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腾冲

飞凤山漫记

时间:09-05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7327

   飞凤山漫记444保山日报网

  □ 周宏武444保山日报网

  悠悠传说444保山日报网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还存着几个零碎片段组成的一个关于飞凤山的传说。444保山日报网

  在腾冲城东北有座飞凤山,城南有座来凤山,隔城相望。按阴阳地理说,来凤山是“穴大地”,过几百年一轮回就会出现一个反王。明朝万历年间,云南边陲告乱,皇帝便请国师观天象,说在云南的腾越州有“穴大地”将出反王扰乱天下,而且反王之星已经显现了,只要有凤凰落在腾越的山上,便有反王造反。这使皇帝非常着急,于是,商议再三之后便差了文武全才、阴阳地理兼知的邓子龙率兵来云南平息边患,铲除祸根。444保山日报网

  邓子龙不辱使命,一路打仗,节节胜利,收复了不少失地后来到腾越州,一面调兵遣将,建关设卡抵御外敌,一面勤修政务安抚百姓,暗里却在用心寻找要出反王的“穴大地”。经过一番辛苦后,总算让他给找到了,那就是来凤山。找到了就要着手破地,可怎么个破法?邓子龙懂得阴阳五行之术,他知道这只显现反王的凤凰将从北边界头飞来,而破此凤凰的法器,只有用当地出产的构皮。于是,他命令士兵用界头盛产的构皮编织成捆仙索,再由他布下捆仙阵。谁知构皮在运输途中由于路途颠簸掉了一捆,负责运输构皮车辆的士兵怕受到责罚,就在半路私自购买了一捆棉纸来充数。444保山日报网

  到了凤凰现身那天,邓子龙摆好香案,拿好法器,口中念念有词,将法器掷向空中。只听一声巨响长鸣,一只金色凤凰被捆仙索绑住,跌落在了飞凤山。邓子龙准备叫士兵上前拿下,谁知千算万算,却忘了腾冲这说变就变的天气。彼时,空中突然下起瓢泼大雨,捆在凤凰身上的棉纸被雨水一淋,化成了纸浆,金凤凰纵身一跃向来凤山飞去,终究破了法力。腾越州反王最终没有出现,却将美好的山色树景留给了我们,后世之人便将此山唤作飞凤山。444保山日报网

  美景之幻444保山日报网

  谈及腾冲的美、腾冲的景,真是不胜枚举。而飞凤山像一位伊人,静静地在尹家湾玉立着。因远望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而得名,山梁东南接大青坡山脉,西南俯瞰小西坝子,腾越前往北海、曲石、界头等地的公路蜿蜒从山下而过,被誉为腾越的北大门。444保山日报网

  驱车到了山脚凤灵寺门口停好车后,雨就唰唰地下了起来,进山的主路都泥泞不堪,以至于有一个时间,真想无功而返。直到半个小时后,雨终于变小了一些,自己也再鼓了股劲,顺着塌方后的道路登山。444保山日报网

  人生总是有太多惊喜和意外,不真正的尝试过不知道其中的刺激。当我沿路攀到有个叫牛滚塘的地方,一转角,才真正体会到柳暗花明的真正含义。444保山日报网

  移步转角,放眼一望,满满的草甸灌满我的眼球,绿绿的青草充斥着我的大脑,微微的凉风扩张了我的耳膜。生命中的许多碎片在我们亦步亦趋的形成中散落,当我回头拾掇时才发现它们会化成一缕清风一阵细雨,融化柔软的心房。我仿佛回到了童年,草甸上青草怀抱的颗颗露珠就像许许多多童年的片段幻影,从体内迸发出来,随着风在嬉戏追逐……444保山日报网

  飞凤山上那一股淡淡的泥土香味,让我感觉到夏天的美妙,又让我感觉到力量的爆发。三十多年前,同样是绿得闪光的草甸,爸爸在后面给我拿着风筝,我拿着线在不停地跑。等到我的风筝很平衡地飞在了天上,我就不跑了,而是定定地坐在草地上,慢慢地放着线,直到线放完了,我就开始欣赏山里特有的景色。爸爸也追上我,一同与我坐在草地上。爸爸轻轻地抚着我的头,说:“儿子啊,有一天你也会像这只风筝,越飞越高的”。我当时还很小,还读不懂爸爸那深刻的话语,三十多年后我体会到,爸爸的心声正像歌中唱到的一样:我们都已经长大,好多梦还要飞,就像现在心目中,红色的蜻蜓。444保山日报网

  山的展望444保山日报网

  记得第一次到飞凤山,当时仅仅是把山当作一个地理标识,完全没有感情色彩。在途中的寨里看到几户老宅子,就像衰弱的老头,无论当年如何风采矍铄,而今已是老态龙钟,皮肤褶皱,身躯佝偻,再没有一丝当年的风韵。村里人告诉我,他们一出生老宅子就在,不知道已经历经了多少个春夏秋冬。444保山日报网

  时至今日,我来到这里,又看到了老宅,墙已倒塌一段,瓦片也有所脱落。我正准备潸然泪下呜呼哀哉感叹的时候,旁人笑眯眯地告诉我,你看到的这几户属于地质灾害受损户,主人家早已经迁往安全的地方建起了新居,过起了幸福的小日子,就在山脚对面铺着水泥路的那个小区。我不由得自嘲,这明明就是庸人自扰。444保山日报网

  当最后一抹余晖斜靠在西山半腰,四周的高山将村寨围成背篓,寨中罩起了淡淡的晚岚,飞凤山脚下的这个小寨开始炊烟袅袅。我在大青树下歇气的时候,一个小伙子跟我聊了起来。“记得小时候最盼望的就是过年。以前想穿新衣不是件容易的事,最希望的就是过年买上一件新衣服。过了小年就开始盼着去赶集,在摊子上一件一件的挑,如能买到洋气的西装,就可以在寨子里炫耀一番。”小伙若有所思地停了停,然后接着说, “开大车赚了些钱,现在家里生活变好了,媳妇娃娃都有了,有政策支持着,到外面做活的时候也更‘攒劲’了!”444保山日报网

  腾冲的发展之快是老一辈人始料未及的,当年“粮满仓,酒满坛,电灯明晃晃”的愿望就现在而言不过是小菜饭。当我步行在宽敞的水泥路面时,包围着我的是一座富裕的山,以及山下寨子里的麦田稻花、白鹭翻飞。444保山日报网

  临行回望,山名飞凤,真小巧而大化之峦。444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444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