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隆阳

长岭山杨梅红了

时间:2021-06-07 09:17:46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3

 uuu保山日报网

 
 
 

  □ 赵兴科uuu保山日报网

  高黎贡山西面,大茏苁东侧,有一座山叫长岭山。居山村寨,以山为名,也叫长岭山,隶属于腾冲市曲石镇双龙村。此地气候温润,雨水调匀,光照充足,土地肥沃,以盛产杨梅闻名。每逢长岭山杨梅成熟的季节,四方吃货纷至沓来一饱口福,宁静的小山村也因此人山人海,热闹空前。uuu保山日报网

  长岭山的杨梅并不早熟,直到五月末,几场丰肥的夏雨过后,才开始泛出浅红的色泽。一开始只有两三点红色呈现,不出十天半月,一树树枝头就挂满了鲜红的笑脸,这个时候,杨梅就算彻底成熟了。uuu保山日报网

  长岭山杨梅品种丰富,有鸡蛋杨梅、草果杨梅、砂糖杨梅、冰糖杨梅等。鸡蛋杨梅名如其形,纽子杨梅个小如纽扣,草果杨梅弥漫着草果的异香,冰糖杨梅甘甜如饴。比较特殊的还有猪屎杨梅,颜色乌黑如炭,品相并不中看,名字也有伤大雅,但是味道奇绝,酸爽可口。uuu保山日报网

  长岭山杨梅并非人工种植,据说早在有人居之前此处就有大量的野生杨梅。杨氏家族迁居到这里之后,依凭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把杨梅变成了一种发家致富的产业。在旧时代,杨梅是村里的一项最重要的生存资源,到了集体化时代,杨梅又成了集体经济的重要收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包产到户后,这些杨梅的管理和权属被分到各家各户,长岭山的每家农户由此或多或少得到几棵大树杨梅做“镇宅之宝”。uuu保山日报网

  在当地流传着一个笑话,说杨梅成熟的时候,长岭山没有亲戚。意思就是,杨梅成熟的时候,这里不欢迎亲戚来做客,白白蹭吃杨梅。而事实并非如此,这只能从一个侧面说明杨梅的弥足珍贵,因为大部分人家的杨梅都是要挑到街上去卖钱回来养家糊口的,自家都舍不得吃。但现在,长岭山生活富足,老百姓吃穿不愁,家家户户都过上了好日子,村民们热情好客,无论你去到谁家,主人一定会笑眯眯地把最好的杨梅端出来招待客人,包你吃个够。uuu保山日报网

  我小时候最向往的事就是买杨梅。每当听到寨子里响起“卖杨梅了,正儿八经(正宗)的长岭山杨梅……”的吆喝声,小伙伴们就会全部从家里跑出来,把卖杨梅的大娘团团围住,水泄不通。好容易七挤八挤,才得到心仪已久的长岭山杨梅。有杨梅的日子,总是最快乐的,不过品尝美食,也得有特殊技巧才行。把一股绳子拴在胸前纽扣上,用线绕住杨梅一勒,果肉就分离了,这样吃起来最带劲。而大部分时候,我们还会选择一种比较豪放的方式:准备小半碗盐巴,配上又辣又香的煳辣子搅拌均匀,直接拿杨梅蘸着吃,直到吃得涕泗横流、吸嘴吸舌,却欲罢不能。uuu保山日报网

  杨梅是季节性的果实,时令一过就再难吃到。然而勤劳聪明的老母亲却自有高招,她把鲜红的杨梅清洗干净,在大铁锅里倒上糖稀,待糖稀受热变成金黄色,再把杨梅倒进糖稀里一起熬煮,做成杨梅酱,一年四季吃。熬好的杨梅酱呈琥珀色,散发着诱人的奇香,尝一口,酸甜适度,开胃爽口,真是人间美味。有时母亲也会用杨梅来泡酒,用自家酿制的小锅酒倒进土罐里,放上杨梅和少许冰糖,密封起来,时间泡上半年为最佳。这时果肉的营养基本渗透到了酒里,酒色深红,口感纯正,杨梅的酸甜掩盖了酒劲,喝酒之人几乎觉察不出酒味,却往往不知不觉就醉了。uuu保山日报网

  过去,在曲石镇内,芋山街、公平街、小回街、曲石街,大路边都能看到长岭山卖杨梅的小商贩。除了在本地销售,村民们还会到马站、固东、滇滩、北海等地卖杨梅。由于品质过硬,长岭山杨梅是从来不愁卖的,只要挑到街上,内行人一看成色品相就知道产地,很快就能一售而空。那些姗姗来迟的顾客只好遗憾不已,悻悻离开。杨梅年年红,年年卖杨梅,时间长了,街头市面竟然也形成了一种文化风景,买卖杨梅的老主顾们相见,彼此总少不了一番打趣:uuu保山日报网

  顾客:“老板,杨梅给好吃?”uuu保山日报网

  小贩:“好吃呢。”uuu保山日报网

  顾客:“颜色不好呀!”uuu保山日报网

  小贩:“这个杨梅合心不合眼,中吃不中看呀!你来尝尝,草果杨梅冰糖味,冰糖味儿到口酥!老人吃了消百病,小人吃了见风长,小伙吃了身体壮,大姑娘吃了更漂亮。”uuu保山日报网

  一番对话,妙趣横生,买卖在爽朗的笑声中愉快地完成了。uuu保山日报网

  如今,长岭山卖杨梅已经不需要上街了,吃货们会亲自寻到家里,主人家足不出户做生意,现摘现卖,又新鲜又方便。长岭山现今最好的一棵杨梅是牙膏(此人绰号)家的,这是一株高达十多米的古树,树龄不下三百年,需要两人才能合抱,年产量可达2000多斤,个头特大,颜色鲜艳,味道爽甜,正是人们常说的鸡蛋杨梅。uuu保山日报网

  每年五月间,我都会掐着时间去到好友牙膏家买杨梅。记得有一年去到他家,刚摘下来的杨梅已经尽数被人买走,我大失所望。牙膏是个善解人意的人,他对我说,别急,我分分钟上树去摘来给你们。上树?看着这么高的大树,爬上去谈何容易。光是抬头望望树顶,我就有些头晕目眩,两股战战。牙膏也不说话,只见他往手心啐了一口唾沫,两只鹰爪一般的手揪住大树的褶皱处,两脚踩着树干,“噌噌”地就上去了,不一会儿就爬到了树冠。他挑选一枝果实较多的枝杈就是一阵狠摇,只见紫红的果实从树上纷纷雨点似的坠落。地上是厚厚的竹叶,干净而松软,杨梅落到地上自然无恙且无污。红彤彤的杨梅,一个个调皮地在地上翻滚蹦跶,正午的阳光照在上面,泛起迷人的光泽。地上的人早忍不住捡起一个就放进嘴里,脸上随即呈现出一种酸到要命却又享受到要命的神色来,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对这天地神物的敬重与感恩。我一边捡拾杨梅一边说着感谢话,同时对牙膏的敏捷身手赞叹不已。牙膏一高兴,说了声“随便吃,不收钱”。那自然又是一个开心幸福的日子,无以言表。uuu保山日报网

  日啖杨梅三百颗,不惜长做岭山人。不知不觉又是五月,算算时间,长岭山的杨梅也差不多熟透了,最近得抓紧找个时间去牙膏家走一遭了!uuu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uuu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