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施甸

他是这样为官的

时间:10-14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8441-36.JPG

   为官的基本逻辑首先是要“清”,其次才是“廉”,最后才收得到“廉则生威”的效果。虽然古人说“水至清则无鱼”,但作为一个廉洁的官员来说,“无鱼”是指家里“无鱼”,看到老百姓碗上是大鱼大肉,心里就会无比的高兴,就能睡个安稳觉。

  杨善洲的老伴儿平时主要是种庄稼,收成好能吃得饱。收成不好时,就去山上找鸡嗉子果卖,或者约上大女儿把院场外面种着的竹子砍了去卖。后来大女儿大了,找了杨学明作上门女婿后,她就让女婿去学吹唢呐,挣点零花钱补贴家用。2008年春节,我与爱人去杨善洲老书记家过年,走进大柳水村时恰好碰到他大女婿准备去对面村子办婚事的农家吹唢呐,那欢快喜庆的唢呐声不时从对面的村子传到我耳畔,可我听得却鼻头发酸。想想身为高官的杨善洲,家里的老伴却常年奔波在山里寻找鸡嗉果,他女儿抬着竹子到街上或附近村寨叫卖的情景,我的妻子也流泪了,叹着气说:“他完全有条件让家里人过得好一些,但直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临走时,他女儿特地去屋后砍了几棵我们喜欢吃的野芭蕉心让我们带走,我妻子说:“大姐,你不用给了,拿着去街上卖了攒点零用钱吧。”杨善洲接过话头:“现在他们不愁没有卖的东西了,你们收下吧,这些东西你们喜欢吃,山里到处都是。”

8441-37.JPG

  所谓杨善洲“不顾家”的做法,即使是采访过他的记者有的也难以理解。我告诉他们:“2008年以前,他基本把工资都给了困难群众,你叫他如何顾家?”在我的记忆里,他在职期间,每一次下乡都把工资揣到口袋里,碰到一些贫困户没米吃就买上几袋米送给人家,或者直接就把工资掏给人家。20世纪70年代末期至80年代初期,大官市一直是保山粮食工作的示范点。一次他到那里检查工作时,见到许多妇女背着孩子去挖地,就问生产队的干部:“这里不兴用牛耕地?”队干部回答说:“没有钱买牛。”他就把积攒了几个月的工资全部拿出来,派人到丽江去买了3头水牛给生产队,叫他们好好地把牛养好,再也不能让妇女背着娃娃去挖地了。当年养牛的李春华老人至今回忆起来还泪流满面:“杨书记心好啊,家里他顾不来,倒随时来顾我们。”

8441-39.JPG

  据我了解,从1970年到1986年期间,杨善洲家里连续3次遭遇水灾,房子漏雨,后檐墙被冲得东倒西歪。最严重的一次是1974年,后檐墙被冲垮后,山上流下来的水直朝屋里灌,屋子里的东西全部漂在水上。他4岁的三女儿睡醒后,见床下到处是水,吓得大叫起来,患病的奶奶席有娣听见了急忙拄着拐杖蹚水来抱孙女。院子里全部是水,她怕孙女被水淹,就把篮子挂在屋里的梁上,把孙女装在篮子里,然后在屋里边清扫积水边流泪。后来我就此事问杨善洲:“家里已经糟糕成这样了,怎么没抽出时间回去修修房子?”他说:“家里跟我说过要出点钱修修房子。可我手头实在没多余的钱,就给家里捎去了60多块钱,让他们先买几个瓦盆,哪里漏雨就放在哪里。”当时,他家的房子已经歪得无人敢住了,全家只能在院场的竹子下,用蓑衣遮搭着足足住了40多天。直到他退休后的1995年,家里房子实在无法住了,老伴提出要盖房子,他才同意了。当时整间房子盖起来用了5.6万元,家里只拿得出1万多元,老伴便去找杨善洲,让他想办法凑一点。杨善洲翻了半天,也就凑出了9600元钱。老伴问他:“老头子,你工作一辈子就这点钱?”杨善洲显得很无奈:“我实在没有钱,这一点你可找我原来的秘书问问,他们可以作证。”老伴流着泪说:“房子虽然盖起了,但欠的几万块钱该咋还呀!”最后,杨善洲决定,干脆把房子卖了还账。他对老伴说:“你我都老了,这辈子最好是不要差人家的账,也不要给子女留下一屁股账!”这就是后来在施甸广泛流传的“杨老当,杨老当,为官清廉心不贪。盖了房子住不起,还说破屋能避寒。”这一民谣的真实背景。

8441-38.JPG

  正像大官市村民李春华老人说的,他自己顾不来自己的家,别人的家里有个什么事,他倒经常去过问,一直把问题解决了他才安定心。

  2007年,板桥镇石坝河村一个段姓农民被某领导干部的儿子打瞎了一只眼睛,只赔了3000元钱,这位段姓农民不服就反映到杨善洲那里。杨善洲听了后非常震怒:“一只眼睛就值3000元钱?我虽然穷,也买得起。如果有人卖,我可以买上10多只!”他拄着拐杖亲自到公安局去找局长。在他的过问下,赔偿的钱增加到7万多元,段姓农民拿了600元钱来感谢老书记。对着段姓农民,老书记又一次发了火:“你家本来就困难,还有病人,给我这600元做什么?”老书记不但把钱退了回去,而且鉴于段姓农民家里的实际困难,还买了几袋大米叫子女专程送去。段家一家老小感动得向老书记下跪:“老书记啊老书记,你要永远当我们的书记,那该有多好啊!”从老百姓这些发自肺腑的话语里,我这样认为:要想构建一个政通人和的社会局面,有时贫穷可能不是最本质的原因。作为一个官员,心怀百姓才是根本。

  施甸县姚关镇有两位老人因子女不孝对他们不管不问,杨善洲一直孝养着他们,每年都要把他们接到家过年。2009年,杨善洲因在大亮山摔伤住院,春节前夕家里人便把他接回去过年。除夕之夜,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杨善洲却吃不下半口,一个劲地擦眼泪。从来没见过父亲在家人面前流泪的大女儿杨惠菊见状,就问他到底哪里不舒服?杨善洲说:“我是快要进土的人啦,等我死了后,那两个老人咋个办嘛?”子女们连忙安慰他道:“您老去了以后,还有我们呢,我们会去照顾他们。”直到他的女婿将过年的物品准备好并用车带他一起去到老人家,他担忧的表情才有些许的缓和。从老书记眼泪里,我们读出了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又重新走回大山深处的官员的真实情怀。什么是关注民生?什么叫情系老百姓?老书记的一言一行就是最好的答案。

8441-33.jpg

  一个人或者是一名官员,你时时在牵挂着百姓,百姓也时时牵挂着你。2010年8月,杨善洲因病住院后,去医院看望他的农民络绎不绝。潞江坝的一个傣族老人到病床边看望他时,声泪俱下地对他说:“老书记,你是一个好人啊。我已经约了七八十个老人专门到寺庙去烧香磕头,祈祷你健康长寿!”但人的生命毕竟是有限的,杨善洲考虑到自己在世的日子已经不多了,特地把子女叫到身边,嘱咐说:“我有两件事,希望你们把我做好了。一件是你们的老母亲,跟我生活了60多年,没有得到我的任何照顾。现在组织给我的30多万元的奖金,大部分我都捐出去了,剩下的4万,我决定不捐了,给你们的老母亲留下一副棺材钱,算是我对她的一种补偿。另一件是,飞机场修起以后,我去参加竣工典礼,发了给我一块电子手表(77元钱),我交还给飞机场,他们不收。我又去交给有关部门,他们又说交给飞机场。已经好几年了,始终交不出去,你们替我交了,这样我死了以后才心安。”听了老人的临终嘱咐,相信谁人内心都会感到震撼。一个党员干部做到这个份上,把“两袖清风,一身正气”的标签粘贴给他,已经难以全面地概括这个老人一生为人为官的高尚品质了。

  2010年10月10日下午3点零8分,当看到老人安详地离去时,作为他曾经的秘书,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泪水。一个时代的老人走了!他走得那样干净,那样坦荡。可他又没有走,他的浩然正气依然长存!

8441-32.jpg

  为官之道,首先要有为,有为才有位,才配当公仆。做官是党和人民给的权力,为官者无论大小都要有所作为,人民给的权力只能为民用,不能变成捞取好处的工具。无论是身居高位的官员,还是身处基层,既然是“为官”,就要时时处处想着为人民做好事、做实事,为社会发展做奉献。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心是杆秤,秤星就是老百姓。好官民乐之,坏官民恶之,只有做到“勿以官小而不廉,勿以事小而不勤”,把心思用到为民做事上,才能得到百姓爱戴,世人拥护。

  为官之道还要有畏,有所畏惧,才会有所约束。要在思想上设个警报器,在行为上扎紧篱笆墙,不光时时记住手莫伸、伸手必被捉,还应做到自律,要在自己身边建立起防腐层。管住自己的嘴,管好自己的腿,管好身边的人,特别要看住家里人。包拯为官清廉,对自己要求严,对家人要求也严,他曾说:“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大茔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如此一来,后辈为官者自会戒之慎之。

  为官之道,为民为要。既要为民勤勉做事,更要为民清廉立表率、树榜样。古人能做到的,今人更要努力为之,唯此才不愧为时代先锋,人民公仆。

  总之,当官的不崇尚浮名功利,民众就不会去争名夺利;不贪图不应该得到的东西,百姓就不会起偷盗之念;当官的没有贪欲之心,百姓就不会产生邪恶的念头。为官者要想办法净化人们的心灵,满足人们的温饱,削弱争名夺利的世俗之心,剔除伪诈的心态,使那些为非作歹之徒不敢惹是生非,不敢做坏事,这样,国家就没有治理不好的。只要所有的人都这样做,天下肯定就会太平,老百姓的日子肯定就会越来越好!(苏加祥)

延伸阅读

  2010年10月10日,杨善洲因患病医治无效而逝世,终年84岁。

  2010年10月13日早晨9点,在保山城杨善洲的灵堂周围,祭奠人群人山人海。保山城郊区的许多农民自发赶来,打着“杨善洲老书记,保山人民永远怀念你”的大幅横标,向杨善洲遗像垂泪告别。当灵车开往他家乡施甸坝子长达30多公里的公路两旁时,正在秋收秋种的数万名农民,有的丢下犁耙,有的甩下手中的农活,成群结队地赶向路边向杨善洲灵车鞠躬。正在路边放牛放马的农民听说杨善洲“来了”,急忙把牛马远远赶开,齐集路边肃立致哀。到施甸县城时,各大机关、学校、厂矿、街道及农村的上万民众纷纷让道,周围哭声一片;那些机关干部们、工人们、老师们、学生们,扛着“正气留千古,丹心照万年”“公仆楷模,千古流芳”“高风传乡里,亮节昭后人”“为国为民,浩气长留寰宇”“有博爱尽沐众生,无冰雪可胜此老”等横标向杨善洲灵车默哀致敬。在进入县城的公路收费站附近,一群老人竟然跪下,痛哭流涕。一个老人抹着泪水说:“一个好官,一个好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一些农民坚持要为杨善洲“送一程”,他们一直把灵车送到30公里以外的大亮山才徒步回家……

 8441-35.JPG

  “人生存的价值在于活着,活着的价值在于重量。”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位永远没有忘记老百姓,老百姓也永远没有忘记他的保山原地委书记杨善洲!

责编:刘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