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连载)《朱家璧》第六章 圭山建军(百年征程 峥嵘岁月)

时间:2021-05-17 09:50:44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29

朱家璧在弥勒西山勒克村组织民兵学习、训练旧址
石林矣维哨村——村中壁画

  □ 王琨楼666保山日报网

  就在朱家璧境外荫蔽的1947年,全国解放战争进入第二个年头,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中国革命进入新的高潮时期。10月10日,中共中央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中发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召。11月,中共云南省工委书记郑伯克向中共中央上海局汇报了云南发动武装斗争的准备情况,上海局组织部长钱瑛根据中央指示,认为云南已具备大规模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工作基础,为配合解放军胜利反攻,钳制在云南的蒋系部队,可以放手发动游击战争,建立根据地。认为朱家璧上过黄埔军校,去过延安,既熟悉统战工作,又能带兵打仗,又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南方局书记周恩来亲自指示其回云南工作的,可以放心地将地下党组建起来的武装力量交给他,并由张子斋(白族)做他的搭档,负责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666保山日报网

  为此,中共云南工委于1947年12月在建水召开秘密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省工委书记郑伯克,委员侯方岳、张华俊,荫蔽境外的特别党支部王子近正好回云南汇报工作,列席了会议。会议传达了上海局的指示,认为滇东南是地处滇桂黔3省接壤的战略要地,敌人力量较弱,又有我地下党长期工作的基础,决定先在滇东南地区的弥勒、路南、陆良、泸西、罗平开展游击战,随后向元江、建水、石屏发展,滇东北和滇西也积极作好准备。王子近返回境外,传达了省工委建水会议精神,朱家璧、张子斋等人开始了回国前的各项准备工作。666保山日报网

  为确保从境外安全顺利地奔赴滇南,滇工委对朱家璧一行返抵滇南的路线、入境后沿途分站联络、接送都作了安排。唐登岷回忆:“我们的目标大,为了保证安全顺利地返回滇南,不走关卡林立特务如麻的滇缅公路,而选择了从缅甸掸邦到东芝经景东再到西双版纳的打洛入境,沿思普驿道而达滇南这条比较隐蔽的路线。”他们利用云南边境商旅频繁进出,自由跨越边界的传统习惯,用筹集到的资金买了部分枪支、几匹骡马和商品,乔装成经商做买卖的赶马人。朱家璧当“老板”,称“夏老板”,其他同志有的当“马锅头”,有的当伙计,完全就是一个马帮商队。还有3位女同志分别是陆英、李韵、罗莉英,为了减小目标,让她们化装成华侨由滇缅路返回。其中罗莉英是朱家璧同志的夫人,后来在滇东南的战斗中光荣牺牲了。侨党还动员了几位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一同回国,进入国境后,又将“马帮”分成两个组,“夏老板”带着华定周、杨谦走在前,张子斋和其他人走在后面,向滇工委交待的第一个联络点磨黑前进。666保山日报网

  1948年1月途经墨江城外时,朱家璧意外与余卫民相遇。余卫民跟朱家璧同时考入黄埔军校第八期,后经艾思奇介绍进入延安抗大学习,也是受组织派遣回云南工作,余卫民简要地讲了延安分别后的情况,说现在是以督察员身份在滇西、滇南地区各民族上层做工作,建议朱家璧顺道去元江哈尼族上层人士李和才家坐一坐,见一面。朱家璧和马仲明一起到了李和才家,从解放战争形势谈到发动反蒋武装斗争的问题,又谈到我们前面多次提到过的张冲,李和才后来参加了反蒋武装斗争。666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他们到了建水县的岔科,地下党员范家乐的舅舅刘士纯是傣族,云南讲武堂毕业,曾在滇军中任过职,参加过抗日战争,在少数民族中是有见识有影响的人士。他有四、五十条枪,倾向进步,支持范家乐的革命活动。朱家璧同刘士纯见了面,对刘士纯非常尊重,还向他请教建立武装的经验。刘士纯的这些人和枪,后来在反蒋武装斗争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666保山日报网

  石屏是朱家璧及其他同志荫蔽回国途中重要的一站。石屏县委非常重视朱家璧在石屏的安全及组织武装的工作,原中共地下党石屏县委书记钟君劭回忆:“我们中共石屏县委接到省工委迎送好朱家璧,并组织一批人枪随他到圭西山地区参加武装斗争的通知后,专门召开县委委员会议进行讨论。会议决定从石屏羊街支部(含邑百孔村)组织近100人枪随同朱家璧前往圭山、西山地区参加武装斗争。会议还研究了朱家璧到石屏后住哪里最安全,一致认为住小水村孔永清家较安全。孔永清是蒙自地下县委书记,他家前边是异龙湖,后面是山,万一走漏风声,可以迅速撤离。省工委于是将孔永清从蒙自调回石屏,专门做好接待和保卫工作。”666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张子斋一行人到达石屏宝秀,同省工委委员、滇南地下党负责人张华俊和石屏地下党的同志见了面。省工委书记郑伯克派陈盛年向朱家璧和张子斋传达了上海局的指示精神和建水会议的决定,其核心内容就是把石屏、建水组织起来的人民武装力量以及省工委从昆明民主运动中抽调来的董有松、牛琨等政治骨干交朱家璧带领,秘密越过滇越铁路线,转移到弥勒、路南之间的西山、圭山地区,与这一地区的党组织和武装队伍会合后开展武装斗争。666保山日报网

  还在缅甸时,朱家璧就听说刘昆府在车(里)佛(海)南(峤)组建起一支反蒋武装,号称“民主联军”,本来打算进入打洛后要去寻访的,却看到打洛海关墙上贴着保三团追剿刘昆府部的布告,知道他的斗争已经失败,刘昆府也已回到石屏隐蔽下来。在石屏县地下党抽调筹措武装力量期间,朱家璧抽空会见了刘昆府,指出他的失败主要是由于没有共产党的坚强领导,鼓励他振作起来一起战斗。刘昆府很受启发和鼓舞,后来在滇南地下党的领导下组织起云南人民自卫军第3支队,并任支队长,指挥了1948年12月攻打石屏县城的战斗。666保山日报网

  会见了刘昆府后,朱家璧也是了却一个心愿。从荫蔽回国途中,他一路不忘做各阶层人士的统战工作,也看到云南各地都燃起了武装斗争的星星之火,国民党反动派灭亡的日子不远了。他同时也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明确自己的责任就是要把这些散落在各地的星星之火串联起来,聚集成云南革命武装斗争的火炬,燃起云南反蒋斗争的熊熊烈火。666保山日报网

  1948年2月21日,朱家璧带着由县委委员王知白同志率领的一支50人的农民武装(邑百孔30多人枪未能在约定时间内赶到,这些人枪后转到元江鹏程参加“边纵”9支队建军工作),与省工委从昆明民主运动中抽调来的董有松、牛琨等政治骨干、进步青年14人、国外荫蔽回来的13人、磨黑参加的2人,共79人,携30多支步枪,9支手枪和两挺轻机枪,趁着寒露向弥泸地区出发了。666保山日报网

  边纵战士黄波就是这个时候在石屏跟随朱家璧将军参加革命的,他回忆说:“我第一次见到朱家璧同志是1948年春节刚过,他从缅甸回国领导云南的革命武装斗争。在我的家乡石屏,地下党组织了一批共产党员和民青成员以及武装农民共50多人,由朱家璧带领,到弥勒西山,同当地的革命武装会合,建立革命根据地和武装斗争的主力部队。出发的前夜我们集合到大水村一位同志家中,一位身穿中式对襟衫、头戴盔式帽、脚穿草鞋的中年汉子来到我们中间。他身材高大、腰板挺直、双目炯炯,一副英俊的军人姿态。同他一起来的一位同志向大家介绍说这位是‘老夏’同志,他将带领我们去开展武装斗争。‘老夏’随即给我们作了简短动员,他简明扼要地讲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中共云南省工委在云南发动武当斗争的决定和我们的任务,还特别强调了人民军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的声音洪亮,语言通俗生动,斩钉截铁,充满激情和自信。在场的同志大多是青年学生,听了他的讲话,个个热血沸腾,心潮澎湃,急不可待地期盼着即将开始的人生新航程。”666保山日报网

  不仅是黄波这一批革命青年跟着朱家璧开始了人生新征程,就是整个云南也从此刻开启了革命武装斗争的新征程。人数和装备充其量能算一个连的革命武装力量,在朱家璧带领下,以石屏为起点,向弥泸地区、向着云南全省出发了。666保山日报网

  然而,这支小规模的武装队伍,要从石屏渡南盘江到达弥勒西山也非易事。敌二十六军在滇越铁路沿线驻防,必须乘隙从敌人的眼皮底下偷渡盘江穿越铁路。过江地点选在离巡检司约一里的地方,先派马仲明过江联系,不巧错过了时间,在江边找不着接应的人。此时离黎明只有1个多小时了,天明前不能过江就会暴露。朱家璧命令两位会游泳的同志泅渡到对岸,将船弄过来。当船到江心时被船主人发现,还开枪了。朱家璧命令不要开枪回击,又派两位同志去向船家解释,说我们是做生意路过的,过渡后一定会把船泊在原处,并给他备下租金。船家看朱家璧他们人多枪多,而且有理有节,也就同意了。朱家璧他们顺利渡过南盘江,在一个小山凹里隐蔽起来,到夜幕降临后才迅速转移到小村子里宿营,等待接应的同志。666保山日报网

  来接应的是弥勒地下县委姜必德、王介两名同志,由勒克村阿细青年杨朝臣给他俩带路。那个年代没有手机,也没有微信可以发定位,何况一路上不确定的因素也很多,他们在盘江边上等啊等的不见动静,殊不知朱家璧他们已经安全渡过盘江,隐蔽在一个名叫五山西扯邑村的小村子里了。最终他们在这里见了面,这已是1948年2月25日的拂晓,见面寒暄后带着队伍于27日抵达摆头木,29日到达西山勒克村。彭肃非在《彝山星火——弥勒西山游击斗争的片断》中这样记述:“省工委给弥勒地下党组织送来一封绝密的信,派朱家璧同志到西山领导武装斗争。他率领着一支队伍,经过半个多月的夜行军,突破无数险阻,越过不少关卡,神不知鬼不觉地穿插过来了。”666保山日报网

  1948年2月,弥勒西山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却也经历了一个严酷的寒冬。666保山日报网

  在朱家璧他们到达西山之前,这一地区正是春耕大忙季节,国民党政府借口禁烟、铲烟苗,派军队下乡敲诈勒索,搞得民不聊生。这时,“民青”成员刘诚、张望以及参加过昆明民主运动的青年学生和武装农民数十人,以“民主联军西南纵队”的名义,在圭山南麓旧城乡发动了农民暴动,袭击了乡公所,引起敌人的注意,调动部队“进剿”。祁山、何现龙从圭山、西山带武装前去增援;2月10日,泸西县防卫大队逼近旧城,被圭山民兵在丁马村附近击溃;11日,弥勒县“防共联防大队”进攻西山,杨治庭、李荣兴率西山民兵击退了敌人的进攻;12日,敌保安第一团第二营进占泸西午街铺,杨治庭率民兵前往迎敌,战斗失利后被俘,遭敌严刑拷打,坚贞不屈,在弥勒县城英勇就义。666保山日报网

  恰在弥勒武装斗争遭受挫折,处于低潮时,2月29日,在弥勒县党组织的接应下,朱家璧、张子斋等带着一支79人组成的队伍来到了弥革西山勒克村。与弥勒县党组织负责人李文亮、姜必德、王介以及弥泸区党组织和人民武装负责人祁山、何现龙等见面并召开会议。决定按省工委指示,将弥勒地下县委已建立的200余人武装力量交与朱家璧、张子斋指挥,并进行军政训练。何现龙回泸西准备集结武装力量,祁山赴省工委汇报。666保山日报网

  为了应对敌人随时可能发起的攻击,朱家璧组织各个村寨民兵严密封锁路口,不分昼夜站岗放哨。同时将弥勒县党组织的农民武装和从滇南带来的武装编为3个中队和1个政工队进行军政训练。游击队员们没有统一的制服,穿着长短不齐,颜色不一的各式衣服,却非常精神整齐地排列在学校的操场上,站在周围的都是当地群众,看着自家子弟在操场上精神抖擞,发出啧啧的赞叹声。666保山日报网

  由于时间紧迫,训练先从最基本的枪械使用开始,同时进行建军宗旨、作战原则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教育。黄波回忆:“中共云南省工委从昆明等地派来参加领导武装斗争的骨干相继来到勒克,小小的山村一时成了革命武装斗争的指挥中心。人员进行了编组,开始进行使用武器、队列、站岗、巡逻等军事训练。我编在重机枪班,我在云大附中读书时的老师董友松担任我们的指导员。每晚都有军民联欢晚会,政工队演出歌舞节目,云南大学来的马丽同志演的《朱大嫂鸡蛋》很受欢迎,附近村子的群众对她老幼皆知。有时‘老夏’也亲临讲话,他的讲话深入浅出,充满激情,总能打动指战员和群众的心,激起一阵阵欢笑和掌声。”666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还特别要求游击队员们尊重兄弟民族的风俗习惯,严肃群众纪律,积极学习民族语言,与山区人民建立了兄弟情谊。朱家璧也是率先垂范,与阿细人打成一片。朱家璧住在杨文斌家,他夸奖阿细人勤劳勇敢,他愿意在西山安家落户。杨文斌一听激动了,吃饭的时候一杯又一杯的给朱同志敬酒,酒到半酣时,杨文斌说我想与你结个亲家。朱家璧爽快的说好啊!杨文斌把腊肉夹到朱同志的碗里,两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亲家就这样结下了。杨文斌的儿子杨朝臣也就成了朱家璧的干儿子,后来杨朝臣一直在朱家璧身边担任警卫工作。666保山日报网

  彭肃非在《彝山星火》也同样记录了这件事,共产党的官与彝家人打亲家的事一下子就传开了,说这个亲家没有官架子,也没有配备高头大马,他见娃娃就抱在怀里,见老人就去搀扶,有活就干。他还会用些阿细话和彝家谈心:“阿阿,你佐佐作呵?”(大爹,您吃饭了吗?)“阿么阿,你几么扎扎日也也!”(大妈,您身体健康呀!)“阿米达,你雪果梭花!”(大嫂,日子过得好吗!)“囡么,你老实扎!”(小妹妹,你很漂亮呀!)……尽管只会一句半句话,却让人感到特别亲切。彝家爱自己的领路人,信任自己的子弟兵。在短短的三天内,就有20多个青年报名参军,杨朝臣还当了个小队长。666保山日报网

  游击队训练进行到第四天,敌人又向西山区发动进攻了。1948年3月5日,中央军26军师长石补天命令黄贤齐的279团,保安部队1个营和泸西、弥勒、路南3个县的反动武装,采取正面佯攻,分进合击的战术,兵分三路大举进犯西山革命根据地。这支新生的革命武装力量,面临着生与死的严峻考验。面对疯狂的敌人,朱家璧根据敌我双方的条件和山区的地形特点,决定依靠山区兄弟民族的支持与敌周旋,避免大打,采取吃一口就走的麻雀战术,让敌人在这大山中成为到处乱撞的无头苍蝇,从而锻炼部队,在战争中学习战争。666保山日报网

  原本计划集中力量打击从中路进犯的中央军黄贤齐团,那是敌军的主力部队。朱家璧曾说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就打中央军。中央军装备好,缴获得的武器也是杠杠的。但国民党军说不成,当官的都只想保存自己的实力,狡猾的黄贤齐也是一样,他斥哈巴狗下箐,让保安团冲在前,自己缩在后,就形成中路之敌还没有到,南路保安营已进麦冲,逼着游击队改变计划,集中对付南路敌军。666保山日报网

  黄波回忆:“我们到达勒克的第4天,敌人对西山的进攻就开始了。敌人分三路向西山进犯、西山军民奋起抗击。下午,敌人追至勒克前沿,‘老夏’亲率武装人员在村前抗击敌人。他观察敌情,选择阵地,指示射击目标。敌人的炮弹在阵地上爆炸、子弹嗖嗖乱窜;弥勒地下党县委书记姜必德同志也负伤了、我们的机枪发生故障。‘老夏’在阵地上奔走,发出各种指令。在他的指挥下,一支刚刚组织起来的队伍,在敌人密集火力覆盖下,多次打退敌人冲锋,迟滞敌人前进,直到全部群众安全撤离村子,他才带领队伍撤离阵地。我和身边许多同志都是第一次上战场,阵地上硝烟弥漫,枪炮声震耳欲聋,有同志中弹流血……我心中有些发怵,但一看见‘老夏’和我们在一起,正在发出一声声响亮的号令,鼓励大家奋勇杀敌,我就镇定下来,圆满完成弹药手给机枪送弹药的任务。”666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带领游击队在西山与敌军周旋20多天,经勒克、石门坎,中和铺三次较大的战斗,以游击队牺牲3人,伤10余人的代价,击毙敌人32名,伤敌30余名,缴获机枪1挺、步枪19支、手枪1支。乍看这点战绩并不抢眼,但对于这支由青年农民、城市学生刚建起来的队伍来说,却是不错的战绩了。老百姓将游击队的胜利传得很神,说“夏同志”是拿着毛主席的锦囊妙计来领导革命的,共有99个,才打开第一个呢!嘿,这回非打出人民的天下不可!666保山日报网

  3月初,省工委根据弥泸地区的形势,做出两项决定:一是目前敌情严重,绝不能死守西山,要跳到外线去作战;二是迅速抽调西山、圭山、东山、龙海山、罗平钟山乡的民兵骨干组建一支主力部队,部队番号暂称“一支人民的军队”,由朱家璧任司令员、何现龙任副司令员、张子斋任政委、祁山任副政委。在南盘江两岸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根据地。666保山日报网

  3月中旬,朱家璧、张子斋按照省工委的决定,带着队伍向圭山转移,跳出了敌人包围圈,迂回到圭山糯斗(苗族村寨)。糯斗村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朱家璧、张子斋等部队领导在糯斗召开会议,决定把路南圭山、弥勒西山、泸西五山的人民武装聚集在老庄科进行整编。两天后,所有部队聚集于圭山东麓老庄科召开大会,朱家璧在会上郑重宣布:“一支人民的军队”建立起来了!他说:“这是一支为了团结各族人民、共同反蒋,由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这一支人民军队的宗旨是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朱家璧还宣布了下属大队领导人员名单:一中队长李荣兴,指导员马仲明;二中队长许国柱,指导员刘振江;三中队长宋文溥,副中队长张天祥,指导员杨固;机枪班长李伟;政工队由张子斋兼管。666保山日报网

  至此,云南人民第一支主力部队“一支人民的军队”诞生了。666保山日报网

  “一支人民的军队”的建立,标志着朱家璧在人民解放事业中军事生涯的开始。朱家璧生前有个遗愿,说他是弥勒西山人民的儿子,他和阿细人民是兄弟姐妹,要与阿细人民永不分离。他逝世后,家人根据他的遗愿,把他的一部分骨灰掩埋在当年生活战斗过的弥勒西山勒克村,村民在掩埋骨灰的土地上建起了朱家璧纪念碑。[未完待续]666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666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