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艺副刊

怀念秋天

时间:2017-12-04  来源:保山日报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气温骤降,怕冷的老公赶紧拿来一条毛毯,盖在被子上面。我笑:真的那么冷吗?才十月份呢,你也太夸张了吧!他说:等半夜你就晓得厉害了!果真,雨一直在下,持续到第二天早上,我的被子也紧紧地捂到了天亮,没有踢开过。

  由于冷,我没有骑电动车,也谢绝了老公开车送我的好意,一个人走在微凉的街道上。那几棵白果树落果了,满地都是,要是在白天,会有妇人来捡拾。被风吹落的树叶堆满了道路的两旁,几个环卫工人在清扫。唰!唰!唰!衬托着寂静的街道和三两个急匆匆上班的人,别有一番韵味。行走间,一片白果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落到了我的鼻尖上,随后下滑沾到了今日新穿的紫色羊毛衫上,一紫一黄,显出了别样的艳丽。我轻轻地把它拿在手里,凝视。奔忙于俗务之间,好久没有这么细细地端详过任何事物和事情了。那是一片怎样的叶子呀?黄里带着绿,绿里带着红,还有那脉络清晰的青筋,犹如画上去的一般,均匀地分布于叶面,并将整个叶面贯穿。我忽然想起,我的某一本书里,也曾经有过一片相同的银杏叶片,被我珍藏着。只是保存的年代有些久远,遗忘了而已。

  蓦然回首,世事沧桑,我已是奔五的两鬓欲霜年华逝去的糟老太婆了。羡慕他呀,能永远定格在二十三岁。那漆黑浓密的发、洁白的牙、含情的双眸、修长的手指、颀长挺拔的身姿,还有那暖暖的话语,一幕幕回放在我眼前,我泪眼婆娑。

  呜!……一阵尖利的摩托声响划过,将我从沉思中唤醒。抬眼望,只看见一个二十多岁模样的小伙子从我身边一闪而过,消失在茫茫的雾气里。

  顺着雾气,我循眼天际。朦胧中,晨曦微露,那一抹淡淡的红,似隐非隐,要竭力挣脱某种神秘的力量,攀升着,努力向上。这时,我想到了词人李煜的《长相思·一重山》: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来到办公室,其他人还没到。办公室里并不算寒冷,可我还是打了几个寒战,一声喷嚏。

  为了平息自己波动的情绪,我泡了一杯红茶,打开电脑,在桌前静坐。

  透过茶水的雾气,我知道我完了。我的思绪还是停留在二十五年前的那个黄昏,那个我终生也不愿提及的残阳如血的下午。在这同样是秋天的季节里,我的泪,再一次为他为那段青葱的岁月,一泻千里。

  同是二十三岁,在那座清冷偏远的小学校里,我们工作了四年,也耳鬓厮磨了四年。他城里的父母为独子的他定了宴席,请了嘉宾。我农村的父母也为我找了先生,看好了日子。只等寒假,为我们完婚。

  我悄悄地憧憬着!

  如果不是那个下午!如果不是那个溺水的小孩!如果……没有更多的如果!生活不像小说,来不得半个如果!

  当我跟随报信人找到他时,他如同睡着了一般。旁边,跪着那个被他从水里推上来的小男孩和他的母亲。孩子脸色苍白,母亲涕泪交流。那个平时自信骄傲的乡村医生,在一阵忙乱之后,垂下了他高傲的头颅,愧疚地宣布不治。

  涕泪滂沱呀!

  那晚,校长允了我的请求,将他抬入我的宿舍。其他同事和附近热心的村民,按我的要求用白色的绵纸折成素花为我们按照婚房的样子布置了房间。这个房间,是我们准备婚后共同居住的小家呀!

  这房间,经过我们的共同经营,已初具家的模样。

  此时,他安静地躺在床上,周围一片素静。我握住他的手和他平躺在床上,一如我们平时的样子。那手,稍显僵硬略显冰凉。今晚,我们将共度良宵。

  我跟他说:通往天堂的路会很黑,很崎岖,我会一直握住你的手,陪你走过去的。

  我跟他说:我会不哭,我会勇敢地活下去,替你过下半生。

  我跟他说: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会侍奉他们到天年。

  我跟他说:你要乖,等我,我会来陪你的,等我办完所有的俗务。

  ……

  当我说到他父母时,恍然间,我好像发现,他微睁的眼仿佛一下子闭了下去,流下了一颗带血的泪珠。

  父母!

  差点忘了他们,我的和他的!

  我的还有我哥和我弟照顾,他的呢?

  第二天,两个老人赶来,他已经装棺。我,成了他们家过门的媳妇。

  叮!下班铃声响起,我关闭电脑,随着蜂拥的人流,回家。

  打开房门的瞬间,一股温暖的气息扑面而至。

  敦厚老实的丈夫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煲着汤的锅里嘟嘟地冒出热气。

  十五岁的女儿如欢快的小鸟飞奔而至,接过我手里的包。

  客厅里,两个花甲老人转过身,慈祥地望向我。在他们的眉眼里,还依稀留有他的影子。

  在为他守候九年之后,在公公婆婆的苦苦哀求下,我嫁给了那个一直向我求婚的鳏夫,因了公公那句咆哮“不结婚就不认你”和婆婆无助的哭泣和叹息,也因了丈夫那句“我会和你一同侍奉他的双亲”。

  我步入书房,叹了一口气,将那片银杏叶夹在笔记本里。

  窗外,一阵秋风吹过,片片叶子盘旋着,打着转,落了下来,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大地一片金黄,仿佛落满金子一般,闪耀着金光。

  明年春天,那光秃秃的树上还会长出新的嫩叶,开出美丽的花朵,结出累累的果实,守望下一个秋天。

  □ 张建芬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请别过度消费爱情
请别过度消费爱情
弘扬中华美学精神的重大成果
弘扬中华美学精神的重
雕塑,与城市共呼吸
雕塑,与城市共呼吸
公孙仪谈吃鱼
公孙仪谈吃鱼
推荐新闻
·请别过度消费爱情
·弘扬中华美学精神的重大成果
·雕塑,与城市共呼吸
·公孙仪谈吃鱼
·文化传播与“有意味的误读”
·读者是不是上帝
·年夜饭
评论热点
·父亲的笑声
·香住巷
·故乡的山泉
·塔里木感怀:大美之下悲壮的底色
·《论天下》: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
·当春天到来的时候
·君当如梅 清致三弄
·年满16,青春期的中国网络文学蕴藏怎样的渴望与冲动?
·在高黎贡山
·展现新一代生命的魅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