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副刊

在光明

时间:2019-07-27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zai.jpg

   1

  上光明,确有一定的危险。鲜花出没,惠穗当道,枝头爬满交头接耳的核桃。来不及研墨,就不敢在光明,点评青蛙与喜鹊。

  原以为,这里的花朵,都在等我。谁撒下那么多蜜蜂,轮番给花开呈上殷勤。但我并不失落,确实是雨水洗过的晨昏,让我比兰香宁静。

  有人耕种桃花,有人嫁接麦梨,长虚竹的地方,好像与嵇康就只有一杯酒的相距。没有门锁,很随便的一个梦,都有烈酒酿就的恍惚。

  2

  一转身,绿就浓了起来,浓得让风无法剪裁。一棵老核桃,加上皇冠,就有上了年纪的嫔妃与老臣,生在民间,活成神仙。我绝对不敢再卿卿我我。学一只蝉,赞美,就要歌声嘹亮。

  时间一久,便想给玫瑰写信。随露水落入尘土,就等同找到了发芽的机会。没有人关注冲动的流星,云移与雷动,却捂紧神手里遗落的这枚核桃,重新长出心尖与肺叶。

  3

  核桃树神,端坐在神庙前,高渺的老调,填充了许多感谢生活的内容。那把被烈火烧得赤红的犁头,结束了老查的法术,便与一粒麦子回到泥土。荞麦清酒壮胆,才敢在一万只绣球前高蹈与低诉。

  花园里的蝴蝶,像身份不明的歌伶与舞姬,在让人骨酥的笙箫里束手就擒。我的到来,没惊动座次、排名与签到册,一场润雨设局,就有绿风与花的香息,陪我吃喝。

  这时候,山上的小路牵手一场盛大的黄昏,诸神依次归附各自的星宿。日月是两汪水,储满历史的欢颜与愁容。

  4

  赶快拆去围墙、栅栏、藩篱,玉皇正把九百九十九个花仙谪贬凡间。尽管,有无数场大大小小的雨,已清理了路障与月迹,还必须有咖啡助阵,满足光明小资的味蕾。

  端上来的小苹果,完成了某种萃取的缩骨术,小得像一枚棋子,适合放在乡愁的胃口。满山的苦荞花,是谁的迷魂阵?

  像一只鸟,直接就栽进光明爽朗的夏日,等着一万枚桃酒酣后的自由落体。

  5

  反倒觉得光明的绿,像一个巨大的池塘,须臾就淹没整座苍山。日潭,落满十九峰的花瓣,月池麋集十八溪的涟漪。

  露珠指路,可以成为老查的酒友,也可以在景漾别院,与月光处成狐朋。我习惯早起,常遇上村子里逡巡的迷雾。花蕊储满蜜意,可以对任何一只蜜蜂无偿清供。

  我听见风在扫弦,溪的指弹。等我清晨醒来,心飘百年的落红,指绕千年的藤蔓。

  6

  正在灌浆的核桃,没有时间接旨。我也是在离开光明的头天,才把给它的诗歌,缝进了白云的夹层。好诗是不应该冷下来的,这样可以与我的心跳只有一个指头的相距。

  没有谁攀高枝,都是果子,即便埋在地下,也要像土豆诚实。我喜欢这样的过程:悄无声息的丰盈与饱满。

  我吃过的花朵,核桃花据说最有价值,除了与一枚核桃养分等同,还朴素得像光明遇上的任何一位劳动的妇女。

  无数枚核桃都在提纯、蒸馏,试图把天地的灵气,勾兑成人间的琼浆。

  7

  崖画,遗落那根收核桃的竹竿,抖落的核桃已变成屋舍、彩礼与进城的车马。

  机声打碎的核桃,允许我想到甘甜的奶水。这并不俗,光明的每一寸土壤,力争把一枚核桃喂得酣畅。在雪白的核桃乳面前,谁都有词穷的时候,难怪苍山常常屏住呼吸。

  我想到的仍然是一豆油灯的光亮,微弱而暖。那该是核桃最细心的香息,绵绵不断地解开奶奶比核桃壳还皱褶的身世。

  这是一棵核桃最蓬勃的季节,云学神仙亦步亦趋,雨像我年少时的踌躇。

  8

  该拿出一些时日,到光明读书。文字收敛翅膀,我才能安下心。

  我一定会安排一些作业,比如每天给核桃神请安,再给玉皇打理香案。如果这时候,再请一些雨捧场,也会诞下适合生根的文字。

  淘米、择菜、学习一条狗拦路而睡的样子。开窗、远眺、练习行楷与小篆。把一粒米煮成汤,理疗一杯酒后的语无伦次。

  没事的时候,就去喂鸟,攀山,把自己折腾得形同虚脱。深隐于茶,让梦放浪形骸。

  9

  五谷,被老查拿去变成烈酒,并把这些液态的火焰,进行窖藏。每次出入光明,其实我也有不少诗歌,需要封坛。

  我不怕有人偷窥,我那点拙劣的技巧,模仿了苍山崖画的某些场面。我担心,有些私密的想法,也会让你对这里的每一片叶子,诞下暗恋。

  有时,需要在更高的方位,鸟瞰光明。应时而生的炊烟,随心所欲的狗吠,忙碌在菜园里的母亲,都是这个村庄朴素的道场。

  10

  老查是个彻头彻尾的魔术家,把一树核桃引到别院,再把千万的投资,设计成自家的门庭。

  有九苦,早已被他酿成自斟自酌的烈酒,并引进那些在城里畏葸不前的脚步。他打算,就用晚年陪陪这一山一洼的核桃,然后照看蜂拥而入的游人。

  他有移花接木的本事,他最成功的表演,是让脸上找出自信。

  他从来不说自己的付出,谈到幸福,他坚信,就是党的富民政策,给了光明最光明的出路。

  11

  有人把光明的绿,铸成利剑,斩去缠人的乡思。却发现,这抹绿意,始终是乡愁难以抹平的纹理。

  别说神仙,就是雾也想在这里入赘。常有怀抱诗经的女子,与光明的草木较真。核桃王啊,就是风雅颂里的紫檀,总有人设法瘦成淡淡兰香。

  静,是我驻守光明最好的伙伴,在一首诗的平仄里,当然也会有拥堵的月色与残阳。

  12

  我得再三告诫自己,每一朵花前不能久留。绽放,随时随地发生,神既喜欢高天滚雷,也钟意吐蕊的羞颜。

  我得在日潭,洗去枯槁身影,再在月池,浣尽一路尘灰。我不干揽星摘月的蠢事,我甚至想,与老查借一把锄头,埋不了自己的影子,就把不切实际的想法彻底葬掉。

  花朵,没有缄口的开法,简直就把我在光明的心事不当回事。

  13

  离开光明,我就对自己说:请老查帮忙择日,埋葬情仇、爱恨、得失、荣辱。再请他出谋,设计再次投奔光明的缘由。

  我要在核桃树神前打坐,并不想弄明白什么,而是从一棵核桃的角度,眺看光明更加光明。

  如果能把光明的绿酿成酒,谁都可以把任何一片叶子装订成册,撰写来生与前世。

  [许文舟]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月光里的岁月
月光里的岁月
致我爱的外婆
致我爱的外婆
九月:有一种幸福,叫身边多厨神
九月:有一种幸福,叫身边
 在咖啡博物馆品读“丝路花雨”
在咖啡博物馆品读“
推荐新闻
·请别过度消费爱情
·弘扬中华美学精神的重大成果
·雕塑,与城市共呼吸
·公孙仪谈吃鱼
·文化传播与“有意味的误读”
·读者是不是上帝
·年夜饭
评论热点
·父亲的笑声
·乡村岁月
·追忆广场电影
·河床上思想
·香住巷
·故乡的山泉
·塔里木感怀:大美之下悲壮的底色
·《论天下》: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
·当春天到来的时候
·君当如梅 清致三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