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副刊

“出墙”的羊奶果

时间:2020-05-18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一个占地不过10余亩,仅有62户,人口不过100多的普普通通的小区,却有些大不寻常的地方。

  这个“小小区”,有如下两个特点:其一,住房都是联排别墅,户户有铁栅栏,其中圈有一个范围,用以栽花种树;其二,这里种了6、7棵别处不多见的羊奶果树,且刚刚开春,果实就黄的红的,挂满枝头。

  羊奶果在保山早已有之,我在孩提时就曾见过,不过那时的果型只约有松子大小,成熟时涩中带甜,常常有人从山中采来,卖给馋嘴的孩子吃,我们都叫它“羊奶儿”。现在这种野生的“羊奶儿”早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如蜜枣,颜色鲜红,可当水果吃的羊奶果。

“出墙”的羊奶果.jpg

  这是一个外来品种,主要产于德宏州一带,果实成熟时,模样十分好看,但又十分酸,一般人敬而远之。近几年来,人们对羊奶果的品种进行了改良,其果实已经变甜了,也慢慢有人将其引种到了保山,鲜红的羊奶果也就多了起来。但因保山气候温和,热量不够,这样改良后的羊奶果,味道还是有点酸,却也比原来的品种好多了,只是不种它的人,知之甚少。

  我们小区里种植的这几棵羊奶果树,株株都在白色的栅栏里,但其一些结果的枝条却悄悄伸了出来。红红的成串的羊奶果,在微风中时而露出真容,时而躲藏不见,显得十分悠闲和神秘。

  冬末春初,这里青绿微黄的羊奶果,逐渐变红了、变鲜了,摇曳枝头,既好看,又诱人。

  年初的宅居生活给人们提供了不少休闲时间,那种“只听鸡犬之声,老死不相往来”的情景得到了大大改善。上班的不能上了,只能在院里的树下乘凉;上学的孩子不能去了,只有跟着长辈到处转悠。一个剃着锅盖头的小男孩,指着栅栏里红红的羊奶果,一个劲地说:“要吃要吃!”爷爷回:“太酸了,不好吃!”“不酸,不酸!等爷爷拿给你。”这时,从栅栏里传出一个和蔼可亲的声音,同时顺手摘了几个熟透了的羊奶果,在水龙头下冲了冲,递了出来。并笑呵呵地说:“这是新的品种,已经不酸了。喜欢吃,可以来摘一点。”随即两个老人发出了愉快的笑声。

  我在小区里溜达,刚好遇见他们,便也观察起这棵羊奶果树来。栅栏里的老人,连忙打开门,迎进了那祖孙俩和我,亲切地和我们攀谈起来。他说,这个小区里的羊奶果树,都是先后从德宏州买来的。他们以嫁接等方式进行了改良,现在已经不酸了。至于为什么这棵树的果实要大些,是因为对它的枝条进行了修剪。他还说,德宏州的羊奶果种植得较多,有的种在庭院里,有的种在屋顶,既可以美化环境,又可以给房屋遮阴,还可馈赠好友和制作酸甜可口的饮料,可是个好东西呢!

  距这儿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种着羊奶果树的院子。它的女主人正在忙碌地采摘树上的羊奶果,她正仔细地挑,认真地摘,把最熟、最好看的放在几个小竹篮里。忙活了一会儿,竹篮里都装满了红彤彤的羊奶果,她一手提着一篮,左边叫来一个邻居,右边也叫来了一个邻居,并笑嘻嘻地把羊奶果递到她们手里。接着听到的,又是一阵笑声。

  小小的羊奶果在这个小小的小区,“写”出了小小的故事,这在疫情传播的日子里,也算是一种趣谈吧!这次“宅小区”的经历,使人们对这个“好看不好吃”的羊奶果有了不同的看法,给予这些“出墙”的红果果以大大的褒奖。它是开心果,使得小区沉闷的气氛充满了笑声;它是黏合剂,拉近了小区住户的距离。

  □ 赵从文

责编:蒋建国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过河图
过河图
装裱师傅朱贵富:每一幅书画都是我的“孩子”
装裱师傅朱贵富:每一
从西藏到加德满都
从西藏到加德满都
原乡花海拾趣(组章)
原乡花海拾趣(组章)
推荐新闻
·以共享之名,遇见“另一种抵达”
·我与“周末”同行
·文艺青年
·生活气息,无言的温暖
评论热点
·以共享之名,遇见“另一种抵达”
·我与“周末”同行
·乡村岁月
·追忆广场电影
·河床上思想
·文艺青年
·生活气息,无言的温暖
·遇见悦读,遇见更好的自己
·读杨沫《青春之歌》有感
·白米饭的味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