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施甸

他是这样做事的

时间:10-13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8440-36.jpg  

(杨善洲的笔记)

  一个人进入社会以后,也就是正式步入人生以后,涉及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做事”。但如何做事,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做事,是贯穿一个人一生能否成功或者失败的关键因素。荀子在《劝学》里有过这样的话:“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而能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做事认真踏实、辛苦卖力,总会向成功靠近。否则,“华而不实,怨之所聚也。”做事轻飘、浮躁、虚假,距离成功就会越来越远,招之的祸患和怨气也会越聚越多。所谓“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讲的也正是这方面的道理。专心为人,踏实做事,是一个人应该持有的最重要的品质。杨善洲做事严谨、朴实的作风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

  保山由于气候、土壤等多方面的原因,植物易于生长,特别是潞江坝,老百姓常说“栽棵木头都会长出叶子来”,只要舍得吃苦、勤劳肯干、种点庄稼,填饱肚子、过上自给自足的生活是完全做得到的。保山民间有句口头禅叫做“种一年吃一年,是马虎人;种一年吃三年,才是勤快人。”80年代,一些外地作家进入保山后,从自然经济的角度出发,称赞保山才是真正的“天府之国”。这话虽然有点夸张,但也客观地反映出保山在自然环境方面的一些特殊优势。由于保山人向来重视耕作,加上新中国成立以来,地方政府像杨善洲这样的地方领导对农业的发展和进步格外关注,因此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后,保山一直被省上定义为“滇西粮仓”。

8440-37.jpg

(20世纪80年代初期,杨善洲通过北汉庄样板田的示范,在全地区总结推广水稻栽培良种良法,使保山地区获得“滇西粮仓”美誉。)

  尽管如此,其间也不时遇到各种灾害的袭击。比如1985年,就碰到过多年未曾遇到过的旱灾和雨灾,年初是最为严重的干旱,连几条过去从未断过的河流都断了流。到了夏季,又连遇暴雨,导致山洪暴发,淹没了不少田地。面对这种现状,粮食当然会减产。作为地方政府,这就碰到了一个较为尴尬的难题,就是素以“滇西粮仓”自居的保山地区,如何上报产量?一个是“粮仓”的美誉,一个是突然减产,老百姓面临饿肚子的威胁,这种反差,实在叫人为难。下面的人只好把怎么上报产量这个难题丢给了杨善洲。杨善洲似乎没经过任何思考就在上报的材料上批下“照实报,老老实实地报!”几个字。并且还特地为此在有关的部委办局会上发了脾气:“本来就减了产,还问我怎么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叫我打肿脸充胖子、坑害老百姓?我做不来这样的事!”同时还专门为此发了相关的文件,强调各种行业的发展指标以及实际发展的结果要如实报,虚报的要严肃处理。这就是杨善洲的性格,用他的话说,叫做“说到哪里,做到哪里,汇报到哪里。”

  20世纪80年代初期,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曾先后两次来保山视察小城镇建设的发展情况,杨善洲没有把胡耀邦带到条件相对较好的腾冲,而是把他带到附近的板桥镇。板桥镇虽然是个古镇,但当时仍然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一些老房子,整个小集镇建设发展的步伐并不快。随行的人看了板桥的现状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凄凄惨惨,破破烂烂。”地方上的人对此很悲观。但杨善洲不管这些,他说:“有什么就看什么,我们只有这些东西。我做不来故意摆谱的事!”对此,杨善洲做了一个很有趣的比喻:“我本来一直穿的都是中山装,你硬是要叫我去跟别人借一套西装穿上给别人看,一是看着别扭,二是也不容易叫别人看出我的本来面目。特别是对领导以及老百姓,我们不能装模作样、弄虚作假——铺盖里面眨眼,哄去哄来,最后哄的都是自己。”

8440-33.jpg

(20世纪70年代全省茶叶现场会在保山召开)

  在民间,杨善洲做事向来以作风扎实著称。他每次下乡,到了驻地以后都是走到田间地头亲自查看,基层干部在汇报工作时如果说话不实,立即就会被他发现。1976年,龙陵发生地震后,正值插秧季节,全县普遍干旱,有许多村子难以按时完成栽插任务。为此地委作出抓好水利建设,迅速解决农田水利灌溉问题的决定。当年冬天,小麦种下后,他带领秘书到施甸县查看小麦种植后的管理情况。他足足用了两天时间,将整个施甸坝子的每个村庄都走遍了。当走到某公社时,公社的一位党委书记正在作有关水利建设的成绩总结,那位党委书记说:“在地委领导下什么什么,在县委领导下什么什么……”说了一堆空话套话,最后才说到正题上:“通过半年来的紧急动员,各级领导积极抓农田水利的基本建设,收到了令人满意的成效……”话还没讲完就被在旁边坐着抽烟的杨善洲打断了:“某书记,你说水利建设收到了令人满意的成效?现在你公社下面有个村连小春用水都还没保证,说什么成效?”农民出身的杨善洲,历来听不惯这类空话套话,马上带着那位党委书记到现场去看。他指着那些等着用水灌溉小麦的农民说:“他们等水都等得要哭了,你还在那里大口马牙地讲什么成效?再说,你在会上说这个村修了5条沟渠,其中有2条是老祖三代就已经修好的,你怎么跟死人争起功劳来了?”说得旁边的人哄堂大笑起来。那位党委书记红着脸,尴尬得无地自容。后来,在有关的会议上,杨善洲批评说:“我最不喜欢搞花架子,就想为老百姓扎扎实实做点事。等我死了以后,你们也不要搞这种怪名堂。搞一些欺哄瞒骗的事,老百姓决不会答应。如果老百姓不答应,你们坐着的位子总有一天会塌下来!”

8440-39.jpg

(杨善洲在苗圃里整理树苗)

  这话虽然是从一个农民出身的地委书记口里说出来,而且说得很随意,也很土气,但我觉得很有哲理。无论是什么人做官,你总是要做事,做事就要做老百姓喜欢的事。如果偏离了这一最基本的原则,老百姓不喜欢你的那一天,也就是你下台的那一天。所以,我们这些曾在杨善洲身边工作过的人私下议论:他虽然学历不高,仅接受了6年的私塾教育,但他很清楚为官的品质与国家和社会命运的关系,只是他把“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一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有关政治逻辑命运的伦理通俗化了。他终生都在用一个农民善良的本性苦苦地践行着一个官员应该履行的最善良的基本品质。我们认为,杨善洲是履行职责最优秀、信念最坚定、为人最忠诚的官员典型之一。

  履行职责,就必然涉及到利益和名誉的得失问题。杨善洲应该清楚,作为一个官员,名誉涉及到地位的升降——官职升迁了,意味着政治前途的一片光明;降职,则意味着政治命运的结束。可对这一问题,他似乎毫不在意。他只知道一门心思地做事,为老百姓做事,做好了他就高兴。做差了,他就焦急、就苦恼,对这之外的事,他一概不考虑。

  杨善洲生前和逝世之后,周围的人曾经有过这样的议论,说保山目前经济发展跟周围的地州市相比,属倒数的行例,最大的错误就是杨善洲造成的。比如建烟厂,就是在这个老头子执政时期丢掉的。“多好的发展机遇呀,一大砣‘金元宝’一下就在这个‘农民’手上给丢了!”有不少的人甚至为此叹息。我们这些在他身边工作过、知道这个内幕的人听到这些议论后,为这个老人感到委屈。但限于纪律,我们不便作任何解释。

8440-311.jpg

(杨善洲带领林场职工上山植树)

  这事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末期,当时,我们国家刚从文革动乱之后步入政治程序正常运行的初期,老百姓还没有从贫困的泥坑里彻底跳脱出来。云南省委为了解决老百姓的吃饭问题和经济发展问题,对全省的经济发展格局开始进行全面地思考。农业上,重点是要求加大科技的推广,以提高粮食产量,按当时流行的说法叫做“积极想办法,认真解决好‘肚子’的问题”。经济发展项目上,重点是布局好烤烟发展的问题。首先除了滇南原有的几个烟厂之外,准备在滇西的楚雄、大理、保山建烟厂。消息传出后,杨善洲立即与专员一起到北京去要项目,得到的答复是:按照省上的统一规划和布局办。为积极争取到这个项目,杨善洲特意委派专员带领有关部门的人员数次到省上去争取这个项目。后来省上经过全面的调查研究后,觉得滇西的大理、楚雄在发展粮食生产方面与保山比相对差一些。保山也有发展烤烟的土地及气候上等诸多优势,但发展粮食生产是其最大的优势。因此最后决定安排保山继续发展好粮食生产,并要求保山除了认真解决好本地区百姓的吃饭问题外,还要为全省提供粮食支援,烟厂就安排在大理和楚雄。得到这个结论后,连我们一般的工作人员都感到非常的遗憾。但杨善洲是个组织观念极强的领导干部,用他的话说,叫做“组织上叫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管做什么,反正都是为老百姓做事。只要为老百姓做事,我们都乐意!”2005年进行有关党员的先进性教育活动期间,他在接受有关媒体的采访时,把这事给公布出来了,但最后这段有关建烟厂的事被删了。我去征求他的意见:“是否把这个真相在保山日报披露一下?”他说:“不要讲了,许多事情不要老是去争个是与非、对与错了。争来争去,对我们以及我们的子孙都没什么好处。”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关自身名誉的事从不过多地计较,体现出了他博大的胸怀和豁达的心境。但我们有这样的感觉,有些人自己没把手上的事做好,就老是去议论和责备前面的人,这种习惯实在欠妥,这就犹如父子两个种庄稼,老人种不动了,交给儿子种,儿子种不好就责备父亲说你原来就没有把田挖好平整好。父亲则说,我把田挖好平整好了,甚至把庄稼种好了收回来,还要你干什么?

  一个人不管有多聪明,多能干,背景条件有多好,如果不懂得扎扎实实做事,那么他最终的结局肯定是失败的。做事是一门艺术,更是一门学问,很多人之所以一辈子都碌碌无为,那是因为他活了一辈子都没有弄明白该怎样去做人做事。

  每一个人生活在现实社会中都渴望成功,而且很多有志之士为了心中的梦想付出了很多,然而得到的却很少,得与失的问题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认真思考。

8440-310.jpg

  从表面上看,做人做事似乎很简单,有谁不会呢?其实不然,比如说你当一名教师,你的主观愿望是当好教师,但事实上却不受学生欢迎;你去做生意,你的主观愿望是赚大钱,可偏偏就赔了本。抛开这些表层现象,去发掘问题的症结,你就会发现做人做事的确是一门很难掌握的学问。可以这么说,做人做事是一门涉及现实生活中各个方面的学问,单从任何一个方面入手研究,都不可能窥其全貌。要掌握这门学问,抓住其本质,就必须对现实生活加以提炼总结,得出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规律来,人们才能有章可循,而不至于茫然无绪。

  做事,要做好事,不要做坏事。但是,不能忽视的是,有时,好人不一定有好报,做好事未必会收获鲜花与掌声:明明自己将车祸中或者摔倒受伤的病人送往医院抢救,却被一口诬赖成是肇事者;明明英勇救人受伤,对方获救后竟然连一声谢也没有,反而偷偷消失,徒留英雄流血又流泪……凡此种种,提醒着我们必须有所思考:新时期,我们该怎么做好事呢?

  对此,我们从杨善洲身上找到了答案:我做我的,你说你的。杨善洲退休后上山种树,有人说:“他是没事找事做!”杨善洲说:“我就是没事找事做!”这或许就是他关于如何做事,如何做好事的一种态度。世人做事,谁不招人说?我们所需要坚持的唯一原则就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苏加祥)

责编:刘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