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昌宁

军哥,我在县城等你!

时间:2016-08-19  来源:保山日报  作者:普坤祥

  “我是一只小小鸟,怎么飞,也飞不高……!”傍晚,静坐在霞光潋滟的山水田园茶韵湖边,耳畔倏然传来熟悉的歌曲:《我是一只小小鸟》。望着湖畔抱着吉他弹唱的一群小帅哥,我的思绪瞬间飘飞到了1993年——那激情燃烧的建筑工地岁月;对当年一起同甘共苦的军哥的思念,满满当当涌漫了心间!

  高墙、武装岗哨、境界线,围着一个满是劳改犯的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摄氏39度的高温炙烤着大地,没有一丝凉风,不见一个女性,喝的水都是泥浆水……一辆运送水泥的大货车戛然停下,背着行李,我和同学来到了昌宁县湾甸水泥厂建设工地,开始了我们的实习工作,眼前的这一切让我不知所措。这里是云南省劳改局湾甸劳改农场的9队、13队和工程队驻地,而我们是从保山工业技校分到保山地区建筑工程公司湾甸水泥厂工地实习的学生。可除了劳改犯收工时回到大墙内的楼房里休息,而我们是住在油毛毡都会晒化的蔑巴棚以外,我们从一切物质上只有比劳改犯差的地方,而没有半点的优越,甚至,劳改犯出工比我们晚,收工比我们早,有人送饭来,而我们却还得自己去伙食团挤饭吃……!哎,这对于刚刚走出校门的我们这群学生来说,实在是接受不了!

  而且要命的还在后,起初开了欢迎会,让我们跟着师傅们学预算、学监理、学调度,还算轻松,可半个月后,走完管理层的岗位,我们就被正式下放到了机电班、钢筋班、木工班、泥水班,一个组一个组的实习,而且,这实习不是瞧瞧看看,而是要跟着师傅们亲手干!

  清晨,天不亮,得赶紧把头晚上从后山坡上提来澄清的泥浆水用电炊壶烧开,给师傅沏茶洗脸,因为工地里的师徒一直沿袭着农村的礼节,要想扎下根学手艺,要想让师傅给你的鉴定表写好话,这个是必须的。接着就要抢着去人山人海中奋力挤两碗早点,师傅一份,自己一份。然后提着工具蓝,在大监狱里劳改犯们还没起床时,我们就出工上班了。接着就是拿出图纸计算、开料单、找材料、开始动手制作,或抬木头板子、或抬钢筋水泥,总之,全是体力活,而且还得爬上几十米高的施工现场……累的人浑身疼痛,身心俱疲!

  下了班,就该感受湾甸下甸坝的厉害了。热,热,热,蚊子又大又多,而且毒,叮一口,瞬间就是一个大包。没有任何娱乐,想看书都没地去,只好听着常年风餐露宿的老工人们漫天的吹牛。因为离家远、离家久,工地连天上飞的鸟都是公的,所以,师傅们甩开膀子就是荤腻腻的黄段子……!

  钱,是不再和家里要了,因为我们开始有了工资。然而工资是靠工组里大家给你评的,而且除了菜饭票、洗衣粉、劳保鞋、安全帽这些可以预支以外,总是要几个月才给你算一次工资的。至于什么时候算,这要看甲方(建设单位)什么时候给拨款了!

  恶劣的环境、艰苦的工作、贫困的生活、单调的日子,一下子浇灭了同学们的激情。有的一个接一个给家里打电话,要援助;有的开始逃班,四处游玩。而我是班里年级最长的,又是班长,所以,咬着牙齿,也必须挺下去!

  适者生存,18岁的我选择了去战胜这一切!

  然而,这苦实在是考验到了极致,我也压抑得夜里买瓶烈酒跑到后山的小沟边,独自喝个大醉,然后向天嘶吼,嚎啕大哭!醉了,就睡在苍茫的天地间……!

  第二天,我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一看,我竟睡在不知什么人的工棚里。这时,一个满脸老实样的老哥走过来,给我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早点,关心地说,兄弟,快吃一点!

  我瞬间就双眼涌满了泪水……!

  他说他叫杞顺军,是湾甸大河东边轧花场寨子的,来工地卖工挣点饭钱。

  从此,我和这个老哥就成了生死兄弟!

  我叫他军哥!他叫我阿弟!

  军哥那年已经32岁了,只读过几年小学,家里父亲已去世,母亲已经八十多岁,有一个哥哥已经成家,分出去单过了。家里就他和八十多岁的多病母亲相依为命。军哥很穷,真的穷。一个收工早的夜晚,我和他游过湾甸河回过家。家里真是家徒四壁。一间老旧低矮的土楼,属于他和母亲的只有一小格。另外两格中间用龙竹隔开,算是他哥哥家的。家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两张木板搭起的床,床上的铺盖又旧又破又脏。床边有个土坯围着的火塘,火塘边摆着又黑又破的罗锅和缺了边角的碗。

  军哥说,家里粮食要是年景好,苦一年下来,也够吃!可是母亲多病,实在捱不下去就得去拿药打针,所以欠下了一大笔债。

  军哥说他从没到过昌宁城!——我真是无法相信!

  军哥说他从没想过能娶上老婆!

  军哥是看到工地需要人手,就自己找上门来卖工的。

  在工地里,军哥啥技术活也不会,但军哥老实肯吃苦,人叫干什么,他都认认真真的干,从不偷奸耍滑。军哥待人实诚,对任何人都是满脸堆笑。

  军哥见什么忙都要帮。他为能帮别人忙而自豪高兴!我捱不下去,在夜里哭醉在沟边,就是军哥听到声音后爬坡上去把我背回来的!

  军哥爱听我讲外面的世界,爱听我谈自己的理想和苦恼。对于我的世界,他充满了好奇。任何事任何话,他都坚信不疑。

  我要扔自己穿破了的预备役军装工作服,军哥捡去自己穿针引线缝补好又送来要给我。我说,军哥,不嫌弃,你穿吧!军哥乐得满脸堆笑!我又把自己喜欢的一件文化衫送给了军哥。

  军哥头发长了是自己剪。我看不下去,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当起了理发师,给军哥剪了个马啃头,军哥看着镜子乐得笑呵呵!还连连说,真好看,像香港明星刘德华!

  军哥回家总会给我带些芒果、甘蔗、西瓜、棉桃来吃——这些水果他们家里倒是很多!

  军哥上班时总是跟着我、帮着我,抬抬拿拿的力气活,他总是争着抢着帮着我干!

  一次我哥俩在30米高的楼层放线,我口渴,军哥竟顶着烈日从脚手架上翻下去再翻上来,给我送来了一瓶水。

  夜晚,我唱歌,军哥跟着唱,我唱我是一只小小鸟,军哥也跟着唱我是一只小小鸟。我说,军哥,我想飞得更高!军哥说,你一定会飞得更高的!我给军哥讲自己的喜怒哀乐,军哥也跟着我同喜同悲!我甚至把自己爱恋姑娘的秘密都讲给军哥,他好像也跟着我满心欢喜的样子!

  但军哥从不说自己的明天,从不说自己要飞得更高,要找个心上人幸福的生活……生活对军哥,实在太残酷!

  和军哥交上朋友后,我苦涩的实习生活一下子就充满了乐趣,我们下班后总是不顾疲劳,或跑到山头迎风高歌,或跑到热水寨子泡澡,甚至还跑到十多公里外的大城街子去赶街。

  我还领着军哥跑到劳改队找我哥在劳改农场场部当管教员的干警,走后门去吃专供干警的小灶,吃冰棒喝冰水,甚至用一定多余的竹篾安全帽和一个外住劳改犯换了一双崭新的皮鞋给军哥!

  和军哥相处的日子里,我觉得自己真是幸福!生活给我的一切一切都这样幸福!我给军哥念我自己写偷偷写的情诗,军哥说,阿弟,你可以当个诗人!后来我真就代同学写了情书,赚了好几顿肉和军哥大吃大喝!

  生活啊!什么是苦恼,什么是坎坷?遇到军哥,我懂得了珍惜,懂得了自己的幸运,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快乐的工作生活?

  半年后,离别的日子来了。保山地区建筑工程公司第五分公司在德宏州陇川市承建章风糖厂改扩建工程,我被抽调前往。得知消息,我第一个跑去找军哥,我说,军哥,跟我一起走,我和队长说一定行的。军哥很难过,他想和我一起走,可是家里的老母亲实在没人照顾!

  离别时,我把自己全套的安全帽、劳保鞋、新军服,全送给了军哥,又找队长特批了5箱钉子,送给军哥,我想让军哥好好修一修房子,好好打扮打扮,找个好老婆,过上好日子!我用笔记本把家里的地址电话,全都清清楚楚写给军哥,我一再叮嘱他来县城找我。军哥一脸泪水,只说,兄弟,你要好好干,好好干!

  二十多年过去了,军哥始终没来找过我,我很多次打听他的消息,也毫无音讯!

  如今,我已不再干建筑了,毕业就分回镇政府搞城乡规划助理员、土管员,直至又干了10多年的宣传干事。

  军哥,我没有飞得更高,但我生活工作得很踏实!你呢?你盖上房子讨上老婆了吗?你为什么不到县城来找我?难道你不记得我这个兄弟了吗?

  军哥!我等你!我祝福你!

  我没有当上诗人,但我想告诉你:军哥,湾甸坝建筑工地的兄弟情,将始终温暖着我的人生,直到永远!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龙超睿回乡捐书助学受好评
龙超睿回乡捐书助学受
昌宁通用机场有望年底开工
昌宁通用机场有望年底
湾甸:傣族百家宴 迎八方宾客
湾甸:傣族百家宴 迎八
昌宁县山水田苑百家自驾樱花之旅活动公告
昌宁县山水田苑百家自
推荐新闻
·妇女迷信“法事消灾” 11万现金变废纸
·昌宁通用机场有望年底开工
·群众脱贫底气足
·湾甸:傣族百家宴 迎八方宾客
·昌宁县山水田苑百家自驾樱花之旅活动公告
·从后进到先进有多远
·文明,从点滴做起
·昌宁:群众动嘴干部跑腿
·昌宁检察院被授予“全国模范检察院”荣誉
·昌宁加快高原特色农业发展
评论热点
·田园镇龙井社区党总支心系居民促和谐
·湾甸乡规范基层人民调解工作
·昌宁森警在走访中巧解邻里纠纷
·昌宁县宣传新修订《消防法》
·田园镇:寓教于乐(欢庆“三·八”妇女节)
·昌宁乡村劲吹俭约风(厉行节约 反对浪费)
·昌宁筹备小湾二期移民安置点
·昌宁县成立智源金果泡核桃专业合作社
·昌宁县建立城乡互帮互助制度
·昌宁民居安全改造工程见实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