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连载)《朱家璧》第五章 境外荫蔽(百年征程 峥嵘岁月)

时间:2021-05-08 09:50:44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175

边纵时期的朱家璧(中)
朱家璧(右三穿白衬衣者)在华宁县盘溪与18师艺工队队员合影

  第五章 境外荫蔽fff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fff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在滇军的统战工作是公开的、“明目张胆”的。也曾引起国民党特务的怀疑,也想对朱家璧动手,朱家璧甚至两次上了蒋介石的暗杀名单。因为,对国民党军来说哪怕是最微小的改革,都是不能容许的,何况有人说朱家璧是在“赤化滇军”。然而,从1941年初到1945年底,朱家璧大张旗鼓地“赤化滇军”,为什么又能安然无恙呢?fff保山日报网

  刘思慕说:“当时我心里头有一个闷葫芦没有打开,尽管那时龙云与蒋介石的矛盾尽人皆知,云南处于半独立的状态,但蒋在昆明还有势力,宪兵团和其他特务组织依然活跃,像朱那样的进步军官,他在第1旅中的种种新做法和在社会中的活动,也已成为公开的秘密,蒋特不会懵然不知,为什么没有对朱下毒手?后来有人告诉我,朱的叔父朱晓东不仅是滇军将领中的前辈,而且是龙云心腹卢汉的把兄,朱晓东虽已去世,但影响还在。朱家璧可以直接向卢濬泉以至卢汉汇报请示,这种旧军队里根深蒂固的封建关系对朱产生了保护作用。何况蒋介石要的是整个滇军,蒋特也因此不好打草惊蛇。”fff保山日报网

  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鉴于朱家璧回滇军做统战工作,危险性极大,为了谨防万一,周副主席指示朱家璧:“打入滇军后,要积极开展工作,但不要发展组织,有进步的人转给别人发展,以免授人以柄留下祸根。”周副主席将朱家璧的组织关系留在南方局,就是在三营,在艺工队,在特务团,朱家璧与那些地下党员没有任何组织上的联系。不像现在一些电影、电视剧里描述我地下工作者有什么上线下线。朱家璧在云南就没有什么上线下线。说朱家璧是共产党,国民党反动派想查也查不出来,这确实给朱家璧减少了很多风险,也便于开展工作。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上线”的话,1940年朱家璧离开重庆时,问怎样才能与周副主席取得联系,周副主席指示说:“你有机会到重庆来,就先找黄洛峰吧。”黄洛峰当时在读书、生活出版社重庆总社工作,可以算是朱家璧的“上线”。fff保山日报网

  再一个原因就是滇军是云南地方部队,是“旧军队”不假,但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不是纯粹的国民党军队。又有抗日战争这个大局,民族处于危亡关头,滇军中的部分官兵是有正义感的,有积极向上的进步思想,这就是朱家璧在滇军从事统战工作的土壤。卢汉也是想使自己的部队充满生机与活力,而朱家璧所领导的三营,正好成为学习的榜样,才会有整个滇军仿效三营唱抗战歌曲,开展文艺活动,给第18师带来与旧军队完全不同的蓬勃朝气,得到卢濬泉的认可和赞赏。有了这个基础,朱家璧在滇军的一切活动,才会那样“有惊无险”。fff保山日报网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云南地方实力派与国民党蒋介石之间的矛盾。龙泽汇在《我在云南和平解放前后》中讲到一件事:“有一天,卢濬泉悄悄告诉我,杜聿明已在注意你的行动,原因是沈醉密电说你勾结共产党艾思奇,在昆明住在你的家里,策动学生闹学潮、捣乱。这使我很气愤,暗想根本没有的事,特务也搞到我的头上来了。一气之下,我便称病到北平休息。1948年10月2日,曾泽生率领60军在长春起义。15日,人民解放军打下锦州,十万守军被歼。当蒋介石知道我在北平时,要我负责收容从锦州溃散的官兵,重新编组。当我正在天津塘沽收编时,蒋竟派早已被他收买了的184师师长杨朝纶把部队接收过去,参加天津战役,与解放军对抗,使我更加清楚地看透了蒋介石借内战消灭地方杂牌部队的险恶用心。”fff保山日报网

  云南地方军与国民党蒋介石的中央军相比,从武器装备到指挥官的军事素质都存在差距。朱家璧后来回忆:“龙云、卢汉、卢濬泉等人,除了和我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外,主要的也是想利用我把部队带好,以增强他们与中央抗衡的力量,因而也就大胆地启用我,让我在滇军中工作多年。”1945年10月,卢汉在越南收到蒋介石来电之后把朱家璧关起来了,随后又准许保外就医,最后又任命他到方面军司令部二处当课长,就足以说明问题。fff保山日报网

  曾任“边纵”九支队政治部主任的唐登岷,与朱家璧一起到境外荫蔽,谈到朱家璧在滇军进行统战工作的影响,他说:“在这里,我要插上一段后来的故事,足以表明他在旧军队里对士兵的深远影响。那是1948年7月,我们在元江组织了第二支反蒋人民武装云南人民自卫军,同朱家璧领导的讨蒋自救军遥相呼应。在一次伏击战中,我们全歼了新平专区保安独立大队。我们事先得知,这支部队的士兵是朱家璧同志曾经带领过的,因此我们利用他的影响。战斗打响后,我们依靠有利地形,以火力迅速压制了对方,然后向他们喊话:‘我们是云南人民自卫军,是朱家璧的部队,要跟朱家璧干革命的快过来,举起枪走上来!’果然,战斗不多时,保安大队里就有士兵先后停止抵抗,举枪向我们走来。保安司令陈宇铭成了光杆司令,被从马上打了下来,藏在一条山沟里,我们取得了完全的胜利。我们有选择地留下了数十人参加了我们的队伍,其余的发路费遣散回家。这一战役发生的上述情况,生动地显示着朱家璧在旧部士兵中留下的影响。”fff保山日报网

  这种故事还很多,就在滇军从越南受降回来后,蒋介石就把他们调到东北去打内战。18师3团3营7连连长陈禄,在赴东北战场打内战临出发前问朱家璧怎么办?朱家璧说:“你们不论到哪里,都要注意同八路军联系上,把队伍拉过去,不要犹豫。”在北宁铁路绥中县的高岭车站接防后的第五天,陈禄便派班长汪光荣率领该班与冀察热辽军区11旅的部队取得联系,于1946年5月17日,把7连和的一个重机枪排共200余人,顺利地带到了东北解放区。这支起义部队,很快就被冀察热辽军区扩编为民主建国军云南支队,由陈禄任支队长。这是滇军中起义最早的一支部队,是他们最先举起了反对内战的旗帜,参加了人民军队的战斗行列。fff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在滇军做统战工作,不可能永远安然无恙,随卢汉到河内后受降期间,危机发生了,但又与统战工作无关。事情是这样的,中共地下党员白麦浪以《扫荡报》记者的身份随滇军去越南时,在河口被宪兵13团的一个营长认出,此人过去曾跟踪过白麦浪,发现他跟越盟有来往,与朱家璧也有联系,便给军统特务机关打了报告。在越南河内接受日军投降的卢汉接到蒋介石的电报:“据闻朱家璧勾结越南共产党,企图暴动,破坏受降,解渝讯办。”fff保山日报网

  庆幸的是此电报被朱家璧特务团团部文书栾毓秀去方面军机关送文件时发现,立即返回团部向军需主任刘峰报告,刘峰马上告诉朱家璧,并要朱家璧立即转移荫蔽,朱家璧拒绝了。刘峰回忆:“1946年2月间的一天下午,团部文书室的栾毓秀同志到司令部送文件,急忙赶回,对我说来了电报,要逮捕朱。我立即告朱,他说有军职的不能走。我体会这句话的意思,是指他自己是有职务的,如果走了,可能要累及他人。再者,逮捕是否会扩大还不知道,如果走了,将给敌人以口实,反而不利。他要我们通知随军来河内的十几人,其中有两个越南青年华侨,其他是要去广州、香港等地的人,还住在团部的迅速转移。”fff保山日报网

  刘峰等人遵照朱家璧的安排,把白麦浪、谢家英隐藏到炮兵营,把高天同志隐藏到60军搜索营,把团部文书主任吴世霖、朱桐、王子近、南方局派来的《新华日报》部分同志都想办法或转移或隐藏起来,原本要去广州和香港的直接送走。不愧是特务团,处理起事情来麻利高效而且不留痕迹,只是还有几个随军到河内的当天下午外出,未能通知到,回来后就被抓了。第二天上午,两位军医和两位军需也被关押,其中就有刘峰,一共有6人。fff保山日报网

  当天晚上,卢汉找朱家璧谈话:“重庆来电报说你跟越南共产党有勾结,怎么回事?”朱家璧望着这位与自己叔父朱晓东私交甚好的老前辈老长官,回答说“我同越共没有任何来往,请司令官查处就是了。”卢汉又说:“我把特务团交给你,你就好好干,何必插手这些事情。你为什么带一大批人到河内来?你闯下大祸了,先到警卫排去。”实际上是把朱家璧扣押起来了,“边纵”4支队营教导员王白回忆:“我和朱康去卫士排给他送行李时,他把枪交给我保管,他要我两回团部后,连夜把他宿舍里的马列著作、毛主席著作、朱总司令著作、鲁迅著作、邹韬奋的著作以及文件、照片、资料全部销毁,同时也处理了未来得及带走的文件、进步书籍等。其他党员也都在组织安排掩护下先后转移,艺工队遂于1946年3月在河内宣告解散。”fff保山日报网

  国民党中央派来的特务头子杨啸伊找朱家璧谈话,追问与越共的关系。朱家璧坚决否认与越共有任何往来,也否认自己是中共党员。杨啸伊命令宪兵搜查朱家璧的住处,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未发现可疑痕迹。但在团部军需室一间小屋子里查出一火缸内有少许纸灰,附近水沟内有黑灰污水痕迹,被认为是烧毁“罪证”的地方。军需室的全体人员立即站出来,说这是他们经常焚烧废纸的地方,没什么奇怪的。由于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朱家璧与越共有联系,就把朱家璧交给特务营看管,后又转到宪兵13团3营1连关押在地下室一间小屋里。王白和朱康负责他的生活,天天去送饭,卫兵检查相当严格,查看饭菜不算还要搜身检查。fff保山日报网

  发生这样的事,也使卢汉的处境十分困难。他本人同时被何应钦、关麟征监视着,司令部以及滇军队伍早被国民党中央嫡系部队团团围住动弹不得。可是,朱家璧是他的老同事朱晓东的侄子,又是自己身边的带兵官,真的“解渝讯办”,后果可想而知。于是要军长卢濬泉、师长龙泽汇密商,先托词拖延时间;又找来军法处长范承枢、科长杨植芳商量,认为只要朱家璧始终不承认是共产党,也否认与越南共产党有联系,找不出证据,时间长了,问题也就不了了之。fff保山日报网

  卢汉又让军长卢濬泉发电报给蒋介石,称“朱家璧自到我部,并无越轨行动,职愿以身家性命担保,免解重庆。”军长出面说情,蒋介石还是要掂量掂量孰轻孰重,于是复电照准。却又要求有将官一员、校官一员具保方可开释。经暂编第22师少将师长龙泽汇、暂编第18师上校团长张中汉(均系黄埔军校学生)担保,才解除拘留,恢复自由。到此可知,卢汉、卢濬泉、龙泽汇、张中汉在此事件中,均对朱家璧有解救之恩。特别是卢汉,一直将案子压在自己手里,让军法处虚应故事,查来查去,以“查无实据”了结此案,然后具保释出,可谓用心良苦。fff保山日报网

  这次大逮捕,很明显是蒋介石在搞掉龙云之后给滇军的一个“警告”,拿朱家璧开刀,是给卢汉以难堪。之所以有惊无险,原因一是在越南境内有六个师的云南部队,蒋介石要把滇军中一个团长随便干掉,他要考虑后果。当时特务团就曾通过送饭给刘峰传递消息说:“团里已安排兵力,把这里的宪兵监视起来了,他们胆敢动你们一根毫毛,我们会把这个鬼人撕成碎块。”二是毛泽东主席在重庆同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蒋介石在这个时候加害朱家璧,显然不合时宜;三是昆明“一二·一”运动胜利了,李宗黄这个云南省代主席被赶跑了,卢汉任了云南省主席,蒋介石也得给这个新主席面子。而卢汉要卢濬泉以身家性命担保,也给了蒋介石台阶下。fff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任特务团团长时,副团长是朱家修,虽然名字都有“朱家”两字,却与龙陵朱家无任何关系,仅是袍泽之情罢了。朱家修在《我与朱家璧的一段轶事》中回忆:“1945年,朱嘉弼(家璧)任第一方面军司令部特务(警卫)团团长,抗战胜利,第一方面军所属部队入越受降。蒋介石电令卢汉,要将朱家璧解渝讯办,又传来朱嘉弼已被卢汉扣留的消息,因我当时是特务团副团长,就催我速去河内。我到达河内团部,朱嘉弼已恢复自由,他对我说,你到来很好,团里事务你要多负责(可见他是知道要离开特务团)。还说,他的问题解决了,团部被关在宪兵营的人员更没关系,要我出面向有关方面特别是军政治部交涉,把他们要回。不几天,司令官卢汉下令,朱嘉弼调任司令部第二处课长,特务(警卫)团团长以副团长朱家修升充。鉴于云南紧张的局势,朱家璧已经引起蒋特的注意,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宜再在滇军中工作。11月末,卢汉返回昆明就任云南省政府主席,将去重庆开会,要朱嘉弼及其新婚夫人罗丽英一同乘飞机回昆明。”fff保山日报网

  卢汉就任云南省主席,在越南境内的滇军被迫开赴东北前线,加入内战行列。就在河内嘉陵机场,朱家璧即将乘民航班机回昆明,卢濬泉对朱家璧说∶“你回云南之后,如果找不着事做,还可以到东北来找我。”朱家璧说的却是:“此次北调肯定是去打内战,打内战是没有前途的。过去红军在江西瑞金时,只有23个县,300万人口的地区,蒋介石围剿了10年,结果是损兵折将,以失败告终。现在,中国共产党有19个解放区,1亿多人口,120万军队,几百万民兵,蒋介石还想用武力去解决,那简直是痴心妄想!望老军长为滇军着想,为云南人民着想。”暗示卢濬泉率部起义投向解放军。只可惜可能是机遇不合还是另有谋划,1948年10月15日,人民解放军打下锦州,十万守军被歼,卢濬泉当了俘虏。fff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回到昆明,但昆明已不再是原来的昆明。1946年6月,蒋介石集团公开抛弃和平民主的伪装,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向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在陈诚的授意下,云南省警备总司令霍揆彰制定了庞大的刺杀计划,首先要杀的四人是:龙纯曾、朱家璧、李公朴、闻一多,因龙和朱当时不在昆明,得以幸免。李公朴、闻一多先后遭暗杀,这就是震惊中外的“李闻惨案”。为了安全,朱家璧不再在晓东街40号居住,而秘密地搬到小西门外保汝光(滇军的1个团长)的家里去住。fff保山日报网

  为保存革命力量,滇工委决定把朱家璧等一批比较暴露的党员和民主进步人士转移,要朱家璧立即离开昆明去缅甸荫蔽。朱家璧跟华定周等同志化装成商人,经过三天的晓行夜宿到了滇西龙陵的黄草坝,再经勐帽到象达,本来想多停留一些时间,毕竟是自己家乡嘛!但发现有被跟踪的迹象,不能久留,就由华定周到龙陵找到与朱家璧有多年的私交,在中缅边境经商的杨固天,约定第二天在芒市的三棵树见面,坐上杨固天做生意拉货的车,顺利出境到了缅甸。随后,张子斋、唐登岷、马仲明、高梁、王子近、李韵、周赞淑、罗丽英等同志也按省工委转移荫蔽的要求先后到达。fff保山日报网

  转移到境外荫蔽的这些同志,大多是相互认识的,也曾有各种联系,但因在国内大家从事的都是地下工作,组织关系也各有所归,即使是“心知肚明”,也是严格遵守组织纪律,并无任何组织上的联系。到了缅甸荫蔽,经滇工委同意,组建了特别党支部,朱家璧任支部书记,张子斋任宣传委员,马仲明任组织委员。提出的口号是:“在荫蔽中工作,在荫蔽中发展,在荫蔽中作回国开展武装斗争的准备!”一方面在侨党的匡沛兴、郑翔鹏等同志以及缅甸民盟人士的积极支持和赞助下,由杜正平出面登记,侨党派了李军,黄开昌参与工作,于1947年7月18日在《人民旬刊》的基础上办起了《人民报》,将旬刊改为日报,致力于向缅甸华侨传递国内信息,其内容来自新华社的新闻报道,解放区人民广播电台的报道等,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捷报第一时间传到仰光,《人民报》由此成为缅甸华侨共产党和民主同盟的宣传喉舌,是缅甸华侨进步力量的舆论阵地。另一方面,根据云南实际情况,着重对发动武装斗争问题,进行了思想上和物质上的准备。除尽可能筹集资金外,主要是设想在云南开展武装斗争的方案,研究了斗争策略和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讨论创建人民军队的建军思想和基本政治原则。fff保山日报网

  云南保山人唐登岷,时任中共滇南工委委员,后来谈到与朱家璧一起荫蔽境外的过程这样说:“因为我和张子斋都已暴露,已经上了反动派的黑名单,组织要我们立刻转移,离开昆明。这时,恰好朱家璧的堂弟朱嘉祥来昆明为他家乡兴办的晓东中学聘请教员,我们应聘后到了龙陵,打算找朱家璧传达省工委的意图。不料朱家璧回龙陵后,未能摆脱特务的跟踪,已躲避到缅甸他哥哥处了。我们也先后到缅甸,找到了朱家璧,一起在缅甸待命,随时准备回国参加武装斗争。经省工委批准,我们成立了一个党的特别支部,朱家璧任书记。在此期间,朱家璧在他兄长的帮助下做生意,为将来武装斗争筹措经费。”fff保山日报网

  荫蔽境外的同志并不是孤立的,缅甸与云南一衣带水,朱家璧家乡龙陵就有好多华侨居住在缅甸,象达也因此被称为华侨之乡。为了扩大中国共产党在缅甸华侨中的影响,1940年下半年,中共南方局派遣抗战初期在延安抗大学习的缅甸华侨李国华返缅,命其在缅甸华侨中建立党组织,并与缅甸的本土共产党组织接触。1941年,中共南方局正式批准建立缅甸华侨中共总支委,李国华任总支书记,组织部长林望中,宣传部长郑翔鹏。朱家璧他们到缅甸后,即与侨党以及中国民盟缅甸支部取得联系,一起为回国开展武装斗争做好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准备。fff保山日报网

  至此,朱家璧经历了从黄埔军校毕业进入滇军,为了寻找革命真理脱离滇军到了延安,实现了世界观由无政府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变,成为一个优秀的共产主义战士。受周副主席、陈云、叶剑英委托再次回到滇军开展统战工作,这些工作在解放战争中被证明是卓有成效的。由于国民党蒋介石的白色恐怖,朱家璧不得不离开滇军,荫蔽境外。再回来时,又开启了与此前完全不同的人生旅程,铸就了新的辉煌。 fff保山日报网

  [未完待续]fff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fff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