答。

  当然,以地域划分观众口味是简单粗暴的。只是,收视率的大数据也显示,某几个省份的收视率的确显著高于其他地区。

  2016年春晚,央视特别设置了东西南北四大分会场:东部分会场为福建泉州,西部分会场为陕西西安,南部分会场为广东广州,北部分会场为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

  90后的泉州姑娘庄思华称自己属于“比较传统”的人,“和小伙伴们不太一样,很惭愧我每年都看春晚”。她最喜欢看相声小品,“只要不是北方方言,都能get到笑点”。今年头一回在家乡设分会场,小庄“打心底里自豪”。而更关键的是,“除夕夜,大街上所有店都关了,没有别的更好去处”,“和老人家一起看,他们不喜欢芒果台,那就只能选择老少咸宜的央视春晚”。

  80后的西安姑娘武辛夷听说谭维维的华阴老腔将上今年春晚,“特别感动,我家离华阴就不远”。“我每年都看春晚,没有断过。如果不看,一大家子之间就没太多话题,气氛比较干。而春晚出来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人,可以一起聊八卦、吐槽,挺欢乐的”。

  曾有舆论说不需要春晚了,不过在武辛夷看来,春晚仍是必须。“虽然并不关注具体节目是什么,但就像过年的背景音乐,听着就安心。看到12点去睡觉,新的一年就开始了”。

  春晚对80后天津人李红旗的除夕夜来说也十分重要。一年了,好不容易有个整段的时间陪伴家人,“包饺子、看春晚、唠唠嗑,是挺好的一个家庭娱乐”。

  “更重要的是,除了看春晚,干嘛呢?我喜欢看美剧,但总不能全家在电脑前刷《冰与火之歌》吧。”李红旗说,“春晚的节目,很多时候变成一种回忆,你会记得这个小品播的那年,大约是和谁一起过的除夕,情景就会重现。记得那年姥姥姥爷还在,一起看了一段相声,她笑得特别开心……”

  电视里在放春晚,你却在抢红包

  记者在朋友圈里做了一个小调查,“电视里在放春晚的时候,你准备干什么”。回答者除了一人回答“看春晚”,其余都是干脆利落的3个字“抢红包”。回答者都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一定程度上也指明了什么才是年轻人最热衷的除夕夜活动。

  2016年央视春晚,在“抢红包”——今年称为“咻红包”的这项活动上,是最符合观众期待的。央视与支付宝合作,将推出数轮现金红包,每轮1亿元。为了防止“只抢红包不看春晚”的局面,央视还设置了规则,观众需要根据春晚主持人的现场提示才能开抢。而在除夕当晚24点之前,只要集齐5张福卡,还可以平分一个总金额超过两亿元的“史上最大红包”。

  和吃饺子、放鞭炮、守岁这些活动相比,“抢红包”这项“新民俗”还很年轻,发端于2015年春晚。据统计,去年从除夕20:00至初一0:48,春晚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110亿次,峰值达到8.1亿次每分钟。

  今年,微信“摇一摇”变成支付宝“咻一咻”,不变的是,一群人盯着手机屏幕,时而紧张,时而傻笑。随着这场“抢红包大战”的临近,各类“抢红包秘籍”“抢红包时刻表”也已经遍布网络。不过,李红旗觉得,抢红包顶多是一个娱乐调剂,“为这三块两块的,损失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没必要;如果正好赶上了,就凑个热闹,但没必要跟偷菜似的还上闹表”。

  除了观众,热衷这项活动的还有各个砸钱买广告的品牌商。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今年红包能够如此‘土豪’的原因,是众多品牌商加入了支付宝与春晚的互动平台,参与金额从1000万元到5000万元不等。”今年春晚的广告想来是卖得不错。

  对庄思华这样的年轻人来说,一边看春晚,一边刷微博,一边发微信,已经成为除夕夜的标准配置。李红旗更是强调,必须边看电视、边打开电脑看弹幕,“才是看春晚的正确姿势”。“节目不重要,吐槽比节目好看多了。当然,如果春晚能让‘叫兽易小星’(著名网络剧《万万没想到》导演——记者注)来导演,我会特别关注。”李红旗说。

  如果说黄金时期的春晚是一桌年夜饭,那么网络时代的春晚,则更像那张放年夜饭的桌子。众所周知,桌子之上的东西才对围坐者更有吸引力,比如“抢红包”。但一时半会,似乎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桌子来承载这些。

  2015年央视春晚的收视率在除夕当晚为28.37%,创历史新低。2016年会怎样,马上就知道了。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当谈论春晚时,年轻人关注什么?
当谈论春晚时,年轻人关
今年,过一个“互联网+”文化春节
今年,过一个“互联网+
立规矩明底线净化市场环境——文化部解读《文化市场黑名单管理办法》
立规矩明底线净化市场
纪录片《孔子》国际版:向世界解读中华文化
纪录片《孔子》国际版
推荐新闻
·当谈论春晚时,年轻人关注什么?
·今年,过一个“互联网+”文化春节
·纪录片《孔子》国际版:向世界解读中华文化
·过年那些习俗
·传递人间大爱,奏响最美和声——公益类综艺节目弘扬
·“红包图片”是这个时代的朦胧诗
·春节“穿”文化:过年穿点啥?
·中国沙画艺术盼闯出产业“大名堂”
·艺术批评家:任何“康康”都不会让所有人满意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推动中国民族歌剧的
评论热点
·剑川海门口遗址入选200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温家宝总理考察动漫业:不想孙子总看奥特曼
·云南黄龙玉地方标准7月1日实施
·古人怎样过清明? 盛装出行,禁生火吃冷饭
·近万件收藏艺术品落户浙江横店
·“中国西部风情图片展”在美国举行
·格萨尔艺人:传承“世界最长史诗”
·庆祝中国成立60周年贵金属系列藏品开始发行
·第27届布鲁塞尔国际奇幻电影节开幕
·美洲国家首脑蜡像在墨西哥“会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