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朱家璧(连载) 第九章 打下广南

时间:2021-06-15 09:20:52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21

   朱家璧(连载)www保山日报网

  第九章 打下广南www保山日报网

  www保山日报网

边纵一支队立功受奖战士合影

  □ 王琨楼www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与同张子斋、唐登岷、马仲明从境外荫蔽回来,从石屏带着78人枪到了路南圭山,于1948年3月组建“一支人民的军队”,在各县地下党的支持下,朱家璧以过人的胆略,游击战的指挥艺术,虚虚实实,声东击西,极大地调动了敌人,到1948年6月,经过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发展到1000多人枪。三家村战斗后,部队转移到泸西县的东山,从飞土渡口渡过南盘江,到达丘北县舍得村,为了便于指挥和管理,决定对部队进行整编。www保山日报网

  由于“一支人民的军队”政委张子斋、副政委祁山到昆明给省工委汇报工作还没有回来,朱家璧与副司令员何现龙研究后,决定将部队编为三个支队九个大队:第一支队由何现龙兼支队长,李荣兴任副支队长,下辖1、2、3大队;第二支队由朱家璧兼支队长,龙光明任副支队长,下辖4、5、6大队;将陆良和罗平县中山乡的武装编为第三支队,由杨体元任支队长,张天祥任副支队长,许南波任政委,下辖7、8、9大队。www保山日报网

  整编不仅仅只是组织上的健全,朱家璧更重视我们党的建军原则,包括在统战滇军期间,朱家璧就非常重视部队的政治工作和文化工作。在这次整编中,朱家璧更是在部队中建立了完善政治工作制度,由党的领导骨干分别担任支队政治委员、大队教导员和中队指导员。小队里设政治工作员,班里设政治战士,由党员或“民青”骨干担任。健全民主集中制,各级政治工作干部与军事指挥员,在重大问题上共同讨论决定,向党负责。党的意图和重要决定通过军政干部和党员、“民青”成员的活动去实现。部队的纪律和战斗行动,都建立在干部战士高度自觉的基础上。www保山日报网

  部队整编完毕,张子斋、祁山也从昆明回到邱北城郊,向朱家璧传达了中共香港(华南)分局的指示,要求把滇东南的部队带离云南,到广西靖镇区去与桂滇边部队会师整训,省工委已决定执行。www保山日报网

  滇工委还要求,部队在南下桂西途中,要积极寻找战机打击敌人,扩大我军影响,推动游击战争的发展。朱家璧根据广南县位于云南省东南部,在文山州东北部,地处滇、桂、黔三省(区)交界处,是滇东南重镇,有我党很好的工作基础,于是决定攻打广南县城。www保山日报网

  广南县防卫队是一支由地下党掌握的武装。队长孙太甲,1918年11月13日生于广南县五珠乡五珠街,1946年4月从黄埔军校第五分校就读军事学科学满肄业回到广南,经地下党杨宇屏同意后任了防卫队长,将反动骨干和不可靠的人通过合法手段清理,安插杨永宽、邓德邦、俞明洋等人到防卫队里。1948年初,孙太甲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www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派牛琨与孙太甲联系,命其策应部队进攻广南。www保山日报网

  部队按预定计划先挥师东指,向广西方向开进,迷惑敌人。然后一个大转弯南下,隐蔽急进,突然于6月22日深夜兵临广南城下。当部队从北门发起进攻时,县防卫大队已由孙太甲带着到黑支果歼灭一支恶霸武装去了,也就是说,城里的防卫力量大减,仅有县长王佩伦临时调集来的民团和地霸武装。不但如此,孙太甲还安排留在县城的内应小分队把北城门打开,迎接自救军入城。www保山日报网

  攻城过程中还是遇到了敌广南县县长王佩伦和他弟弟带领的地霸武装的顽强抵抗,“一支人民的军队”已经有了在师宗县城进行巷战的经验,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逐个地攻击和占领敌人的据点。在人民群众支援下,战士英勇冲杀,终于迫敌逃遁,占领了县城,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www保山日报网

  部队在城里进行了广泛的宣传活动后,当晚即撤离县城,转移到黑支果,与在那里等候的郑敦、岳世华、孙太甲所率县防卫大队会合。防卫大队参加主力部队,编为独立大队,孙太甲任大队长,陆琼辉任教导员。www保山日报网

  在参加攻打广南城战士所有回忆中,我们发现俞明洋对朱家璧的印象最为深刻。俞明洋第一次见到朱家璧是这样的:“返回北门叫防卫队士兵回驻地昊天阁吃早饭时,即在城楼上看见一个年约30多岁,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但身穿便衣,脚踏草鞋,头发胡须较长的人坐在砖头上,用手从麻布袋中抓冷饭吃。他看着我笑笑,我也看着他笑笑,心想:从年岁个头上看,可能是个大队长,但从穿着举止看,只可能是个小官。他们自圭山、西山武装暴动后,克师宗、攻丘北一直是长途行军打仗,连胡子都顾不上刮,真够辛苦的呀!当我走近他,他便问我:小同志(我当时18岁),你知道粮食和武器弹药仓库在哪里吗?我回答说:就在南门附近。他说:你带我们的部队去那里好吗?我答:为了准备起义的事有好几天没有睡觉,太疲倦了,现我们要回去睡觉了,你们去南门问老百姓就找到仓库了。说后我转身大叫:防卫队的人赶快回去吃了早饭就睡觉。当我带着士兵刚走了不远,他的警卫员李克武追上来:我们首长请你转回去,他有话要对你说。我惊奇地问:你们首长是哪个?就是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他回答说。我带着怀疑的口吻再问:那个就是你们首长?他点点头。我又问:是老段(朱家璧),还是老李(张子斋)?他说:是老段(朱家璧)。起义前,杨宇屏个别交代我,见到朱家璧司令员、张子斋政委、何现龙副司令员、祁山副政委,不能喊真实姓名和职务,只能分别叫老段、老李、老熊、老祁。天哪!原来是朱司令员,我怎么这样冒失。我不容犹豫就跑转去:你原来是老段(朱家璧)同志,请不要再吃冷饭了,跟我到防卫队部去洗热水,吃热饭吧!另外,我会派人带部队去仓库的。他们跟着我走,一路上我都在想:他们这些领导人的穿着确实有损领导形象和尊严。来到昊天阁,我把他们安排在我们平时办公的小楼上,并叫士兵把准备我们吃的白米饭、猪肉、白菜汤等摆在桌上请他们跟几位领导一起吃,几个警卫员则安排在楼下大院子里单独吃。谁知,他们几位领导都与警卫员一起吃饭。我提醒老段(朱家璧):我们另外安排警卫员在楼下吃。老段(朱家璧)笑着对我说:我们通常都是在一起吃饭。不由得,我的心里又增加了几分好奇。www保山日报网

  “饭后,广南地下党领导人之一的陆毅也来到昊天阁,与他们共同研究打土豪分粮食、开监放人、召开群众大会的事。到休息时,我不解地问老段(朱家璧):我们是官兵分开吃饭,这样才显得军官的威严,你们却是官兵一起吃饭,官的威严就不在了,怎么带兵呀?他和颜悦色地解释: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叫人民军队,它与国民党军队有本质上的不同;人民军队来自人民,为人民服务,为解放广大劳动人民而战,官兵在政治上一律平等,只是在职务上分工不同。国民党军队服务于官僚、地主,它欺压人民,它的军官压迫、剥削士兵、等级森严、所以不能打胜仗。老段(朱家璧)的这一席话,对刚参加游击队的我有着十分重要的教育意义。”www保山日报网

  在年轻的地下党员俞明洋的叙述中,最令人动容的是“在城楼上看见一个年约30多岁,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但身穿便衣,脚踏草鞋,头发胡须较长的人坐在砖头上,用手从麻布袋中抓冷饭吃”这个细节。谁能想到,这居然是“一支人民的军队”的司令,攻破广南城了,却坐在城头吃自带的冷饭。要在国民党军队,一个团长无不是前呼后拥的跟着一大拨人;作为一个城市的占领者,绝对是打家劫舍,搜刮民财中饱私囊。而“一支人民的军队”在朱家璧及其他同志的领导下,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作为铁的纪律予以执行,自己更是率先垂范。www保山日报网

  再就是官兵关系,俞明洋认为“官兵分开吃饭,这样才显得军官的威严”,但朱家璧却和战士们一起吃饭,还为朱家璧担心:“你们却是官兵一起吃饭,官的威严就不在了,怎么带兵呀?”朱家璧给这个刚参加“一支人民的军队”的小战士解释,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是官兵平等的。正如俞明洋所说,朱家璧的所言所行,对刚参加游击队的俞明洋有着十分重要的教育意义。从俞明洋的自述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个年轻可爱活泼的小战士,而朱家璧对这个年轻战士的言传身教的影响则是刚刚开始。www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率领主力部队翻山越岭于1948年6月下旬到达里达乡。里达乡地处中越边境和滇桂边界,四面群山环抱,中间是一个狭长的小坝子。1931年至1937年,邓小平同志领导的红七军一部曾在富宁、里达、黑支果一带活动,留下革命火种。当地人民一听红军来,如大喜临门,热烈欢迎。司令部和一支队驻里达镇上,2支队的4、6两个大队驻离里达约5公里的黄草坪,5大队驻离里达15里的一个小木匠山村。www保山日报网

  1948年7月1日,部队在里达召开了建党27周年的庆祝大会,在会上正式将“一支人民的军队”的番号更改为“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1纵队”,确定了纵队领导干部名单:司令员朱家璧、副司令员何现龙、政委张子斋、副政委祁山。这是省工委1948年6月在昆明西山高峣召开扩大会议上决定的,但因战斗频繁,一直未正式宣布。www保山日报网

  将部队番号定为“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是根据党中央关于在蒋管区发动农民武装斗争指示的精神,结合云南的实际情况确定的。中央指示滇工委:斗争口号不忙马上将下一步的目标揭出,而应多从为人民为生存而斗争的口号着想,以利于发动群众进行斗争。尤其是在组织上,开始不要铺张门面,过分刺激敌人反易招致敌人过早过大的打击。从这一策略思想出发,滇工委决定用“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的旗帜号召组织队伍,以获得各族人民的广泛支持和各阶层的拥护。www保山日报网

  黄波对此非常感慨:“从一支人民的军队的诞生,到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成立,这是云南革命武装斗争初创和发展时期,也是最艰苦的时期。敌人在云南有两个正规军、十多个保安团,敌我力量不成比例,装备上无法相比。革命武装斗争刚发动,敌人就调动大批兵力,对一支人民的军队进行围追堵截,妄图把革命火种扑灭。我们的大多数指战员都缺乏武装斗争的经验,没有经过军事训练,连起码的军事技能都没有掌握,一参军就投入战斗。随着部队的扩大,离开党的工作基础较好的盘北地区后,供给越来越困难。在半年时间里,没有给指战员发过一分钱的津贴、一块肥皂、一条牙膏,更不要说服装了。……作为一支人民军队的主要领导人和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的司令员朱家璧以及其他领导同志,在供应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同大家吃同样的饭,穿同样破旧的衣服;同大家一样生虱子、长疥疮、打摆子。朱司令员的亲密战友、爱人兰玲(罗莉英)同志,还在与敌人的战斗中献出了生命。领导同志们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在生活上同广大指战员同甘共苦,极大地鼓舞着大家去英勇战斗,战胜困难。许多同志说,同这样的领导人在一起,我们有信心。”www保山日报网

  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1纵队成立后第二天,也就是1948年7月3日,敌第578团1个营伙同富宁伪县长李匡时调集民团约2000人,于上午九时向自救军发起突然袭击,妄图打掉我指挥机关,消灭我军主力。因为事先没有得到情报,部队多数都被派到周围的村寨去发动群众、征集军粮去了,一时难以收拢。敌军抢占了里达镇东北的山头,居高临下,向里达街猛扑过来,仅有纵队直属分队和独立大队、第8大队留守里达,情况十分危急。www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指挥留守部队抗击敌军的攻击,一方面由何现龙、祁山率部抢占另外几个制高点;一方面派人联系外围部队迅速赶回参战,夹击敌军。自己则身先士卒,率队守住街口,挡住敌人。敌人的此次突袭,与马场失利那次情况差不多,都是在没有任何情报的情况下,遭遇了敌人的突然袭击,但朱家璧已经有了反突袭的经验,最重要的是这次部队是分散行动,完全可以对敌人形成内外夹击的态势。朱家璧利用这一优势,在敌人有充分准备的进攻面前,将不利因素变为有利因素,最终打败了敌人袭击。www保山日报网

  今富宁县里达镇龙泉街39号原为粤东会馆,是召开建党27周年纪念大会和宣布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成立的地方,为纪念这一重大事件,该旧址1997年被列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关于里达战斗的过程也有全面记述:"关键时刻,朱家璧命令各个大队快速收拢,加强防御,坚决抗击敌人进攻。同时命令孙太甲率独立大队火速前往西面主要阵地加强防守。孙太甲命令第一中队邓德邦率队守住西街口,阻击敌人;第二中队长杨飚率队上里达后山,占领高地;第三中队长俞明洋率队上西南面主要阵地。待敌军进入射程,交叉火力猛烈射击,20多具敌尸滚下山坡。敌人退下后,孙太甲重新配备火力。待敌人第二次进攻,又是一轮扫射,逼敌狼狈而退。独立大队英勇奋战,连续打退敌军数次进攻。此时,分头深入村寨的兄弟大队纷纷返回原地,加强防御。双方对峙到天黑,敌人往东边撤退,自救军往西边转移到茅草坪,继续向桂西方向转移。此战,敌伤亡80余人,自救军伤亡30余人。www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www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