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朱家璧 第十二章 转战开广

时间:07-05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931

朱家璧ppp保山日报网

第十二章 转战开广ppp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ppp保山日报网

  开广地区,战略地位重要,东面与广西接壤,东北面与贵州毗邻,南面与越南接界,是三省两国连接的三角地带,又是民族杂居地区,阶级关系和民族关系错综复杂。华南分局指示,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回国任务是渡过盘江,到开广地区开辟工作,将桂滇边区、滇黔边区连成一片,牵制在云南的敌军,配合解放大军解放全中国。ppp保山日报网

  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在前委的领导下,突破敌人的无数道封锁线,日夜兼程地向滇东南地区疾进。敌人得知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要渡过盘江,回师开广地区的消息后,将中央军第26军第578团第三营由富宁紧急调赴盘江以南地区,封锁了革勒渡口。与此同时,又派该团第一、第二两个营从西畴尾追纵队司令部和前委,妄图将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歼灭在盘江南岸。ppp保山日报网

  盘江发源于云南,上游为红水河,下游流入西江,是滇桂黔边的一条巨大河流。江宽200多米,流水湍急,两岸耸立着崇山峻岭。革勒村位于盘江以南,靠近江边,这里河面平整,流速缓慢,由于江中大量泥沙沉积,使河床淤泥形成沙洲、浅滩,人马均可以涉渡,故这里被称为革勒渡口。1948年10月31日,前委决定强渡盘江。不曾想战斗打响后,住飞土的一个营赶来增援,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处在被动挨打的地位,出现了伤亡,情况十分危急,采取交替掩护的方法撤出战斗,到预定地点央甫集结,然后转移至小老龙。ppp保山日报网

  面对如此严峻形势,前委在小老龙紧急召开会议,决定放弃渡江,改变原定的行动方案,派张子斋、杨德华、何现龙、祁山等同志到邱北弥泸地区发动群众,组织和发展武装力量,开展游击战争;由庄田、郑纯、朱家璧、黄景文同志率领立功大队到开广地区,同孙太甲独立大队一起,扩大人民武装,开展游击战争,牵制敌人,调动敌人,创造战机,利用有利地形打击敌人。朱家璧在《解放战争时期我在云南人民反蒋武装斗争中的一些经历》回忆:“实践证明,小老龙分兵,甩开敌军主力的决策是正确的。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敌变我变,因势利导,分兵避开敌军主力,保存力量钳制敌入,不拘泥于前委北渡盘江的部署。”ppp保山日报网

  小老龙分兵后,独立大队于1948年10月23日到达砚山与广南县交界的小山村海尾,此时的独立大队除病号留在边境疗养以及在西畴农村开展工作的人员外,全大队只有120多人,严重影响战斗力。好在独立大队的战士多系滇东南地区的子弟,子弟兵回到家乡,父老壶浆相迎,得知人少了,就在珠琳、五珠、阿勐、阿基、珠街等地发动进步青年和贫苦农民参军。加之解放大军在全国战场上节节胜利,一经动员,群众就三五成群地扛着武器前来加入到独立大队中。另有砚山、广南地下党组织反蒋非党武装于八月攻打砚山县城,失利后就地隐蔽,此时亦响应号召纷纷归队。又有愿向人民靠拢的统战人士,带领所掌握的武装前来会合。仅半月时间,独立大队就发展成为一支有八种民族参加的300多人的队伍,活动在砚山、广南、西畴、丘北一带。ppp保山日报网

  这是一支名副其实的“民族支队”,八种民族的子弟在部队里,每个子弟后面都有一个家庭、一种民族作后盾,这样的鱼水关系、子弟兵和人民的关系,打仗能不胜么!由此想到国民党中央军,军官大多是军校毕业,有的在抗日战争中身经百战,成为抗日名将永载史册。有人会问,为什么这些抗日将领在抗日战争中能打胜仗,而到了解放战争就成了败将。这是因为抗日战争是全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是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在中国共产党的倡导下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人民群众不分党派,只要是抗日的军队都给予全力的支援,这才有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日本战败投降后,国民党反动派要建立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权,蒋介石要维护他的独裁统治,盘剥欺压百姓,显然不得人心。即使是杜聿明、宋希濂这样身经百战的抗日名将,率领的部队全是美式装备,比抗日战争时期的装备好多了,但没有了人民的支持,在解放战争中也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因为,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ppp保山日报网

  迅猛发展的独立大队使敌人极度恐慌,派出保安一团三营(因安康任营长,亦称安营)在广南地霸车骑骝反动武装百余人配合下,从文山经砚山向广南推进,纠集广南县县长王佩伦地方反动武装500余人到珠琳一带阻堵,妄图将独立大队一举歼灭。面对这种严重情况,是打还是走?一部分同志认为部队才扩充,缺乏战斗经验,主张撤离;但大部分同志认为,如果畏惧害怕,不敢打仗,敌人的气焰就会更加嚣张,独立大队就会陷于不利的境地,还会影响群众对我们的信任。孙太甲采纳后一种意见,决定选择群众基础好、地形险要的广南珠琳乡拉狗塘设伏待敌。ppp保山日报网

  1948年11月9日,队伍出发了,但天气很糟糕,一夜的寒风冷雨,泥泞路滑,伸手不见五指,还不准弄出响声,连咳嗽也要得用手捂住嘴,生怕暴露了行踪。到拉狗塘二十里路,部队摸索走了一夜,终于在天亮前到达拉狗塘。这是一个狭长的谷地,两边山上长满茅草和灌木,谷中横宽约100米,是一个很好的“口袋”。前委书记庄田在《逐鹿南疆》一书中回顾了这次战役:“第二天黎明,遍地铺满寒霜,战士在孙太甲大队长的率领下,踏着寒霜和晨曦, 火速进入预定的伏击地点拉狗塘。他们像猎人狩猎一样,耐心地等待着敌人的到来。可是,等待了一天,却不见敌人的影子。第二天,他们又照样等待了一整天,还是不见敌人到来。云南高原冬天的夜晚,天气十分寒冷,战士们衣着单薄,再加上不食不饮,冻得直打颤颤。但是,他们并没有气馁,更没有怨言,战争考验着每一个人的革命意志。他们一直等到第三天的上午,敌一个营人马从前面开来了 。”ppp保山日报网

  只不过敌人也是狡猾得很,行军时一条线,而不是一窝蜂。当敌人先头部队都已经走出伏击圈十几人了,后面的敌人还没完全进入伏击圈。这样也好,把敌人切成三截,分开了打。战斗打响了,山谷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敌人遭到突然打击而乱成一团,但不久就组织反攻,都被打了下去。敌营长安康被机枪手一个点射打翻在地,中队长邓德邦捉住了受伤倒地的安康,逼他下令所有敌军缴械投降。ppp保山日报网

  拉狗塘战役全歼敌保安1团第3营,毙、俘敌正副营长以下300余人,缴获机枪14挺、长短枪200余支、手榴弹400余枚、电台1部及大批军用物资。最先走出伏击圈的敌副营长所率的17人自以为逃脱,窜至拖白泥村,却被独立大队回家探亲之小队长王鹤生带领几个民兵将其歼灭。唯有作为后卫的车骑骝所率地霸武装尚未进入伏击圈,听见前面枪响掉头向后就跑,暂时保住了命。ppp保山日报网

  拉狗塘伏击仗对于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转战开广是关键的一仗,打乱了敌军的部署,鼓舞了部队的士气和群众的斗志,增强了胜利的信心。特别是在群众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很多青年更是积极参加到独立大队中来,队伍进一步壮大。朱家璧对拉狗塘战役这样评价:“小老龙分兵后,我们留在广南的独立大队与当地人民群众紧密结合,抓住有利战机,在拉狗塘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全歼敌保安第1团的第3营。拉狗塘伏击取胜,在开广区是关键的一仗,为打开滇东南地区的新局面创造了条件。独立大队和参战的广南游击队,武工队,在兵力不多,装备较差的条件下歼敌1个营,是一个成功的战例,缴获了很多武器装备。孙太甲等一批同志在实践中得到锻炼,逐步成为我军优秀的指挥员。”ppp保山日报网

  拉狗塘战役后,庄田、朱家璧率立功大队于11月中旬在珠琳与独立大队会合,根据斗争需要,将独立大队、砚山游击队、武工队以及新发展的部队合编为第七支队,下辖6个大队,共900余人枪。支队长孙太甲,政委陆琼辉,副政委牛琨兼政治部主任。ppp保山日报网

  敌为报保安团“安营”被歼之仇,派遣中央军第26军579团前来。579团自恃在盘江成功堵截前委和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渡江而沾沾自喜,有些骄狂了。庄田、朱家璧于12月4日在广南五珠乡蜡梅树村召开会议,分析了敌人骄傲轻敌,求胜心切的情况,决定分兵活动,指示第7支队第三大队继续向广南推进,到砚山、经西畴、麻栗坡,再折回,牵着敌人的牛鼻子兜圈子,“前委”则率领立功大队和第7支队大部南下西畴。ppp保山日报网

  为策应“前委”行动,健康大队200余人在周楠、唐才猷、岳世华率领下,也于12月上旬进入云南境内,沿边境线向西活动。17日,乘敌边境线上兵力空虚,在马关武工队、民兵配合下,于11月17日拔除马关门户瓦碴和船头两个据点,秘密潜入马关县城,在统战对象马关县参议长、教育局局长刘碧卿策应下,以“商讨防共紧急事宜”为名,将敌代理县长欧阳河图和城防大队长“请”至刘碧卿家中,迫其下令所属部队缴械投降,不费一枪一弹解放了马关县城,缴获轻机枪两挺,长短枪80余支。这是边纵从河阳整训回来后打下的第一个县城,对敌人是警戒,对人民群众是鼓舞。ppp保山日报网

  解放了马关县城,健康大队又向古木地区推进,直逼文山县城。敌26军579团、保安2团驰援文山。健康大队在麻栗坡、西畴武工队和民兵的配合下,攻占麻栗坡新街,老街,击毙国民党麻栗坡特别区党部书记长邓永福,吓得麻栗坡少将督办谢崇琦弃城逃跑。12月1日,健康大队率麻栗坡武工队攻克麻栗坡县城,缴获六O炮1门,机枪两挺,步枪40余支及弹药一批。就在健康大队连夺两县城之际,12月6日,西畴护乡大队30余人袭击西畴县城,国民党西畴县长杨履坤率部弃城而逃,护乡大队进占县城,西畴县城亦告解放。ppp保山日报网

  12月上旬,庄田、朱家璧率立功大队和7支队大部南下西畴途中,获悉麻栗坡督办谢崇琦率1个保安连和1个巡缉中队以及属员眷属,于12月12日窜至砚山蚌蛾,正向昆明方向逃跑。当即命令邓德邦带一个大队100多人与六诏民兵30多人抄小路直插兔董,埋伏于离兔董村东面约三、四里的山地道路两侧;孙太甲率一个中队集结于六诏附近,配合第一中队行动。 2月7日,谢崇琦率部进入邓德邦大队的伏击圈,虽有抵抗却成不了气候,100多人被击毙,谢崇琦以下50余人被活捉,缴获六O炮2门,轻机枪3挺,长短枪50余支,子弹5000余发。ppp保山日报网

  12月8日,将谢崇琦押解去西畴途中,不期与同是弃城逃跑的国民党西畴县县长杨履坤所带的100多名武装人员相遇,杨履坤成了谢崇琦的催命鬼。押解谢崇琦的七支队战士与杨履坤部交火,谢崇琦以为机会难得,趁乱跳下路坎逃跑,却被押解战士一枪击毙。ppp保山日报网

  兔董伏击战的胜利,给国民党南京政府极大的震撼。国民党《中央日报》先在1948年12月17日发表简讯声称:“……职员多数弃职逃离,印信于谢督办被俘时遗失。”然后又在1948年12月21日于报上发了简讯:“麻栗坡督办谢崇琦于本月八日在西畴县属炭果地方,被朱家璧匪部杀害,有关警局据报已饬该地驻军寻觅遗骸装殓中,又新任督办汪佩清已于文山启程赴任。”这个有着少将军衔的督办被击毙后,群众拍手称快,地方上的反动势力更感惊惶了。ppp保山日报网

  保安团败绩屡屡,敌人甚为恼怒和不安,派敌26军578团3个营,兵分3路向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扑来,认为不是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有多厉害,而是保安团太窝囊,讥笑保安团“全是饭桶”,是“运输队”,地方官是“怕死鬼”,吹嘘很快就会“一举歼灭”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主力。事实上,敌578团也有骄傲的资本,原是第五集团军48师摩托化步兵团,下辖3个营,每营有3个步兵连一个机炮连,系国民党中央军嫡系精锐部队,装备较好,在盘江弥勒渡口阻止了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过江,气焰更为嚣张。ppp保山日报网

  庄田、朱家璧率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于12月12日到达边境麻栗坡梁子街一带,敌26军578团两个营追至,第二营经平地塘迂回包围梁子街,第三营经芹菜塘对梁子街正面攻击,企图分进合击。朱家璧回忆:“我们在剌东平接到中央军前来的情报。我们分析,进犯敌军倚仗精良的武器装备,趾高气扬,正好利用其傲慢情绪,集中力量吃掉他一路。具体部署是:由朱家璧带着纵队机关和1个大队,大张旗鼓地吸引着敌军向梁子街前进;由庄田带着立功大队和7支队在芹菜塘设伏歼敌。为实现歼敌计划,我们还安排统战人士董马乡长一面应付麻痹敌人,一面给我们传达情报。敌中央军果然被我们牵着鼻子走。”ppp保山日报网

  芹菜塘是一长条洼地,长约两公里,中间宽约一、二百米不等,两边是不高的石头山岗,葱绿秀丽,山势也不险峻,在敌人的军事操典上恐怕不会列为打伏击的理想的地方,选择这样的地形,正好麻痹敌人。12月14日拂晓前,部队进入阵地隐蔽起来,等了一上午也不见敌人到来。到了下午有情报来了,敌人要在董马休息一天。接此情报后,立功大队和七支队也于天黑时撤到附近的一个小村子宿营,第二天天未明部队再次进入芹菜塘设伏。ppp保山日报网

  按说这天是董马街子天,庄田、朱家璧率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在芹菜塘设伏的消息很容易泄露,可敌人在人民面前就是聋子、瞎子,既听不到也看不见,没有人愿意把情报透露给敌人。上午十二点多钟,578团第三营由营长黄鹤麟带领着来了,朱家璧率部按原计划在梁子街打了一阵就佯装怯阵撤走,把敌军引入芹菜塘伏击圈。ppp保山日报网

  过程就不多说了,只说此役计毙敌营长以下118人,伤敌60余人,俘敌130余人,缴获八二炮、六O炮各3门,重机枪3挺、轻机枪23挺,长短枪300余支及大批弹药物资。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也有班长梁朝德、警卫员李平、卫生员黄碧珍和一名战士共四人,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ppp保山日报网

  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从河阳回师云南后,虽然经受了严重减员,战士体质偏弱,“闷头摆子”并未完全根治的困难,又有洛业沟战败的教训,但在开广地区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很快恢复建制,队伍一天比一天的壮大,仅仅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兔董、拉狗塘、芹菜塘三战三捷,连拔马关、麻栗坡、西畴、广南、砚山五城,全歼敌正规军两个营,粉碎了敌歼我军于盘南的图谋。前委在广南召开会议,决定渡江北上,由庄田带着立功大队,从猫街过江,到罗盘区活动;朱家璧和黄景文从甲依过江,打通盘江两岸通道,回到弥泸区活动。实现了华南分局要求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渡过盘江,到开广地区开辟工作,将桂滇边区、滇黔边区连成一片的要求,打开了滇东南地区的斗争新局面。ppp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ppp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