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朱家璧(连载)第二十章 胜利会师

时间:09-13 来源:保山日报网 阅读:17.81k

 333保山日报网

1950年2月20日,解放军2野4兵团进驻昆明。
1950年2月,宋任穷与卢汉握手致意。

  第二十章 胜利会师333保山日报网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向云南进军时,华南分局和滇桂黔边区党委于1949年12月7日向全区发出《滇桂黔边区党委会师指示》,明确提出这次会师的真正意义:“不仅是军事上的会师,而应是思想上以至政策上的会师,又是南下大军与当地群众,南下干部与当地干部的会师。要紧密政治联系、紧密团结合作,这是彻底解放边区以至全西南的重大关键问题。”要求各根据地、游击区党组织、部队向野战军学习,在作战中接受入滇野战军的统一指挥。地方党组织和政权机构要做好群众的宣传动员工作,特别在物资供应、后勤保障方面要保证野战军的供给,从各方面支援解放军野战部队,阻击逃窜的国民党军残敌。333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在《解放战争时期我在云南人民反蒋武装斗争中的一些经历》一文中回忆:“1950年春天,根据滇桂黔边区党委的部署,云南各根据地军民,在各地党组织的领导下,掀起了空前的迎军高潮,热烈欢迎转战南北来到云南的解放军英雄部队。这样的胜利会师,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中才可能出现,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因而是十分激动人心的。云南各族干部和群众对南下野战军充满无限崇敬、信赖和拥戴之情,都把搞好团结会师作为头等大事。”333保山日报网

  边纵各支队将华南分局和滇桂黔边区党委的要求落实在了与野战军并肩作战、追歼残敌的每个战役中,每一场战役都有边纵战士矫健的身影。当敌26军一个工兵营在个旧重要渡口蛮耗修建浮桥时,“边纵”1支队第11团1营配合114师前卫第341团,经两天两夜急行军,于1月15日深夜赶到蛮耗。敌人没想到人民解放军会来得这样快,仓促应战,敌军4个连400余人全部被歼,我军顺利占领了蛮耗渡口。在向卡房推进途中,又接到命令占领中越边境金平县那发渡口。边纵1支队第16团当即回师冷水沟,再经蛮耗南渡红河飞奔金平,于1月23日凌晨,封锁了那发渡口,将正在渡河之国民党滇南八县剿匪总指挥兼金平县长谭其第等三人击毙,生俘其上校参谋长以下70余人。333保山日报网

  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部队大多是北方兵,不熟悉云南的地形地貌,对滇桂边界、特别是滇南地形民情不熟悉,也不了解云南的气候特点,行军中遇到了许多问题。第13军副军长兼37师师长周学义、副师长吴效闵初入云南时,用的军用地图是缴获来的,地名、地形和距离都不准确,有的误差竟有几十公里,常常是南辕北辙。“边纵”战士土生土长,熟悉地形,更善于爬山越岭。野战军与“边纵”各支队汇合后,每个边纵战士都是一幅活地图,不会走错路;每一个战士都是民族工作者,会民族语言,懂民族礼节,在民族地区也能畅行无阻。333保山日报网

  九支队与野战军追击部队是在紧张激烈地追歼国民党第八兵团的战斗中会师的,在野战军的统一指挥下投入战斗,转运伤员,押送俘虏,动员群众支前等。“边纵”老战士赵西、芮自强、杨嵩回忆:“元月24日,我2野13军114团、111团一部先后进抵甘庄坝,两个兄弟部队在此会师,大家格外亲热。当天,野战大军就歼灭了元江东岸的一部分敌人,打通了去元江县城的道路。由于连续行军作战,野战军十分疲劳和饥渴。我们除负责警戒后路,防敌偷袭之外,还积极发动各连打米煮饭,烧开水,送伤员,努力搞好后勤工作,支持野战大军作战。”333保山日报网

  滇南追歼残敌战役结束后,正式的迎军工作开始了。野战军第四兵团一路从广西经开广地区到滇南,庄田、林李明、张子斋到广西南宁去迎接;一路从百色、安龙经罗平到昆明,郑伯克等人从曲靖到安龙去迎接;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经贵阳从滇东进入云南,朱家璧带着警卫排乘车赶到罗平与兴义交界的长底桥与陈赓司令员、宋任穷政委及周保中等同志见了面,随即从陆良去曲靖迎接由平彝入滇的解放大军和西南服务团。333保山日报网

  在罗平县城宿营时,周保中将军,向朱家璧和刘清等人传达了刘少奇同志、朱总司令的指示:“我们来云南之前,少奇同志、朱总司令指示我们,到云南要搞好团结,是团结会师,是团结第一,工作第二;云南地下党的干部、边纵的指战员,南下野战军和南下干部,都要以团结为第一。城市的接管工作,农村工作,边疆民族工作,整编改造起义部队的工作,都要靠我们的团结。团结不好,其他工作也搞不好。”周保中将军是云南大理白族,1945年后担任东北军区副司令员兼吉林省军区司令员,吉林省主席,这次受中共中央调遣回云南,准备搭档陈赓司令员负责云南省政府常务工作。也就是说,此次会师不同于1949年12月31日边纵第一支队、第二支队与起义部队在昆明的会师,也不仅仅是两支军队为了同一个目标从不同的战场走来,在某一个地方见面了,双方握手或是拥抱的会师,这里会师的意义在于怎么样迎接云南解放,建立云南地方人民民主政权,建立起一个社会主义的新云南。333保山日报网

  安龙县是位于桂、黔交界处的一个小县,1950年1月24日,第四兵团先头部队123团以滇桂黔边纵队第3支队22团为向导,由广西百色地区进入安龙;2月1日,陈赓率第四兵团团部及第14军、15军由南宁出发,经百色、册亨到达安龙;2月5日,宋任穷率领的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和警卫部队及中共云南省工委书记郑伯克,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队长刘林元、政委马继孔也到达安龙。刘林元在十年前与朱家璧一起联名向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陈云、副部长李富春呈送了《我们对于将来回云南及滇军中工作意见的报告》,十年后两人再次相见,倍感亲切。333保山日报网

  2月6日,安龙会议在安龙县城草纸街71号原国民党参议会会所召开。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成立中国共产党云南省委员会的决定,由宋任穷任第一书记、陈赓任第二书记,周保中、林李明、郑伯克、刘林元、郭天民、庄田等为省委委员,同时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事管制委员会和昆明警备区司令部,并决定结束中共滇桂黔边区党委和滇桂黔边纵队,所属机构和人员分别并入中共云南省委和第四兵团。333保山日报网

  这些接管云南的准备工作安排就绪后,陈赓、宋任穷将军在2月14日率领第四兵团和“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离开贵州,十几万大军沿着蜿蜒于云贵高原崇山峻岭间的滇黔公路向昆明进发。2月19日,第14军的部队分别取道宜良、丘北进抵昆明近郊,驻在巫家坝和呈贡,其中第40师和第41师将作为参加入城式的部队,代表第四兵团首先与昆明人民见面。333保山日报网

  1950年2月20日,是农历春节的初四,昆明举行了盛大的人民解放军入城仪式,卢汉主席和社会各界代表至市郊3公里外的菊花村迎接,昆明30万市民倾城出动,万人空巷,从而形成了从东郊菊花村起,经拓东路、金碧路、正义路延伸到五华山下,长达几十里的夹道欢迎盛况。沿途五星红旗飘扬、彩旗缤纷,“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伟大的人民解放军万岁”“欢迎卢汉将军起义”等口号此起彼伏。333保山日报网

  菊花村迎军台是卢汉将军提前派人搭好的,卢汉将军穿了一件美式麂皮夹克,提前来到了菊花村迎军台前等候。在红旗簇拥的台子中间挂着一面绣着卢汉诗句“高黎贡山那么的伟大,金沙江水那么的声威,中国人民解放军,我把它们象征您,也把它们献给您”的锦旗。10时左右,远近欢呼声起,几百辆军车从远处公路上飞驰过来,烟尘滚滚。站在第一辆插着“八一”军旗的敞篷吉普车上的是陈赓司令员,第二辆车上是宋任穷政委,紧接着几辆车上是周保中、郭天民以及第14军军长李成芳等将军。333保山日报网

  鞭炮响起,军乐队奏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和《国际歌》,排列于迎军台前和道路两侧的人群热烈地鼓掌欢呼。陈赓、宋任穷等将军大步跨下吉普车,卢汉也快步趋前迎接,由张冲从旁进行介绍。张冲与卢汉是老熟人,都是云南彝族中的著名将领。张冲还是卢汉的老部下,因不满国民党蒋介石的反动统治,于1946年去了延安,这次回来将担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时隔四年后再见面,卢汉非常高兴以后有个老朋友老部下在一起共事。陈赓司令员下车后威武地向卢汉行了个军礼,诚挚地致意;“卢主席辛苦了!”卢汉被陈赓将军这份真诚感动了,也深深地弯下腰与陈赓、宋任穷将军亲切握手,说:“欢迎,欢迎!各位辛苦了!”并把那面绣有欢迎词句的锦旗献上。双方略事寒暄,并和对方其他要员一一握手后,卢汉作为今天迎军的主人客气地说:“请上车吧!城里再见面!”333保山日报网

  与此同时,庄田司令员和朱家璧副司令员也带领身穿土蓝布制服、军帽上缀着布制红五角星的“边纵”部队,从西门进入城内,以示远道来的人民解放军野战部队和坚持云南游击战争的“边纵”兄弟部队在昆明正式会师了。333保山日报网

  进入昆明后的当天下午,陈赓、宋任穷两将军带着一批高级将领去翠湖边的青莲街卢汉私宅,进行礼节性的拜会。随后又是庄田、朱家璧率领“边纵”各支队司令员和政委前往拜访。礼节这样周到,态度这样诚挚亲切,使卢汉非常感动。中共中央不仅安排他担任了云南省军政委员会主席(副主席为宋任穷、周保中),还任命他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委员等要职。卢汉一再谦虚地表示,他的起义应归功于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朱总司令的领导,云南广大人民的支持。此后不久,卢汉就把避居美国的夫人龙泽清接了回来,夫妇俩经常携手散步于昆明街头。333保山日报网

  解放大军入城后的第三天,1950年2月22日,昆明10万余人在拓东体育场举行了盛大的迎军大会,作为新任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的陈赓将军向全市人民致辞:“现在云南全境公开的敌人武装已经歼灭,和平建设时期已经到来,云南目前主要任务是建立革命秩序,恢复和发展生产,开展文化教育工作,为建设新云南、新中国而奋斗。”随后,卢汉、陈赓、宋任穷、周保中、庄田等将军也先后讲了话。这次大会也标志着,从1926年11月7日中共云南特别支部成立开始,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和云南各族人民经过24年艰苦卓绝的英勇斗争,终于迎来了云南各族人民彻底解放的伟大胜利。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云南各族人民在云岭大地上进行的一场深刻革命,经过了艰难曲折、英勇顽强的斗争,云南各族人民实现了企盼千百年的人民当家做主和民族平等的梦想,云南的历史从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333保山日报网

  迎军大会结束后,中共滇桂黔边区党委和滇桂黔边纵队所属机构和人员分别并入中共云南省委和第四兵团的工作也随之展开。对于这一合并,中共滇桂黔边区党委和“边纵”的领导人是有充分思想准备的,也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朱家璧在《解放战争时期我在云南人民反蒋武装斗争中的一些经历》一文中说:“我们在云南边疆多民族地区,按照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完成了配合野战军歼灭蒋军的使命。党中央关于‘团结第一,工作第二’以及建设新云南的指示,是又一个新的战略部署。面对这个新部署,毛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萦绕在我的耳旁:‘夺取全国的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我以共产党员的责任感,决心继续努力,去实现党中央的新部署。”333保山日报网

  回顾滇桂黔边纵的烽火岁月,朱家璧从境外荫蔽归来,在各级党组织的领导和支持下,率79人于弥勒西山勒克村创建“一支人民的军队”,在近三年的艰苦战斗中,在远离党中央的敌后边疆多民族的土地上艰苦奋斗,英勇作战。后于1948年10月,与同在河阳整训的桂滇边部队第一支队合编,部队发展到由云南、广西、贵州三省20多个民族的优秀儿女组成的12个支队(10个支队在云南,每个支队辖2至6个主力团)和2个独立团,62000余人,民兵游击队发展到10万余人。战斗活动遍及滇桂黔三省的147个县,在约2000万人口的广大地区建立起12个成块的根据地,牵制了近15万国民党军队,歼敌近6.1万人,解放了91座县城(云南解放了61座县城);配合南下野战军解放滇桂黔三省,歼灭蒋介石在大陆上的最后残余武装,滇桂黔边纵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为云南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立下了不朽的功勋!边纵指战员有1900余人战死沙场,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鲜血和生命,他们永垂不朽!333保山日报网

  1950年3月,奉西南军区电令,滇桂黔边纵队番号撤销,各支队、独立团,逐步编入云南、广西和贵州军区所属分区部队:边纵独立第二团和第一支队组编为武定军分区;第二支队多数干部转业到地方工作,留队人员编入宜良军分区机关和新一团;罗盘指挥部和滇桂黔边纵队第三支队分别编入云南、贵州、广西省军区所属军分区;第四支队整编为云南文山边防区部队,其中第31团、32团整编为文山边防区独立一团,35、34团整编为文山边防区独立二团;第六支队整编入曲靖军分区、昭通警备区及专署公安处和各县公安队;第七支队第31团改编为保山边防区基干团,第32团为大理分区独立营,第34、35两个团为丽江军分区基干团,骑兵大队为14军军直骑兵大队,编余人员大部分转业到地方工作;第八支队36、37、38三个团,警卫营及暂编总队合编为楚雄军分区主力团,同时抽调730余名干部战士组建县公安队,交由地方公安机关领导;第九支队奉命成立思普边防区,支队所属部队编为边防区基干一团、二团;第十支队第46团先编为蒙自军分区独立团,后又整编为云南军区基干第一团,第47团编为宜良军分区基干团,各县护乡团和大队整编为县公安队。到此,滇桂黔边纵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指战员们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分布在各条战线上,继续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贡献力量。333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这位从云南龙陵县朱家庄走出来,到延安宝塔山下经受了淬火锻炼的青年,在革命的滚滚洪流中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优秀指挥员,先后担任昆明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员、云南省公安厅首任厅长、第14军参谋长、南昌步兵学校副校长及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朱家璧荣获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333保山日报网

  1979年后,党中央决定他在保留军职的同时,先后担任了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后又升任省政协主席,为贯彻落实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促进祖国的统一大业,做了不懈的努力。这种军、地同时任职的情况,在当时是很少见的。333保山日报网

  1980年10月,时任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到云南视察工作,与省委、省政府负责同志见面。当朱家璧走向前与胡耀邦总书记握手时,胡耀邦总书记亲切地对他说:“我们认识呀!是在哪里认识的?”朱家璧回答说:“是在延安,我1938年初离开滇军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党组织便派我进刚创办不久的抗日军政大学,编入第一大队学习,您是我们的政委,曾给我们讲过许多次课。”胡耀邦总书记说:“新中国成立前,你们云南地下党的工作,‘边纵’的武装斗争是有成绩的。请你代我转达,向云南地下党和‘边纵’的同志们问好!”333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在云南省政协主席任上离休以后,回到军队享受副兵团级待遇,本可颐养天年,但他心里装着人民,一心要为贫困地区群众办实事。1990年10月,已届80岁的朱家璧出差到基层去调研的途中突遇车祸,不幸撞成重伤,在与伤病搏斗两年后逝世。遵照朱家璧生前遗愿,其骨灰的一部分撒在了他曾经战斗过的弥勒西山勒克村。1993年11月,中共弥勒县在其骨灰撒放处建起纪念碑;2010年后,又在纪念碑旁建成纪念馆、纪念广场和朱家璧将军的塑像,纪念馆陈列了朱家璧革命战争时期所使用过的生活物品和军用物品。(完)333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333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333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