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朱家璧(连载)第十八章 驰援昆明

时间:08-23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2.15k

 xxx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xxx保山日报网

  第十八章 驰援昆明xxx保山日报网

  到1949年11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所向披靡,贵阳、重庆相继解放,云南各地要求和平解放的呼声更加高涨。在城市里,工人、学生、街道居民都纷纷走上街头,撒传单,写标语,举行集会游行,要求民主;在广阔的农村,革命活动也很活跃,人民要求解放的呼声震动三迤。卢汉也在为起义做着各种准备,用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的权力,把中央军驻在安宁的第26军石补天师调往滇南,消除障碍;以贵阳局势紧张为由,把驻在云南境内的中央军第89军调到贵阳;李弥的第8军开进云南,卢汉只允许他们驻扎宣威、昭通一带,不许接近昆明;在全省范围内停止征兵、征粮,拒绝国民党国防部和西南长官公署等单位移驻昆明。xxx保山日报网

  12月7日,长期在蒋介石身边担任要职,在民国的政治舞台上纵横捭阖,被称为“蒋介石的怀刀”的张群,奉蒋命飞来昆明,要把国民党的国防部等重要军事机关搬来昆明,卢汉不答应。12月9日,张群再次飞来昆明,卢汉认为这是千载一时之机,毅然决然地作出起义的决定。xxx保山日报网

  为了迷惑蒋介石在昆军政人员和特务的耳目,卢汉于当天下午在私宅大摆筵席,宴请美国驻滇领事陆德瑾、英国总领事海明威、法国总领事戴国栋,汽车盈门,宾主尽欢,使一般局外人不会料到会有什么突然的事变发生。晚九点,卢汉假借张群之名召集蒋介石嫡系军政领导和特务头目在卢汉公馆开会,余程万、李弥、沈醉和宪兵副司令李楚藩、宪兵司令部参谋长童鹤莲、空军第五军区副司令沈延世、师长石补天等按时到会。按往常卢汉会提前等候并问候与会的人,这次很反常,九点半了还不见卢汉出现。与会者等得不耐烦了,不断地看看手表又看看门外,石补天站起来正想走出去,警卫营长龙云青大踏步走了进来并大声喊:“举起手来,不准动!”在十几支手枪的威胁下,这些将军们手足失措,举手缴械,被押解到五华山光复楼扣押。与此同时,住在卢汉新公馆的张群,也被两个警卫搜查缴械,扣留在住所里。xxx保山日报网

  9点50分卢汉驱车上五华山。10时正,卢汉在光复楼的电话总机上,通过广播向全省各族人民宣布:“兹为保全全省1200万人民之生命财产,实现真正和平和民主统一起见,特自本日起脱离国民党反动中央政府,宣布云南全境解放。”并向各机关部队发布命令:“第一,国民党驻滇的中央各部队应明白大义,停止抵抗,一律驻在原地,听候中央人民政府改编;第二,驻滇人民解放军或民间义勇自卫军,应驻扎原地维持地方秩序,听候中央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处理;第三,各专员、县长应坚守岗位,照旧维持地方秩序,听候人民政府接管;第四,全省民众应各安生业。倘有不遵命令,乘机扰乱破坏,损害人民利益者,定予严惩,决不宽贷!”xxx保山日报网

  第二天,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从北京发来贺电:“通电敬悉,极为欣慰。昆明起义,有助于西南解放事业之迅速推进,为全国人民所欢迎。”起义的喜讯像春风一样传开了,全省各地群情振奋,奔走相告。原来处在紧张状态的昆明市,顿时出现了生机勃勃的新景象,商店开门,张灯结彩,家家户户挂出了五星红旗;大街小巷,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青年学生在街上扭秧歌,高唱《东方红》,欢庆云南和平解放!xxx保山日报网

  卢汉起义,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一个梦破灭,岂会甘心,任命李弥为云南省主席,汤尧为陆军副总司令,曹天戈接替李弥任第8军军长,彭佐熙接替余程万为第26军军长,命空军第三大队集结海口待命,要从昆明周边向城区发动进攻,扼杀云南起义,于是有了昆明保卫战。xxx保山日报网

  卢汉也不是吃素的,为了保卫昆明,命警备司令部征调西南公路局、云南汽车公司、西南运输司令部汽车兵团的汽车共300余辆,前往大理、保山运暂编第12军先头部队进至一平浪、禄丰、安宁集结待命;电令宣威县长邱秉常、沾益县长张国梁组织地方武装,联系第6边纵支队,破坏第8军运输线;起义部队暂编第13军39师在呼马山、牛街庄、小板桥一线进入阵地,第40师在金殿等地一线进入阵地,抗击敌第8军;第39师担任东南郊守备,抗击敌第26军;边纵第9支队41团进驻海口,保卫兵工厂;第38师担任城区防备。xxx保山日报网

  12月16日,国民党军队在步、炮配合下于拂晓开始攻打昆明,空军轰炸机轮番轰炸五华山省政府,陆军总部前进指挥所及警备队、通信队随第8军前进。下午在昆明外围,敌第26军先头部队在炮火掩护下,向暂编第13军第39师跑马山前沿阵地发起攻击。12月17日,国民党第8军在空军掩护下,从金殿、黑龙潭方向侧击暂编第40师。xxx保山日报网

  从敌我力量对比来看,在云南境内的敌军共有八万余人,且装备精良。而卢汉起义部队仅有敌军的一半,大多还是才参军几个月的新兵,又无炮兵等重武器,因此,卢汉对蒋军反攻昆明甚为忧虑。12月18日,卢汉致电刘伯承、邓小平,报告昆明保卫战已经开始,请求解放军迅速给予增援。电文称:“(一)昆明南面之敌于昨夜十时蠢动,保卫战已开始。(二)已与贵阳杨主席取得联络,仍盼转饬勊日挥军西进。”刘伯承、邓小平收到电报,即令驻贵州的二野第五兵团第四十九师疾进云南,驰援昆明:令第四兵团提前进军云南。卢汉收到陈赓、宋任穷兵团“已向云南全速开进”的消息,自是放心了不少,但悬着的心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来,期盼着朱家璧率边纵主力到昆明坐镇,并请求刘伯承将军和邓小平政委同意。xxx保山日报网

  中共云南地下党这时候还没有公开,滇桂黔边区党委副书记兼边纵副政委郑伯克从杨青田那里得知卢汉急切盼望中共地下党方面能迅速调朱家璧的部队来支援。卢汉不知道朱家璧在哪里,就是省工委副书记郑伯克与朱家璧也联系不上,只好通知在楚雄的“边纵”8支队和在普洱的9支队寻找。xxx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率领的西进部队此时在哪里呢?xxx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率六团于1949年11月15日向镇康方向进军,于11月24日抵达文曲驻扎,镇康“讨蒋自救军镇耿独立总队”的领导人张子刚前来联系,要求参加西进部队。这是一支由汉、佤、傣、德昂、布朗等多个民族组成的武装。朱家璧对这支队伍的组建情况以及经历过的战斗、现实状况作了调查了解后同意收编,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镇康大队”,简称“镇康大队”,派三团政委甘文忠同志负责这支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xxx保山日报网

  11月28日,朱家璧率第六团到达临沧地区镇康县的明朗镇,与杨守笃所率三团会合。此时,野战大军挺进广西、贵州,即将挥戈向云南进军。朱家璧认为,由于滇缅公路沿线有我第七、八支队和保山游击队的阻击,加之几座重要的公路桥梁已经破坏,国民党军队从滇西逃缅甸已不可能。消灭敌军,完全解放云南的战斗,主要将在昆明和滇南两地区进行。基于这一认识,决定回师向东,到思普区与9支队会合,然后继续东进,配合野战军入滇作战。xxx保山日报网

  西进部队在朱家璧、杨守笃带领下,于11月29日进入镇康县境,县城里的敌人不战而逃。政工队上街演唱《打倒四大家族》《反三征》《怎叫人民不伤心》《穷人要翻身》《团结就是力量》《人民的军队真正好》等革命歌曲,中间还穿插演出了秧歌剧《你这个坏东西》等;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解放大军正向大西南进军、云南即将解放的消息;粘贴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给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告全国同胞书》;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政策,宣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性质、宗旨、传统、纪律等。xxx保山日报网

  西进部队于12月1日从镇康户遭街出发,向耿马挺进。为避免与耿马民族武装发生冲突,朱家璧派甘文忠带着“镇康大队”前往耿马和土司谈判。耿马土司有一支500余人的武装,曾准备对西进部队采取行动,甘文忠一再阐明只是路过耿马,不抢地盘,也不向人民搞摊派。土司府当即表示不会为难西进部队,不仅没有对西进部队加以阻拦,还友好相待,使西进部队顺利通过这一带山岭和原始森林。一名战士后来回忆:“这天山林行程,惊险奇疑,沿着一条左转右拐的盘山小道,穿过原始森林,在长达五公里的险要地段上,大树砍倒,构筑有轻重机枪掩体、堑壕连接的工事阵地,但无人防守。”朱家璧也说:“12月5日,我们以军事压力和统战工作相结合,说服耿马土司让路,进入耿马。8日,进入双江县城。11日,抵缅宁(临沧),然后东渡澜沧江。”xxx保山日报网

  西进部队计划在博尚镇停留一天,再往北行,经清河,从马台村渡过澜沧江,进入思(茅)普(洱)地区的景谷县境,与活动于那里的第9支队会合。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12月9日,他们还在双江至博尚的行军途中时,一件震撼全西南的事发生了,卢汉将军在昆明五华山宣布率部起义!这形势的突然变化,也表示西进部队牵制敌军的任务已经结束。xxx保山日报网

  西进部队历时四个月,从秋到冬8000余里的滇西大迂回,纵横于澜沧江、怒江流域,作战30余次,解放县城8座和众多乡镇,歼敌两千余人,缴获长短枪1300余支、轻重机枪百余挺,还有80余匹骡马,不仅沿途摧毁了敌人的反动政权,撒播了革命火种,而且破坏了滇缅公路上飞龙桥、功果桥、霁虹桥、惠通桥,造成了大江阻隔、军运止滞,提前堵塞了敌人从滇西逃往缅甸的通道,使敌人上下深感恐惧。萧毅肃连连电责余程万指挥不得力,余程万又怨怪卢汉的旅长团长们不卖力作战,累失战机。在对“边纵”西进部队连续许多个日夜的围追堵击中,敌军被拖得疲困不堪,军无战心,无力对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边纵”西进部队,只好草草收兵。xxx保山日报网

  12月12日,朱家璧率西进部队离开缅宁,渡过澜沧江,进入思(茅)普(洱)区,14日到达景谷街,与9支队42团胜利会合,朱家璧也得到了要他率部迅速向昆明前进的指示。朱家璧回忆:“接到上述通知后,自12月15日始,我率西进部队昼夜兼程,经景东、楚雄急奔昆明。”xxx保山日报网

  就在朱家璧率部驰援昆明途中,昆明保卫战正在激烈地进行着。18日上午8时,敌第26军击溃官渡附近的警戒部队后直扑巫家坝机场,于上午9时攻占机场外围,卢汉命令警备司令部抢运机场物资,4架C-46运输机疏散到保山、楚雄机场,又命令龙泽汇前往机场督战,总预备队第25团前往增援,收复机场外围小板桥。当晚22时,因国民党第8军、第26军一部持续向巫家坝机场及凉亭以北发起攻击,坚守巫家坝机场的第25团已难支撑,卢汉决定放弃巫家坝机场和响水闸,两地守军转至吴井桥、五星多一带。19日拂晓,国民党军第8军和第26军从昆明东、南两个方向发动进攻,起义部队依托工事坚守。20日,蒋军在炮兵的掩护下,已经进入吴井桥等地,欲占领塘子巷,昆明城告急!xxx保山日报网

  在此阶段作战中,边纵第4支队一部赶至宜良,破袭国民党军后方;第9支队41团三营首先占领呈贡机场,而后退至巫家坝机场,与起义部队抗击国民党军进攻。xxx保山日报网

  然而,局势发生重大逆转,就在12月20日当夜,卢汉接到刘伯承和邓小平从重庆发来的电报,表示解放军先头部队很快就可赶到昆明;解放军第五兵团杨勇司令员也来电告知,入滇的解放军部队即刻到达曲靖。卢汉立即下令将这两份电报的内容传达到前沿阵地,起义部队顿时群情激奋,士气高涨。xxx保山日报网

  消息同样传到敌人阵营,敌26军眼看占领昆明无望,于21日拂晓就开始悄悄向开远、蒙自方向撤退。曹天戈指挥的第8军,12月20日还在昆明的东北方向猛攻,奇怪的是南边枪声怎么停了?难道是攻进昆明城里去了?后来得知是26军擅自南撤,怒不可遏。第8军已是孤军作战,如果卢汉的起义军来个里外夹击怎么办?于是也就撤围南逃了。xxx保山日报网

  持续了六天六夜的昆明保卫战宣告结束。xxx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率部经10天的艰苦行军,越过无量山和哀牢山脉的崇山峻岭,于26日到达楚雄饱满街后,卢汉已派汽车在那里等候,朱家璧也与卢汉、龙泽汇再次见面。朱家璧这才得知,郑伯克要西进部队驰援昆明,是根据党中央和第二野战军刘伯承、邓小平的指示,以及昆明当时的形势和卢汉的要求决定的。卢汉起义后,毛主席、朱总司令给卢汉四条指示,要卢汉与云南人民武装建立联系,配合我军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反革命军队。xxx保山日报网

  12月28日,卢汉设宴在五华山光复楼招待滇桂黔边纵队朱家璧一行,与余卫民、袁用之、杨守笃、张柏林等见了面,野战军第5兵团先遣队49师的副师长亦到昆明,起义部队团以上军官也参加宴请,他们大多与朱家璧是老上级、老同事、老部下,汇聚一堂,一起商讨了如何配合野战军围歼滇南敌军的问题。xxx保山日报网

  因昆明保卫战的胜利,昆明市民沉浸在喜悦之中,也将迎来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元旦节,昆明市人民团体联合会常委会决定,庆祝朱家璧所率领的边纵第一支队(即西进部队)与余卫民、袁用之带领驰援昆明的9支队41团在昆明会师,庆祝昆明保卫战胜利和1950年元旦节,决定从1949年12月31日到1950年1月6日,举行昆明人民联合会迎接人民解放军总动员庆祝周,公布了具体日程和每天的活动内容,还有“欢迎艰苦奋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士们;滇桂黔边纵队是云南人民的子弟兵;肃清国民党残匪,彻底解放云南;在共产党领导下建设新云南”等庆祝会师大会的口号。xxx保山日报网

  12月31日,昆明各界五万余人与边纵以及起义部队举行了联欢大会,《云南人民日报》于1950年1月1日发了通讯,对前来参加会师大会的社会各界人士喜悦的心情,热闹的场面进行了详细描述。不用说,记者也是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写这篇报道的:“云南人民的子弟兵滇桂黔边纵队,在昆明人民的热望中从滇西、从滇西南来了,在胜利中来与昆明人民相见了……同志们扛起枪,踏着整齐的步伐,走出云大操场,走向北门。”对于边纵的服装,我们知道一直没有定式,从一开始有什么穿什么,到这次会师,总算有了统一的服装。“二支队的兄弟们一律穿蓝色土布短衣,戴的也是蓝色的帽子,多数都是穿着草鞋的”,而一支队也是“一律的绿色短衣”。xxx保山日报网

  参加欢迎、庆祝的单位涉及昆明的所有行业和部门,可谓盛况空前,那些热闹的场面至今仍让我们身临其境:“在城门口,排列着本省职工联合总会的行列,包括各产业、交通、运输、印制、手工业等共57个单位的职工们,热烈的在等待着。转到华山南路,是学联的行列,武装同志一面歌唱着,呼着口号前进。”xxx保山日报网

  “绥靖路上,文庙街的人像潮水一般的涌来。走完学联所属6区、39个单位,走出南城,在公务员联合会的欢迎行列……再经过农会等团体,唱着、笑着,扭着快乐的秧歌,兴奋地走进了拓东运动场了。拓东运动场是一块沉静已久的广场,今天空前的热闹起来。这自发的疯狂的场面,在昆明还是第一次。解放军及起义的官兵们排在前面,各个欢迎的人民团体拥在后端,5万颗欢欣的心融在一起了。”xxx保山日报网

  “下午5时,大会开始。下面是联会主席及朱家璧将军、龙泽汇军长、余卫民将军、杨守笃副司令员及人民团体的讲词(分别志后)。最后,各人民团体向解放军献花、献旗,献出一颗热爱的心。”xxx保山日报网

  如此空前的盛况,在昆明历史上是少有的。这主要是因为边纵是在我们云南本土上创建并成长起来的人民武装力量,是各族人民的子弟兵;边纵培养了一大批干部,特别是少数民族干部,增进了民族团结;边纵中有一大批青年学生,是军队中的知识分子,为云南的解放做出了贡献;在整个解放战争时期,边纵在各族人民的支持下积极开展武装斗争,反对国民党的征兵、征粮、征税,建立革命根据地,维护各族人民利益;在昆明保卫战中,边纵在破袭国民党军后方,占领呈贡机场,保护巫家坝机场都有出色表现,与起义部队一起抗击国民党军的进攻;卢汉率部起义,起义部队顽强抗击国民党第8军、26军的反扑,保全了人民的生命财产,昆明人民能不庆幸吗,能不欢欣吗!xxx保山日报网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人民对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向往,对就要到来的新生活强烈的期盼,并对未来生活最美好的向往。xxx保山日报网

  然而,敌人并未完全消灭,云南还没有全境解放,追歼残敌在庆祝大会后随即开始了。1950年1月17日10时,刘伯承、邓小平致卢汉电称:“(一)我陈赓将军所指挥之入滇大军之一部,已于铣(16)日攻占蒙自机场,歼灭守敌并获匪机两架。我军主力正指向蒙自、石屏、建水之匪攻击前进中;(二)拟请贵部即以不少于三个团的兵力协同我朱家璧部经峨山向墨江攻击前进,配合陈部合歼敌匪。如能以汽车输送部队,则收效更大。”xxx保山日报网

  卢汉当即电复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我暂编13军陇生文师第33、36两团及34、35两团,共四个团,于上月底即已与朱家璧商定归他指挥,并已分别于子冬、子江二日(1月2日、1月3日)出发,陇师长及33团也将铣日到达元江,余3团亦到达附近地区。兹奉筱电,当即遵示电令将主力集中元江,一部分抵龙武,在朱家璧指挥下,分别向建水,石屏前进。”xxx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xxx保山日报网