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连载)《朱家璧》第七章 扩建主力(百年征程 峥嵘岁月)

时间:2021-05-24 09:50:44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20

1949年11月,时任云南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司令员朱家璧与战友杨福安合影
“边纵”指战员使用过的刀、枪

  “一支人民的军队”成立后,相对于敌人中央军一个团,保安部队3个营和泸西、弥勒、路南3个县的反动武装的“围剿”来说,这200来人的武装力量还太弱小。这支新生的革命武装力量,面临着生与死的严峻考验。vvv保山日报网

  这是星星之火,一旦熊熊燃烧起来,想要扑灭就没那么容易了。国民党反动派惧怕这星星之火,深知不趁早扑灭将会给他们所代表的封建主义制度带来灭顶之灾。从旧城暴动发生之后,敌人根本不给游击队以喘息的机会,朱家璧到勒革才三天,敌人就接二连三的发动了进攻,规模还越来越大,目的就是要熄灭这星星之火。vvv保山日报网

  敌人来势汹汹,既不能坐以待毙,更不能跟敌人硬拼。朱家璧看清了形势,在延安抗大时对游击战法心有所悟,于是给省工委写了报告,提出跳出外线作战的方案。认为不能等着挨打,毕竟敌人的兵力是游击队的若干倍,硬拼不是办法。要跳到外线作战,用游击战法,和敌人躲猫猫,逮着机会就咬他一口,跟敌人打消耗战。报告送出后,一面等待省工委的指示,一面召集骨干开会,要大家做好跳出外线作战的各种准备。vvv保山日报网

  省工委也掌握了敌26军的动向和意图,批准了朱家璧的方案,并派省工委委员侯方岳同志来到路南,向朱家璧、祁山、何现龙、张子斋传达了省工委指示:目前敌情严重,绝不能死守西山,要逃到外线作战。如敌尾追,则集中优势兵力歼其一部,以挫敌焰。省工委还表示,在与敌人周旋中,调集弥勒西山、路南圭山、路南龙海山、罗平钟山和宣威这几个县的地下武装,归并到“一支人民的军队”中,组建成一支主力部队,形成拳头,打击国民党军队,巩固和扩大南盘江两岸的游击根据地。vvv保山日报网

  有了省工委的指示,司令员朱家璧与副司令何现龙、政委张子斋、副政委祁山一起研究跳出敌人的包围圈,转移到路南县龙海山区作战的方案,决定让柴爱国集中弥勒西山的一部分民兵,公开拉上东山迷惑敌人,掩护主力撤往龙海山地区。刚组建的“一支人民的军队”算是“正规军”,但与民兵并无多大区别,服装也是一样的普通百姓的服装。让民兵将敌人引上东山不是难事,敌人根本就区分不出来。vvv保山日报网

  柴爱国是云南第一支反蒋武装力量“六·六”分队的负责人之一,1947年“六·六”分队成立后,省工委根据革命形势发展的情况,决定“六·六”分队暂时分散活动,将分队主要领导调往外地工作,留下部分党员继续做好武装斗争的准备,柴爱国就是在1947年6月受中共云南省工委派遣,跟随弥泸地委书记祁山一起到路南圭山来的。同来的还有李文亮、冯景行、赵佩兰等20余位同志,分别在矣维哨、普拉河、海宜村、上蒲草、跃宝山等地进行武装斗争的工作。vvv保山日报网

  路南圭山是彝族聚居区,有黑彝、白彝、阿细、彝青及苗族等,受统治者及汉族地主的欺压、剥削、歧视,在反对压迫剥削的斗争中,培养了他们勤劳勇敢、团结互助、吃苦耐劳的精神,有着反抗压迫,要求解放的强烈愿望。工作队员们在这几个村里组建了上千人的民兵组织,与国民党反动派周旋,维护当地群众的利益。祁山回忆:“我们用反‘三征’(征粮、征兵、征税)的口号组织‘兄弟会’‘姐妹会’等群众组织,建立民兵队伍,在弥勒西山区滇胜乡、华荣乡分别建立了党支部,两个乡都建立了民兵大队,村则建立民兵小队或小组。在陆良龙海山区各乡建立了联防民兵武装,还组织了一支机动游击队。在路南圭山区,以蒲草村矣维哨、普拉河、阿路瓦芭茅村为主要据点,分别组织起一批招之即来,来之能战的民兵武装。”vvv保山日报网

  因让民兵将敌人引上东山事关重大,临出发前,朱家璧对柴爱国再次嘱咐:“主力能否顺利到达龙海山,就靠你们这一着了,一定要完成任务!”祁山补充说:“完成任务后,仍回原地坚持工作。”于是乎,朱家璧把“一支人民的军队”集中起来,选了一个有利地形,摆出与敌人决战的阵势,让柴爱国带着一支200人的民兵队伍“诱敌深入”。敌人果然中计,调动所有兵力尾追着上了东山,柴爱国带着民兵与敌人捉迷藏。几天后敌人才发觉上当了,东山上的游击队凭空消失了。只因为这些民兵,拿着枪是兵,回到家是民,已分散撤离东山,回到各自的家去了。朱家璧则带着主力部队安全转移到路南县龙海山根据地,柴爱国按照祁山的指示回到海宜继续坚持工作。vvv保山日报网

  黄波在《跟随朱司令上西山》一文中回忆:“撤离勒克后不几天,我们转移到路南圭山。这里也是地下党经营多年地区,队伍里有许多圭山的彝族子弟。敌人跟到圭山,我们同敌人捉迷藏,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都是蹲山头、歇老林,每天傍晚转移一个地方,白天在山上隐蔽。有时敌人离我们只有二三里,但就是找不着我们,而我们对敌人的行动则一清二楚。每天行军,都看见‘老夏’挎着一条叠好的毯子和一支卡宾枪、一副望远镜走在队伍的前头,第一个是向导,第二个就是他。到了宿营地,他亲自察看地形,部署警戒,和其他领导同志研究敌情和第二天的行动方案。他和战士吃的一样,穿的一样,一样地负重行军,一样地睡在树林里,日晒雨淋,还要谋划部队行动的相关事宜。他的面颊渐渐消瘦下去了,但是仍然精神抖擞、目光炯炯、声音洪亮,走起路来大步有力,俨然一位穿着普通百姓衣服的将军。”vvv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还是一个革命的演讲家,风趣而又幽默。路南籍原地下党员肖鹏至今还记得初次见到朱家璧的情景:“1948年4月上旬,我和殷世耕两人,奉命从普冲游击区到南区松林桥村附近,为弥勒过来的主力部队当向导。与主力部队会合后,一个大胡子高个子首长过来与我们打招呼,称我们为同志,感到很新鲜、很亲切。因为此前我们在龙海山区地下工作的公开职业是教书,村民们只是称呼我们为老师,还很少有人称我们为同志。第二天一早部队集合后,朱司令给我们讲话,他问:同志们,这几天行军累不累?大家回答不累!他又问:同志们翻山越岭出来干什么?大家回答:干革命,打敌人!朱司令接着讲:我们是革命的人民军队,除了打敌人以外,还要学会吃革命的饭,这种饭就是饱一顿、饥一顿,冷一餐、热一餐,生一碗、熟一碗,朱司令又安排我送密信到罗平交地下党刘清,我也因此参加了边纵,走上了武装革命的道路。”vvv保山日报网

  在龙海山区,杨体元(原县参议会副议长)远近闻名。1912年考入云南讲武堂学习军事,1914年毕业后,从炮兵团排长、连长、营长直到上校副团长。参加过护国运动,因对国民党失望而于1926年愤然离开滇军,回马街办学。并组建了一支拥有几百人的联防队,服务于龙海乡民众。1927年招安军(土匪)管绍英部数十人在马街一带抢劫人民,奸污妇女,人民深受其害。杨体元顺应群众和地方父老的要求,将联防队员集中起来除暴安良,将这批土匪抓获,得到当地人民的拥护和爱戴。1929年,中共秘密党员熊从周出任路南县长(1946年被国民党杀害),特委任他为路南县南区自治筹备处主任。这期间,中共云南省委先后派来一批党员到路南进行革命活动,就是通过杨体元以校长、教师身份安插到各学校。杨体元在与地下党员的交往中,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和一些地下党员建立了友谊。vvv保山日报网

  1947年7月24日,路南反动县长杨玉生与地方反动势力相勾结,调集县常备队及团队武装600余人,突然进攻马街,主要目的就是想抓杨体元。杨体元在地下党员朱杰、皇甫侠、杨晓以及马街人民的支持下,打退了县常备队及团防队的进攻,并将武装拉上龙海山,形成公开的武装对抗局面。国民政府省主席卢汉为了稳定云南局势,几次派人招抚杨体元,颁发“爱护桑梓”的匾额,要他解散武装,到昆明任职。杨体元内心矛盾:坚持斗争,怕难以持久;和平解决,又怕误入圈套。中共云南省工委很重视这一事态的发展,指示朱杰、杨晓继续做好杨体元的思想工作,又派其侄子杨守笃配合,坚定了杨体元走革命道路的信心,并与地下党于1947年11月14日,在雨谷村签订《雨谷协定》,在共产党领导下开展反蒋斗争。vvv保山日报网

  1948年4月14日(旧历三月初六),朱家璧到马街后,和弥泸地委书记祁山以及路南县委书记许南波在马街杨晓的家中与杨体元见面商谈。杨晓的父亲杨精华老人,在房外为他们放哨到午夜一点。杨体元的几个主要助手都是共产党员,而向他公开党员身份的只是许南波、杨守笃等几人。由于彼此都诚恳,谈得很顺利,统一了认识,在《雨谷协定》的基础上签订了《马街协议》,其中主要一条就是在联防队中抽调出精干人员组建一支脱产游击队。有人会问,脱产与不脱产有什么区别吗?事实是脱产的游击队已经脱离了“联防大队”民兵性质,可以到异地进行游击战斗。这支脱产的游击队后来由杨体元的侄儿杨守笃率领参加朱家璧领导的主力部队。杨守笃回忆:“1948年春,党组织命我带150余人的队伍加入朱家璧同志为首的‘一支人民的军队’。”vvv保山日报网

  写到这里,我很佩服我们党宣传群众、组织群众的能力;更佩服我党领导人高远的战略眼光,对于革命的每一个阶段的预见性。在这之前,我对滇桂黔边纵队的历史并不了解,对于云南解放战争这段历史也不甚了了。只因我父亲是解放初期的征粮工作队员,参加了昌宁剿匪,听他讲过“边纵”的一些故事,而我在工作中也曾与“边纵”“南下干部”“民青”这些前辈接触过并一起工作过。但不管怎样,“边纵”“南下干部”“民青”,在我的脑海里最初只是三个概念、三个名词,并没有真正了解其中的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百年盛典到来之际,我放下其他事情,研读云南解放战争时期的这段历史,一接触就让我感到震惊,震惊于在当时还是国民党统治区滇桂黔境,竟有那么多的地下党组织在工作,明里暗里的建立人民武装,犹如黑夜里的星星之火,终在黎明前连成一片,燃烧成熊熊烈火,烧毁了整个蒋家王朝。到这时我才明白,在“边纵”“南下干部”“民青”后面是一大群人,一大群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过重要牺牲和贡献的革命前辈。于是以云南人民武装力量创建人之一、我们保山龙陵人朱家璧的传奇人生入手,以此为径而熟悉云南地方党史,学习前辈们崇高的共产主义精神和无私奉献的品德,勇于自我革命,在新征程中老骥伏枥,砥砺前行。vvv保山日报网

  言归正传,在杨守笃率150余人的队伍加入到“一支人民的军队”后,又有宣威“六·六”分队留下坚持工作的柴灿国(后在河阳整训中染病去世)、腾显清等在宝山、格宜一带地区组织1500余人举行反蒋武装起义(称春节起义),在起义队伍中精选180人,转移到路南龙海山加入朱家璧领导的“一支人民的军队”。柴爱国回忆:“同年4月底,接到祁山通知,调我回部队工作,我依依不舍地离开我的第二故乡——海宜,与柴正海一起到了砂锅冲。祁山说,宣威起义部队已经到达,柴灿国、包继攀领着的一批百把人编为第5大队,腾显清领着的一批编入第4大队,你就到4大队任指导员,协助杨守笃大队长扩充队伍。”我们把队伍集中后,也随主力到了弥勒西山,正好赶上司令员亲自指挥的三家村伏击战,西山民兵纷纷起来参战,不少民兵参加了主力部队。vvv保山日报网

  “一支人民的军队”就这样经路南、师宗、罗平沿途集结部队,如同滚雪球一般,每到一地都会有当地的武装力量加入进来,这个雪球越滚越大,到1948年3月底,这支队伍已组建为5个大队、500多人的主力部队。当这支部队到达师宗县境内靠盘江边的阿乃时,朱家璧在这里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军事会议,主要讨论部队的行动指向问题。曾任“边纵”第3支队24团政委、党委书记的杨雷回忆:“1948年3月底,朱家璧率领的武装组建为5个大队500余人,从路南龙海山转移到师宗县龙庆乡阿乃村,在一间民房内,朱家璧召开有部队干部和路南、罗平地区党组织负责人参加的会议。会议由祁山传达了滇工委委员侯方岳到路南听了祁山汇报后作的指示,分析了当时部队面临的斗争形势,对组建主力部队下一步的行动充分交换了意见,最后一致决定先到罗平钟山乡,再返路南龙海山,后南进邱北,由弥勒、路南、泸西、罗平抽调基干武装组建游击队主力,在组建主力部队的过程中相机打击敌人,建立和巩固游击根据地。”vvv保山日报网

  阿乃会议后,朱家璧在师宗打击地霸,消灭土匪,开仓济贫,同时宣传我党建军的宗旨。消息传开后,在痛苦中煎熬的师宗各族人民看到了革命的曙光,龙庆乡的青年何占先、谭世能在朱家璧的号召下,发动组织了一支队伍,编入云南省人民讨蒋自救军为第6大队(又称师宗大队),追随主力部队转战南北。1948年4月18日,朱家璧率部队转移到罗平钟山乡,又有任学源、唐德琨两同志率领中山乡骨干武装约150人(党员44人)编为第8大队。罗平地下党组织还从兴义买回枪弹、药品、毛巾、竹帽、草鞋、油墨、纸张等急需物资共10驮供给主力部队。从此,罗平人民反蒋武装斗争公开化了,武装斗争的发展由中山乡迅速发展到整个东南路,并逐步向全县展开,也影响到附近的师宗、平彝以及贵州境内。vvv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后来回忆说:“罗平是云南地下党有长期工作基础的县,干部和群众对主力部队到来十分高兴,纷纷前来慰问。有些群众看到战士没有鞋穿,就将自己的鞋脱下硬塞到战士手里,战士深受感动和鼓舞。板桥镇镇长张天禄也来看望部队,问我们有何困难,粮食够不够?当得知雨季将到,部队还缺少雨具时,他就和龙岗乡乡长凑钱买了几百顶篾帽送到部队。”vvv保山日报网

  张天禄受中共罗平地下党的布置,于1946年8月担任罗平县板桥镇两面政权的镇长,副镇长张洪逵也是共产党员。一直到1948年3月反蒋武装斗争开始以前这一段时间,做的工作是控制政府基层政权。张天禄说:“我们就这样和国民党对抗还不行,积极组织革命武装自卫。中央军敢来打,我们就打他们的追屁股枪,让他们不敢来。”vvv保山日报网

  1948年4月26日,“一支人民的军队”的“跟屁虫”,国民党第26军579团罗营尾追追至板桥镇,将进攻中山乡。得知敌军意图后,在朱家璧、何现龙指挥下,在四面环山的老鸡场头道口子布下“口袋”,等着国民党第26军579罗营钻进来。当敌人先头部队进入伏击圈时,一战士枪走火,暴露了目标,敌军发觉,掉头就跑。边纵老战士刘清、杨江、王纲正、段一芳在《忆罗盘区的武装斗争》中回忆:“1948年4月26日,敌26军579团罗营,由罗平城进驻板桥向中山乡进攻。我军在朱家璧同志指挥下,以朱部主力为主,中山乡、板桥镇部队配合,在板桥镇的老鸡厂进行伏击。来犯之敌发现地势险要,不敢进入伏地,绕道菜子塘前进,我们奋力追击,毙、伤敌20余人,我方仅受伤1人。敌军不敢深入,又不敢在板桥停留,乃败退罗平城。”vvv保山日报网

  张天禄回忆:“1948年4月28日(农历三月十八),国民党中央军2个营尾追朱家璧到了板桥,在头道口子那个地方与朱部打了一仗。朱部主力到了中山乡,敌人又纠集残部还想尾追朱部到中山乡,朱部在钟山乡的亮口子,老鸡场和菜子塘一带进行伏击,毙敌20余人,俘敌1人,成功退敌……这一仗我部牺牲了老鸡场的黄朝柱,敌人被我击毙多人,便不敢到中山乡,撤离板桥回到罗平县城。县长冯颐生还骂了罗营长,罗营长又折回到板桥镇乐岩村,放火烧了群众的四十多间房子(此种恶行跟日本鬼子有什么区别)。为了报仇,三中队长张学智向我报告说他们要去夜袭罗营。我说你们要去就去嘛!他就带了十多个队员去夜袭,敌人出来警戒刚要进去,我游击队员便开枪射击。头天晚上打死敌人三人,第二天晚上又打死敌人二人。”vvv保山日报网

  在罗平,朱家璧率领部队在当地人民武装力量配合下,不断消灭各地方反动势力:首先清除了中山乡的特务分子彭立柱、杨耀山,巩固了我军的后方;随后在罗平南路解除伪区长李兴斋等反动武装,分化瓦解罗平南路诸侯吴子阶所属孙天寿为首的武装二百多人投向我军,结束了吴子阶在这一地区的武力统治;先后处决了罗平城反动势力的代表程柱庭,东路金鸡乡反动乡长刘正纲,西北路开平乡长黄学敏,摩龙乡长牛景晨,桃源乡长李八,富乐镇长龚三,北路诸侯念金阶,西路诸侯陈受益,龙甸乡反动地主董本章等,收缴大批枪支,罗平地方反动势力全面瓦解。vvv保山日报网

  罗平燃起的武装斗争烽火,使国民党反动派坐卧不安。1948年5月7日,敌193旅长傅亚夫率579团和279团第二营共4个营共1500余人的兵力,在地霸武装配合下,从东、北、西三面合围,妄图把朱家璧部消灭于八达乡、龙岗乡一带。面对敌军的围攻,部分同志产生急躁情绪,主张在罗平与敌军决一雌雄。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朱家璧在大吉登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粉碎敌人合围的办法。张子斋、祁山、何现龙、赵国徽、马仲明等同志都认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要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必须从实际出发,灵活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根据大家的提议,朱家璧提出避实就虚,跳到敌人背后去打击敌人,粉碎敌人“围剿”的方案。这个方案就是兵分两路,抽调主力第2大队和罗平的板桥、钟山、龙岗武装600余人,由刘清率领,佯装我主力,向东绕过块择河,到富源、罗平北部的桃园地区,吸引迷惑敌人;朱家璧和其他领导同志率主力4个大队,和直属中队500余人为左路,隐蔽迂回敌后,奔袭攻克师宗县城,打敌人一个猝不及防,既粉碎敌人的合围,又可扩大我军的影响。vvv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vvv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vvv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