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腾冲

用心浇灌 静待花开——腾冲一中弘扬“四苦精神”促进教育发展系列报道之四

时间:10-20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孩子的教育是家长一生的责任,在腾冲一中每位高考学子的背后,都有父母的辛勤付出,家长们用心浇灌,只为等待一朵花的盛开。

  腾冲历来有耕读传家的传统,兴教办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471年。李景山、李根源、寸树声,一代代先辈用他们的故事生动诠释着崇文重教的理想和睿智,那种流淌在血液里的执着早已镌刻在了每一代腾冲人的心上。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形成了腾冲老百姓对教育的高度重视,供好孩子上学、供孩子上好学,是每个家长的共识。

  在腾冲,腾冲市第一中学这所百年老校不仅是本地家长纵使“苦供”也要不遗余力把孩子送进去的“最高学府”,也是备受外来家长青睐的教育首选之地。

  2009年,杨荣钦举家从福建省福州市来到腾冲做生意,儿子王辛随后就读于腾冲市中心小学。小学升初中时,杨荣钦一家犯了难:福建地区的教育深受儒家文化熏陶,厦门大学、福州大学都是不错的高校,究竟是把孩子送回福建读厦门私立中学,还是继续留在腾冲读初中?当时,杨荣钦从师资力量、教育理念、学习氛围、教学形式等方面对几家学校做了对比,综合考量后,杨荣钦最终选择了腾冲一中。

  杨荣钦说:“腾冲一中文化底蕴深厚,重视学生的品行教育,教育理念我非常认可。我也关注了近几年的中高考成绩,我觉得一所学校每年都能向社会输送优秀的毕业生是了不起的事情,这些教学成绩我们家长都看在眼里,在这样的环境里培养出来的学生一定不会差。”

  把孩子送进具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学校只是第一步,家长的“苦供”远不止于此。除了早晚按时接送、辅导孩子课外作业这些单纯的供给、支持、后勤保障等,家长最重要的付出还是陪伴。

  陪伴的关键,是让孩子从小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在这个过程中,父母以身作则、言传身教是最直接的方法。黄梓钦今年刚刚考入清华大学,他的母亲杨景波从小就给他灌输一个理念:认真工作是父母的使命,认真学习是孩子的天职,家里的每个人都要各司其职。从小学开始,黄梓钦就养成了极强的时间观念,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永远是主动做作业,从不拖沓。在初中之前,杨景波一直保持着和儿子一起学习的“陪读”状态,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觉得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希望孩子在提出问题时家长随时都能答疑解惑。

  杨景波还说,饭桌交流时间是她与儿子一天中最轻松愉快的时刻。“交流的时候我会察言观色,发现孩子情绪不对,我会站在他的角度先倾听再疏导,不训斥、不说服,以平等的姿态帮助他排解情绪。”

  在杨景波看来,儿子高中时周末偶尔和朋友打球、看电影、吃烧烤都是被允许的。黄梓钦从小热爱运动,杨景波觉得打球既能强身健体,也能在运动中释放压力、提高学习效率。但高三时间紧任务重,很少有机会再到球场,为此,她还专门在家里弄了一个篮筐陪儿子投篮。

  “从初中开始,班主任就要求家长,学生到家后家长不要只顾着低头玩手机,学生做作业时家长尽量不要看电视,这些小细节我们都是照做的。”家长段钦说。

  半个月前,段钦刚刚把儿子段毅涛送到了清华大学,孩子这一走,家里顿时有些冷清。换作平时,儿子一到家,段钦夫妻俩就会主动询问他最近班里有没有发生新鲜事,学习上有没有什么烦恼。这样的交流一来是增进亲子感情,二来也是为了及时掌握孩子的思想动态。

  “朋友式相处”是每位受访家长都提到的“育儿经”。两位清华学子的家长都表示,从来不会拿自己家的孩子和别家孩子做比较,避免给孩子造成压力。孩子考试成绩出现波动时,家长也只是让他们查找原因,及时弥补知识盲区。段钦说:“我从来不要求段毅涛考试拿第一,只是告诉他每次月考进步一点,尽量缩小和前一名的差距。”

  更多时候,家长要当好联系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关键纽带。当觉察到孩子行为上的异样,家长要及时和老师“通气”;如果学生在学校做错事,老师也会赶快和家长联系,尽量把孩子的错误处理在萌芽之中。

  腾冲一中副校长黄苑黎一直强调,在教育上,家庭、学校、社会三位一体,漏了哪一环节都不行。所以在第一次集体开家长会的时候,学校就会告知家长,孩子送进学校不等于进了保险箱,家长也要合理利用课余时间管教孩子,否则五天的学校教育可能毁于双休的自由散漫,产生“五加二等于零”的负作用。

  关于家校共育,腾冲农村中学也做出了很多有益尝试。曲石中学是腾冲一中高中优质生源地,每年超过400余人参加中考,有70人到100人考上腾冲一中,近几年中考升学率仅次于腾冲一中。这一成绩的取得离不开曲石中学实行近四年的“家长体验日”活动。

  据曲石中学教科室主任赵应雷介绍,从2015年开始,学校每班每周安排一名学生家长到校体验,从学生早上跑操、中午就餐到晚上查寝全程参与,了解学校的管理方式、服务方式,与班主任交流关于子女学习、生活、品行等方面存在的问题,针对问题制定相应的教育策略。

  曲石中学学生段聂蕊初三时期分入加强班,学习压力和生活压力大,处在青春期的她陷入迷茫和焦虑,出现厌学情绪。看到这一情况,科任老师卢翠主动告知其班主任,邀请段聂蕊的家长到学校陪她上课、吃饭、睡觉、谈心,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慢慢地,段聂蕊悄然改变了自己的状态,她给自己立下了学习目标——考上腾冲一中。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的她已是腾冲一中高三学生中的一员。

  像段聂蕊一样被家校共育改变的孩子还有很多,无论是学优生、学困生还是问题学生,在得到家长的关心和正确引导教育之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转变。这也不失为“家长苦供”当中的重要一环。

  当前,“家长苦供”已经从物质保障升级为一种文化认知,一种精神思想,一种远见卓识,一种竞争比拼,一种自觉常态。“苦供”所改变的不仅仅是孩子的命运,也改变了家长的命运甚至是一个家庭的命运。

  本报记者 蔡文雯

责编:蒋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