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要闻

少儿出版“黄金时代”如何延续

时间:2016-06-24  来源:新华社  

  今年以来,出版业参与少儿出版的热度有增无减。但在这股热潮下,也开始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现象:少儿图书市场的激烈竞争几乎贯穿了从资源到产品、从选题到渠道的各个环节,少儿图书市场跟风平庸之作并不鲜见,折扣战等来自渠道的压力让少儿社深感无法承受之重……

  6月21日—22日,在浙江杭州召开的第三十一届全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年会上,专业少儿社社长们就上述问题展开了激烈讨论。

  把社会效益放首位难点在落实

  继去年9月《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指导意见》印发后,今年还将出台关于社会效益的考核办法和指标体系的文件。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张拥军在会上介绍了考核办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主要任务、考核对象、考核指标等。

  因为面对的读者对象是孩子,所以少儿出版人对于社会效益的追求更加重视。

  “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统一,对少儿出版来说是刚性的需求。”中国版协少读工委主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如此表示。在他看来,少儿出版是大众出版,少儿出版物的社会效益是在传播过程中实现的,编出来的好书只有卖得动、卖得多,传播的范围更广泛,社会效益才能更大,这是少儿出版本身的规律,专业少儿社应该把握这样的内在要求。

  童趣出版社总经理敖然说,少儿社的社会效益首要的体现就是出良心书,还要遵循能给自己孩子读的书才能向社会提供的出书标准。

  由于社会效益考核目前主要针对单体社,但集团对出版社的经济指标考核仍然较重,有些社长们建议,能否在集团层面给出版社经济效益适当松绑,让出版社在追求社会效益时少些后顾之忧。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周晴、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常青等进一步提出,有的图书编辑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社会效益考核时对于编辑层面也要进行考量,调动编辑的积极性。

  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双效统一,难的是如何落在实处。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就提出,要找到社会效益如何引导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如何转化为经济效益的路径,比如在公共服务采购上向社会效益好的图书倾斜、馆配招标方面更为规范等。敖然还建议渠道也应该有社会效益的考核,这样才能保证向市场推介真正的好书。

  从3个“精”字入手提质

  在少儿出版门类中,原创儿童文学发展迅速,但科学普及、主题出版等类别依然是短板,图画书也仍是引进版占据优势。如何从数量增长走向质量提升,从“高原”走向“高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管理司司长周慧琳建议,少儿出版要在精心策划、精雕细刻、精耕细作这3个“精”字上下功夫、做文章。

  精心策划、精雕细刻,更强调选题的优质,尤其是原创选题的挖掘。据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汪忠介绍,浙少社多年持续稳健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坚守原创、注重原创的出版理念。从已经出版23年的“中国幽默儿童文学创作丛书”,到同样具有持久生命力的“红帆船系列”,再到近年的“动物小说品藏书系”“中国原创绘本精品系列”,浙少社的原创图书尤其是原创儿童文学图书已经形成规模。

  精耕细作则更多的是要将市场功夫做足。当前,少儿出版面临着非常大的渠道压力。“折扣战已经从网店延伸到了地面店。”明天出版社总编辑李文波说。作者稿酬、印张价格不断提高,定价无法提高,但渠道这块的折扣要求却愈演愈烈,少儿社的生存空间在哪儿?

  在上世纪90年代,计算机图书就像如今的少儿图书一样,出版社都在抢这块蛋糕。当时,几家计算机图书出版大社便联合起来,一起面向强势的渠道商,这种合作一直延续到现在,在供货折扣上,他们依然能够控制着底线。敖然举的这个例子或许会对少儿出版有所启示。此外,目前少儿盗版书、“伪书”在网上尤为普遍,给出版社、小读者、社会都带来了极大的危害。会上,大家一致响应成立专业少儿社反盗版联盟,共同打盗。

  加强少儿出版走出去顶层设计

  2018年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中国将首次以主宾国身份亮相,这表明中国少儿出版已经具备了走进国际主流市场的实力。据总局进口管理司副司长赵海云介绍,目前,“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和“丝路书香工程”共资助原创少儿出版物409种,累计资助翻译出版费用1362万余元,受资助图书翻译出版语种约20种。

  据了解,政府对少儿出版走出去今后还将大力扶持。目前,总局正在研究建立中国少儿出版走出去基础书目库。每年选择确定10种左右的优秀图书,推动国内出版企业与麦克米伦、企鹅兰登书屋等国际一流出版机构合作出版。同时,还将继续加大翻译资助力度。“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支持国内少儿出版企业向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每年输出20部以上的中国少儿原创经典作品,“丝路书香工程”采用项目管理的方式,每年资助40种,向周边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翻译出版。此外,还将实施分级、分类、分档资助,加大对著名作家和套书套系的资助力度,翻译出版一批覆盖广泛、影响深远的畅销书和常销书。除了政府扶持外,赵海云还提出了一些少儿出版人需要关注的走出去新变化,比如把国际合作贯穿到整个出版链条,尤其是从源头上就要开始考虑;从经营图书向经营作者转变;把国内编辑向中外共同编辑转变,等等。

  能以主宾国身份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的消息让少儿出版界深感振奋。为了那时能在世界舞台展现中国少儿出版的最强实力,大家深感不仅要走出去还要走进去。张克文认为,这需要从顶层进行设计,让中国少儿出版以整体面貌走出去,才能产生较大的影响力。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非学历高等教育机构成仿冒“重灾区”
非学历高等教育机构成
中国文化“走出去” 如何打好这张牌
中国文化“走出去”
少儿出版“黄金时代”如何延续
少儿出版“黄金时代”
学生的早恋与人文的失恋
学生的早恋与人文的失
推荐新闻
·中国文化“走出去” 如何打好这张牌
·少儿出版“黄金时代”如何延续
·学生的早恋与人文的失恋
·今日夏至
·民间文艺,传承须有坚心素志
·出版业“去产能”,不能等
·三无单位,何以受宠
·端午文化大观园
·传承传统文化,国务院做了这些事
·自媒体时代版权保护亟待加强
评论热点
·剑川海门口遗址入选200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温家宝总理考察动漫业:不想孙子总看奥特曼
·云南黄龙玉地方标准7月1日实施
·古人怎样过清明? 盛装出行,禁生火吃冷饭
·近万件收藏艺术品落户浙江横店
·“中国西部风情图片展”在美国举行
·格萨尔艺人:传承“世界最长史诗”
·庆祝中国成立60周年贵金属系列藏品开始发行
·第27届布鲁塞尔国际奇幻电影节开幕
·美洲国家首脑蜡像在墨西哥“会晤”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